【資訊人權貴專欄】學校應採用自由軟體,這也是讓世界變得更好的「童軍精神」

自由軟體社群朋友 Marco Fioretti 在 2004 年寫了一篇文章 〈Bit Prepared: A Missing Link?〉 ,指出自由軟體理念與童軍精神之間有許多共鳴。 隨後,他促成了世界童軍總部資訊科技主席 Ray Saunders 與自由軟體基金會創辦人 Richard Stallman 在線上展開對談。

適逢 2013 臺灣區社區童軍聯團大會  即將於 7/5 至 7/7 在新竹舉行,我在 wikidot 起個頭,對兩篇文章各譯了幾小段,打算在會場發放。 哦,其實並不是我,是軟體自由協會理事、任教於南門國中的鄭國正老師,他會帶團參與。以下是兩文的摘譯。

  • 數位童子軍 (1):你準備好了嗎?

(作者: Marco Fioretti)

在這個年代,軟體與教育息息相關。 大家都同意這兩者之間有很多相連的面向,但就我所知,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面向卻一直還沒受到正視。大家都知道全球的學校和教育者都面臨了緊縮甚至消失的經費,這迫使他們必須尋找最經濟的工具,不過,還有其他更重要的選擇因素。

學校應該教育學生如何以「對社會整體有利」的方式過生活,學校最基本的任務是教人們如何當一個好公民、好鄰居 -- 跟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合作。

1. 追求快樂的方法,就是為他人帶來快樂。 讓這個世界變得比你剛看到它時再更好一點。

2. 教學生們參與社群工作,就是一個動手實作的公民課程。它也讓學生們看到公共服務的榜樣。

3. 快樂來自於積極的工作而不是被動的享樂。

4. 所以,讓我們教概念,而不是應用…… 讓我們教孩子們如何用工具思考。

5. 紮實教育的訣竅就是要讓學生自己動起來學習,而不是按照一個固定的模版把知識灌輸給他。

6. 適當的時候,要給學生們真正的技能,而不是「操作指南」。

7. 我們要讓他們發自內心地快樂自我學習,而不是要從外部施壓叫他們亦步亦趨。

8. 所有課程的共通理念應該是透過合作大大提升學習機會。

9. 孩子們一邊與他人合作,一邊對他自己部分的工作負責。

所以我要表達的重點是?上面那一段,沒有半句話是我自己說的。我認為這幾句證明了我所說的「未受正視的相關面向」。那些正體字的句子,出自「主張教育應採用自由軟體」人士的口中 。 第一位是  革奴計畫  創始人 R. M. Stallman,他在解釋為何學校應該只使用自由軟體。

其他那些粗體字的句子,出自一世紀之前創立童子軍運動的  羅伯特·貝登堡  之口。 童子軍運動已經成為最重要的全球青少年組織之一,橫跨 200 多國、有三千位成員。

  • 數位童子軍 (2):自由軟體之父遇見世界童軍總部

(作者: Marco Fioretti)

自由軟體基金會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鼓吹電腦用戶使用、修改、散佈軟體與文件的自由。另一方面,全球各地有許多國家級、國際級組織分別各自受到羅伯特·貝登堡的啟發 -- 他於 1907 年創始童子軍。

羅伯特·貝登堡跟自由軟體基金會之間有什麼共通性呢?不過就是一些基本的倫理價值觀而已。

在 〈數位童子軍 (1):你準備好了嗎?〉 一文當中,我寫道:「[GNU/]Linux 跟這整個自由軟體運動,恰恰就像是軟體版的童子君精神:童軍以及其領袖們應該優先使用 (甚至是唯一使用) 這類資訊科技。」

那篇文章刊出後,世界童子軍運動組織 (World Organization of the Scout Movement ) 與我聯絡。 這個組織由一百五十多個國家的童軍組織所構成,其政策由世界童軍總部 (World Scout Bureau) 這個專業組織所製定。我問 WSB 與 FSF 是否願意派代表在線上討論我所提出的觀察,並討論 WOSM 應如何在他們的活動當中採用自由軟體運動的成果與做法。

結果兩個組織的回饋都令人興奮。自由軟體基金會創辦人 RMS 說:「那篇文章很有意思。 …… 你可能會成就一件很有用的事。」WOSM 本身從未考慮過採用特定資訊科技政策的問題;但 WSB 資訊科技主席 Ray Saunders 說:「童軍理念與自由軟體社群理念之間的共鳴的確很醒目。」我由此切入,讓 Richard Stallman 與 Ray Saunders 透過 e-mail 展開對話。

—————————–

如果您有一些適合在童軍活動發放的自由軟體推廣文宣,請  直接聯絡鄭國正老師 。 如果您自己或是學生想練英文,請到 edups 網站的 〈 數位童子軍 (1): 你準備好了嗎?〉 跟 〈 數位童子軍 (2): 自由軟體之父遇見世界童軍總部 〉 這兩個頁面參與翻譯。

不論您是在這次活動之前或之後看到本文,參與翻譯這兩篇文章都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一方面,這兩篇文章所談的議題並沒有時間性,對以後的童軍活動還是很有幫助。 另一方面,共筆翻譯,正是實踐童子軍「互助互利」精神的最佳方式之一,不是嗎  : -)

貴哥(洪朝貴)在大學裡擔任資訊管理系副教授,在他眼裡,「網路」就是顛覆恐龍世界的廿一世紀最有趣、不必開發的現成玩具。現在,他的興趣是善用網路從事社會運動。想看更多,歡迎到他的個人部落格  資訊人權貴ㄓ疑

(封面圖片來源:ChocolateFrogs,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