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如果讓你變得傲慢,那你絕對不會成功!

你無法改變一個自己什麼都知道的行業

每每聽到「我做這行已經有 XX 年,所以……」時,我總是告誡自己要淡定,因為接下來肯定就是關於我的提議解決方案,如何不適合這個行業的說教。 他們會說這個行業與其他行業是如何的不同,所以只要堅持那些被證明有效的就是了。 這些話我在醫療、支付、汽車等幾乎所有行業都會聽到。

說這話的不僅僅是客戶,還包括更多資歷很深的同事。 儘管我說的這些被他們批判的東西遠比不上 Square、Simple 或者 Spotify 更有創意,但是我相信它們能夠讓這些行業變得美好一點。

當你意識到做一個不同常規的項目要做的鬥爭有多大時,會讓你把姿態放低。 想出 道奇集資買車(Dodge Registry) 可口可樂健康計算器(Coke Work it Out Calculator) 或者 蘇格蘭皇家銀行免卡式 ATM(RBS GetCash) 的人做這些事的時候,也許經歷了一段艱難的日子; 對於廣告公司如此,對於公司內的人亦然。 見鬼,我曾聽說過想出 Nike+(廣告圈無人不知的數字化項目經典案例)的人,為了做成此事跟 Nike 的高層鬥爭了多年。

我的理論是:如果你對一個行業已經知道得一清二楚了,那麼你就無法知道對它來說什麼才是好的。 你唯一知道的是規則和從業者為了防止改變,而給它設定的約束; 這是人性使然。

人都不喜歡變化,只願做出自己喜歡的改變。 因此,你墨守陳規,在自己意識到之前甚至又掌握了更多的規則, 然後你每天西裝革履,自覺執行規則,直到一天發現自己已經到了 50 歲。

你沒有改變自己所處的行業,是這個行業改變了你。

我自己很清楚這一點。 在製藥公司和廣告公司做了 2 年數字化工作後,我開始變得更有效率。

但,效率是一種糟糕的感覺。 我知道了哪些東西是法律的邊緣地帶、我知道公司裡誰不喜歡討論什麼東西,我知道哪些我們項目經理說的東西不會得到上級批准, 我還知道這場鬥爭要花多長時間,也清楚自己實際贏得的東西小到什麼比例,所謂的截止日期究竟是不是大限……。 所以,隨著我的經驗越來越多,我的抗爭越來越少, 一天天放棄改變遊戲的努力。

我再也不要那麼做了, 我要為自己相信的一切堅持抗爭,無時不刻。但是要想認清自己長期工作的行業形勢,需要一點時間。

我再也不會學一丁點兒規則了, 反正有人告訴我「工作原理」時我就當什麼都不知道。 這會很費勁兒,但是其樂無窮!

行業需要的是那些不懂運作方式的人。 那些不知道有什麼規則的人。 打破規則、突破界限當然好,但永遠都當規則不存在更佳。 所以,當一家廣告公司自詡在你公司所在行業擁有多年經驗時,避而遠之,因為那僅僅意味他們知道規矩。 你需要的是不懂規矩的人。

(本文譯自:medium.com

An orange a day, keeps your brain awake!

一天吃一顆橘子,天天擁有聰明的腦子!
快加入 《TechOrange》的粉絲團 每天啃橘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