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的一大包「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包藏了什麼?

Posted on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在 2011 年 3 月正式啟動協商,歷經十多次業務溝通、歷經「千辛萬苦」在今天(6/21)終於要順利簽署。

協商了兩年的、這麼大的協議,我們怎麼好像完全不知道有這回事?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就是兩岸服務業市場的開放清單。關於這個協議,《經濟日報》的報導內容 是這樣說的:

在長達兩年多的溝通和協商之後,終於獲得了具體的成果,可望為台灣的「悶經濟」注入新活力。依照媒體披露的協議內容,在世貿組織(WTO)的 12 大分類、155 項中,大陸對台灣開放的項目包含了電子商務、文創、海陸空運輸、金融、醫療、電信及旅行社等 65 項;我方則對大陸開放了金融、醫療及旅行社方面等 55 項。

這個協議從一開始就充滿神祕氣息,不只媒體得不到消息,基本上,甚至連相關的官員自己在面對媒體提問時都搞不清楚狀況。

前陣子吵得沸沸揚揚的「開放中國大型美容美髮業者來台」議題,就是《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內容之一。從《想想論壇》刊登的 〈無人知曉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誰偷開了你家大門?〉 一文中,就能知道政府的荒謬。文章內容節錄如下:

立委陳其邁質問,為何攸關台灣 30 萬人就業市場的美容美髮業要開放,事前卻沒有詢問過相關產業公會?沒想到,迎來的答案卻是荒謬的羅生門與一頭霧水。

1. 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當機立斷表示,經濟評估工作是由經濟部統整。
2. 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則緊接著強調,這份產業與就業影響評估報告雖是由陸委會發出,但陸委會的職責「只是統整各部會送來的資料」,所以也不干陸委會的事。
3. 經濟部次長卓士昭聽到以後馬上表示,美容美髮業不是經濟部的職責,立刻把球丟給衛生署。
4. 衛生署副處長商東福表示,他們只管醫學美容,其他美容要另請高明。
5. 最後問到勞委會身上,勞委會代表副主委郝鳳鳴也當場傻眼,唯唯諾諾說不出所以然。

環顧當天委員會出席官員,總共有 14 個政府單位共 36 名官員,最後還是沒有搞清楚美容美髮業歸誰管,倒是讓在座媒體直擊官員踢皮球窘態。

另一個即將面臨重大影響的則是「文創展業」。從昨天開始,Facebook 上由國策顧問郝明義發起的「我們剩不到二十四小時了!拒絕不公平的兩岸出版協,阻止政府愚昧無能文化政策」連署活動在網路上火速蔓延:

如果任憑我們的政府官員如此簽下此次《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中有關印刷的條文,顯而易見的危機有三:

一, 出版產業鏈條被切割談判之後,中國大陸未來將沒有任何理由需要和我們談判出版本身的環節。我們自己最核心、最有特色的出版,將不再有機會開拓大陸市場;台灣等待多年的大華文市場,形同泡沫;

二, 反過來,台灣出版產業鏈條被零碎切割後,倒製造了給對岸出版相關業者進來的縫隙。各個四頭一身的出版集團,可以配合這些縫隙來轉換面目進入台灣,對台灣的出版產業鏈條逐步產生實質的影響力,我們原來就小型、奈米型的業者,形同以卵敵石,難逃被消滅或併購的命運,而失去自我茁壯;

三, 如此,不只是產業生態會變化,更重要的,原來我們引以為傲的自由、開放、多元、多樣的出版面貌,以及閱讀選擇,也勢必會產生質變;

四, 在兩岸政策上,政府這種「愚昧、無能、粗魯而自我感覺良好地倒退」如果能如此輕易過關,接下來還不知道要伊於胡底。

至於跟網路業相關的電子商務來說,協議簽訂後是否帶來正面或負面影響,狀況還不明。台灣媒體報導不多,不過根據 中國媒體報導 ,中國將允許台灣企業在福建省設立電子商務網站,持股達 55%,但此類網站必須是類似購物性質的純商務網站,含新聞等在內的新聞網站不在開放之列。 報導也提到,近來中國淘寶網業績在台灣成長很快,這個協議對兩岸電子商務市場的開放進程的相關規範與未來影響,應該是重要的關注面相。

如果這個協議影響這麼巨大,為什麼到協議要簽訂的今天,我們仍然無法知道內容是什麼?

因為在談判的過程中,政府不斷以國際經貿談判慣例為由,拒絕對外透露協議內容,直到簽署前夕,協議本身,都還覆蓋著一層神祕的面紗。

台灣政府不斷強調,服務貿易協議簽署之後,對於我方中小企業進軍中國市場有很大的幫助,同時在吸引陸資來台上,也有更大的拉動力;但這種說法,到目前為止,都還停留在空口說說的層面。

兩岸即將簽署服務貿易協議,但對於協議簽署後的利弊得失,政府卻始終說不清楚,僅不斷強調「利益最大化、衝擊最小化」;對產業的影響評估報告更是表示對產業與就業無影響--政府只扮演好了政策推銷的角色,但是在把關上,卻仍有很大的不足之處。

細觀陸委會所提出,整合各部會意見的評估報告,10 個分類行業都表示「影響甚微」,甚至是毫無影響,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更企圖以「一句話,利大於弊」來說服立委。

擺在民眾面前的全是利益,可能的衝擊一句不提;利弊之間,毫無比較空間。就像立委說,「政策必須要持平來評估,不能是推銷員式的報喜不報憂。」

面對立委詢問,「面對台灣人才可能的外流,政府提出的『育才、留才、攬才』要如何行動」,經濟部次長卓士昭竟然啞口無言。難道,這只是喊喊而已的口號嗎?

從 2011 年開始,政府就正式授權與中國就 ECFA 後續的服務貿易協議開始進行業務溝通,到目前為止,政府說溝通基本完成、即將簽署。但立委要求陸委會提出更詳細的評估報告,陸委會主委王郁琦竟表示,「再給我們 3 個月的時間」,那麼政府在這 2 年間與中國的 11 次業務溝通,在產業與就業的衝擊影響方面,是本著什麼樣的基礎與中國談判?

在區域經濟整合的潮流下,加上中國已經開始與日本、韓國洽談自由貿易協定,台灣恐自外於這波潮流,因此希望儘速與中國完成 ECFA 的後續協商;在服務貿易協議之外,所剩的貨品貿易與爭端解決更希望在年底就「達陣」。

但,在時間壓力之外,政府更應該對民眾公開透明的說明協議的利弊,而非像現在,給外界「為了簽協議而簽協議」之感。

(圖片來源:WikiPedia,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