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大學生了沒?皮克斯用科技打造新世界!(下)

錯過了上篇?請看:〈 怪獸大學生了沒?皮克斯用電影科技打造新世界!(上)

Monters University(怪獸大學)」是由 Pixar(皮克斯) 所打造的全新動畫片,即將於六月底上映!它不只是單純擁有強大角色的動畫片,而是一部由電腦與科技經過多年的製作才得以完成的曠世鉅作。

上一篇我們從「大學、照明、場景、角色、科技」等五大項目,討論了 皮克斯 如何運用科技打造 怪獸大學 ,接著將從「打掉重練、逼真建築、擬真騙術、放在一起、豐碩回報」等五大點來繼續探究怪獸大學背後的製作歷程。

  • Ripping everything apart(打掉重練)

沒人喜歡在電影快上映時更改電影內容。因為這會使得成本增加,但皮克斯卻是以不斷編輯與更新電影版本聞名的,而他們這麼做,只是單純的希望為觀眾呈現更棒的電影體驗而已。

當導演 Dan Scanlon 對某個角色做重大改變時,他需要去取得整體的平衡。由於電影原創裡並沒有特別著重在女性角色上,因此他決定要做些變化,改變主要的壞人角色,將原本 Scare School 中的夢靨角色 Dean Hardscrabble,從男性改為女性。

由於這個重大決定,整個團隊需要重新設計一個新的女性角色並重新編製劇本。於是角色設計師 Jason Deamer 與 Ricky Nierva 開始構思全新的角色,他們研究了各種不同的生物,最後終於找到一個非常適合的生物─巨大蜈蚣(這個巨大蜈蚣主要出現在祕魯、越南和泰國等地),並將其帶到辦公室展示給藝術家看。不過醫生警告他們如果被咬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他們運用蝙蝠的翅膀與蜥蜴的臉來模擬這隻巨大蜈蚣的樣貌,將翅膀藏在黑色的夾克背後,好暗藏恐怖的爆點在電影中。

  • The buildings are alive(逼真建築)

Robert Kondo 負責的是將怪獸大學變得像真的一般(這樣的過程稱為 monsterfication),學校的建築主要是模仿長春藤大學的校園樣貌,並配合故事作修改。於是團隊裡的每個人變成了怪獸大學的建築師,將所有的尺寸都「怪獸化」,例如門和噴泉。

由於有些怪獸會飛,所以需要在較高的建築物上設計出他們可以停靠的地方,這樣一來他們便不需要飛到底下才能進教室了。

另外,也重新使用一些圖案的原型,像是梯形用來表示怪獸肩膀的分量,還有使用尖牙跟牛角,將其放大到和怪獸的臉一樣大,來模擬建築物的正面。

Robert Kondo 說:「我們需要重新設計一個專屬於怪獸的世界」,而在風景設計上,科技同樣也扮演了非常重大的角色。大學中其中一項經典的傳統活動是「迎新活動」,新生要將學校裡的雕像上擦上一個手印,好在首次入學時得到好運。為了將這項活動逼真的呈現在觀眾面前,團隊需要粉刷雕像上的手印痕跡,好讓它們看起來又舊又亮,讓觀眾可以看到這場傳統迎新活動中,看到雕像上栩栩如生的爪印。而這需要運用相當擬真的動畫科技來達成,儘管只有一秒鐘,皮克斯也要讓觀眾看到最真的畫面。

  • Cheating in a believable way(擬真騙術)

為了節省時間,皮克斯團隊非常努力運用「擬真騙術」來製作電影。對粉絲來說,皮克斯彷彿打造了一個相當逼真的 3D 世界,就像是遊戲中的場景,可以來去自如。但事實上,皮克斯可是將所有電影裡看得到的東西都打造出來了。

因為逼真的模擬世界並不存在,如果真的存在的話,皮克斯團隊也不需要辛苦的運用 Global illumination(全局照明),將太陽放進動畫中,讓每個場景的光線和陰影都呈現地像真實世界一般了。

自從加入了陽光正面的角色 Mike 後,團隊就得努力將光線打在這些樂觀的角色上,營造出陽光四溢的感覺。

而反派角色 Dean Hardscrabble 剛好相反,需要用到的是背光呈現,好讓每個鏡頭帶她的臉時,能像真實世界中的陰影般。Dice Tsutsumi 身為光線與顏色設計的專家,想要維持在每個角度都維持角色的一致性,好讓觀眾在看電影時,能夠清楚地感受到電影的氛圍。

光線也運用在故事劇情的走向中,當角色的運氣改變時,其身上的光線和陰影的呈現也會隨之變化。團隊希望這樣的效果能讓觀眾體驗劇情的轉變,因為實際上,觀眾在看電影時並不會注意到這樣的變化。

如果皮克斯擁有足夠預算來打造逼真的模擬世界的話,或許 Dice Tsutsumi 的工作就會簡單許多,但這是很難達成的事情,因此,團隊運用「擬真騙術」,透過光線技術來達成想要的效果。

Dice Tsutsumi 提到雖然這樣的「擬真騙術」相當有效,但相對地也會產生一些邏輯問題出來,像是時間的變化,不過只要「擬真騙術」依舊令人可信,就不會是個太大的問題。

「擬真騙術」也適用於模擬上,由於不可能將 Sully 的 5 百 5 十萬根頭髮都畫動畫模擬出來,因此團隊運用了「key hairs」來擬真,將頭髮每 27 根轉成 1 根來模擬,並透過這樣的技術來模擬所有的事物。

  • Putting it all together(放在一起)

也許第一眼看動畫片時無法想像為什麼動畫片會那麼難製作,但事實上,動畫片的複雜度是遠遠大過於一般電影的。皮克斯的角色設計師創造了超過 400 個不同的角色來充實整個怪獸大學的佈景,好讓整個畫面看起來充滿了學生,而要將所有怪獸學生放置同一個畫面是相當困難且複雜的工作。

角色必須按照不同類型來打造,像是類似蛞蝓或鳥的,就有多個觸角般的肢體,而團隊需遵守卡通片的規則,一個角色一隻手不能超過四支手指頭,更增添了電影製作的難度。

Waggoner 表示,平均而言,每一個場景擁有超過 25 動畫角色,而每個角色包含 6.2 個觸角般的肢體,以及 3.7 顆眼珠子。全部都得經由電腦動畫模擬來呈現,因為實在太難用手畫了!所以電影大約有 89% 是靠電腦模擬出來的。

  • The payoff ?(豐碩回報)

這些科技將能成功吸引觀眾目光嗎?皮克斯和迪士尼將在電影上映後找到答案。對於觀眾來說,除了旗幟飄揚的畫面外,可能不太會發覺任何科技在電影裡頭所使用的技巧。甚至在片頭很難發現 Mike 和 Sully 與原先電影相比有任何改變。

但這就是皮克斯希望觀眾看到的,團隊相信科技能使得觀眾在看電影時,能夠沉浸其中,並相信裡頭所打造的世界是真實存在的,帶領大家進入動畫世界中。

Tsutsumi 說:「正因為我們非常努力在製作電影,因此科技並不是阻礙,反而是讓整部片活起來的關鍵。」

Kalache 說:「我們計劃繼續運用這樣創新的技術來製作電影。」

儘管每製作不同電影時都得創造新的科技來輔助,但是其回報是相當大的。皮克斯電影已成為了動畫片的代表,對新的動畫科技的投資,通常都能在所製作的影片中賺回來。

(資料來源:VentureBeat;圖片來源:Zanthia, CC Licensed)

 

An orange a day, keeps your brain awake!

一天吃一顆橘子,天天擁有聰明的腦子!
快加入 《TechOrange》的粉絲團 每天啃橘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