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女皇Mary Meeker投資的Lending Club,創辦於2007年,他們當初創立的目標很簡單:想在銀行以外,創造一個讓貸方與借方可以獲得更好利率的服務模式(Lending Club opened in 2007 with one simple mission: create an alternative to banks that offers both borrowers and investors a great rate.)。

乍聽會有點違反直覺,貸方的利息越低,借方的收益就越少。借方的收益越多,貸方的利率就越高。如果兩邊的利率都可以更好,表示中間處理這項業務的人會賺得更少。如果這個中間人是銀行,賺得更少的就會是銀行,去年底中國大手筆調降信用卡刷卡手續費率(金管會,什麼時候調一下我們的信用卡刷卡手續費?)就是這樣的狀況,銀行賺得越少,對社會越好: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郭田勇表示,餐飲百貨民生類企業多為中小企業,以往過高的手續費導致利潤不高的商家將手續費轉嫁到商品定價上,損害消費者利益。現在降低手續費,提高商家利潤空間,打折或優惠空間變大,消費大眾將受益。

如果出現了用新技術可以以超低成本和銀行競爭的對手,對社會長遠的發展來說,絕對是好的。如果一零售業者的利潤是2%,交易手續費少0.5%,獲利當場增加25%。Lending Club找到一種可以比傳統銀行用更少成本提供相同或更好服務的方式,他們和銀行的放款業務競爭,結果就如郭田勇教授和全世界任何一個經濟學家說的一樣(難得有所有經濟學家都一致同意的事),更低的交易成本,只會讓經濟更蓬勃。不過根據中國時報的報導,我們出現了一種似是而非的恐怖說法:

桂先農表示,目前銀行局已核准中信銀行、第一銀行、玉山銀行、永豐銀行及中華郵政,從事網路代收代付業務,他透露,不久將來,金管會將核准金融業開辦一個創新的網路金流業務,「絕對非常有創意!」

一個非常有創意的宣誓由一個負責監管的單位首長口中說出,我彷彿聽到典獄長堆滿笑容地跟大家說:「我們這座監獄絕對非常有自由。」

如果台灣只有銀行財團才能作某些已經落後世界的業務,這絕對不是創新。真正的創新,是原本只有銀行財團才能辦到的事,能讓其他使用新技術的新創事業嘗試辦到,才是創新。

只有1%頂端的人有能力過更好的生活,不是進步。其他99%的人可以過上以往1%頂端才能過的生活,才是真正的進步。只有大的強的可以主掌更多事,叫做奴役社會。小的弱的有機會成功,才是我們要的創新社會。

但千萬不要別誤解我的意思,我並不是說銀行不需要存在,Lending Club也需要和WebBank合作,才能提供更好的服務。

只是桂局長,金管會在保護台灣金融秩序上做得很好了,做得太好了。很少人洗錢、越來越少人被詐騙。還好國民健康局沒有推廣「都不要吃飯就不會噎死」;環保局沒有提倡「都不要出門,就沒有碳足跡」;能源局沒有廣告「都不要開燈,就不用蓋核四」。但智財局真的想讓我們「都不要連網,就不會侵權」。

除了這種「倒洗澡水連嬰兒一起倒掉」的思維外,金管會其實比智財局更絕,除了放手讓銀行財團經營電子商務、購買媒體,到了需要和NCC釐清媒金分離的管轄範圍時,又撒手不管(媒金分離誰管?NCC、金管會無共識)。合理的推測是,金管會管的不是轄內銀行幹了什麼,金管會管的是非銀行的傢伙不能幹銀行的事。銀行局更不像是銀行的監管者,更像是銀行的既得利益保護者。

用「收受存款」來曲解第三方支付,到今天才開放,已經過時十年。全球知名的網路女皇所處的世界連收受存款、支付利息都開放給非銀行的事業體經營了(五年前就可以了)。我們再不跟上,第三方支付事小,我們成為新的第三世界國家,才讓人嘔氣。

桂局長,我相信幾個月後銀行推出的新服務「絕對非常有創意」,問題就出在:一個社會創新的力量,不該在銀行啊。

(圖片來源:What What,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