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跟老朋友夫婦及他們的兒子 Joshua 吃飯。Joshua 2012 年畢業於一所以理工知名的加州大學,念的是生物工程,雖然大學時代每年暑假都有工讀的經驗,但在矽谷找事找了半年,依然一無所獲。

加州的景氣的確明顯的復甦了,從公路上塞車的程度便知道。但是過去一年裡,我遇到至少五、六位像 Joshua 這樣的年輕人。對年輕人而言,念了十八年書,畢業後發現社會不要他,天天待在家裡聽父母碎碎念,心裡的苦悶可想而知。

我遇到這些年輕人,偶爾運氣好,也許可以介紹一兩個應徵的機會,此外能幫的忙實在有限,除了談點找工作的方向和方法外,不過是給他們打打氣,出一些有用沒用的主意,像是:不要讓自己閒下來無所事事、不要關在房裡打電動、去修一門課、去某個公益單位做義工,甚至於找家公司免費打工。

我沒提到台灣曾經有個 22K 的政策,他們若聽說,一定羨慕死了。

22K(其實稅前為 26,190 元)是馬政府在 2008 年推出的協助大學畢業社會新鮮人短期就業的方案,事情已經過了四年,不知怎地這把火還越燒越旺?也沒聽到當初參加這個計畫的 3 萬 8,000 位大學畢業生有人說了什麼話,只見圍觀的人七嘴八舌,聲浪越來越高。

22K 是當年一項應付全球金融風暴、以工代賑的政策,任何一種政策無非是拿所有人納稅的錢服務一部分人,本來有得有失,姑意與嫂意從來無法得兼。人人都喜歡爭論 22K 是否是造成今天大學生畢業起薪偏低的罪魁禍首,或是當年花費 110 億納稅人血汗錢是否有圖利企業之嫌,卻不見太多人關心:如何能提高台灣的整體薪資水平?

  • 影響薪資的因素,個人條件固然重要,總難逃脫現實環境的枷制

在加州矽谷,大小網路公司如雨後春筍,家家求才若渴,柏克萊大學電腦科系畢業的學士生,畢業的起薪超過美金 10 萬元比比皆是,相當於兩位生物博士在生物公司做博士後的起薪。多念了五年書,拿了個傲人的博士學位,薪水卻差一大截,這是產業造成的差別,怪自己選錯行不免太遲,怪生錯年頭也於事無補。

2、30 年前,台灣電腦公司毛利 15%,營業額年成長 30%,工程師每年加薪 10% 稀鬆平常;如今這些公司毛利只有 3 到 4%,營業額但求不退,工程師的調薪當然只能跟通貨膨脹率看齊。產業的榮枯,直接影響到個人的薪資成長。

北京一家半導體新創公司徵財務長,獵頭公司推薦了十幾位候選人,平均年紀三十幾,既不是海歸,也非名校畢業,只不過在外商公司累積了幾年經驗,開價都在年薪人民幣 4、50 萬元,差比台灣上市公司財務長的身價。這純粹是人才供需的差別,大陸有經驗的財務經理人炙手可熱,中駟的人才也可以拿到上駟的薪水。

十年前台商在大陸員工的薪資整體水平是台灣的 25%,現在是 70%。五年以上經驗的工程師,薪水已經超過台灣的工程師,技術能力也毫不遜色。兩岸薪資成長的差異,主要來自於經濟成長的快慢,經濟成長快,薪水自然也跟著水漲船高。

1981 年台灣的人均 GDP 為 2,730 美元,2011 年成長為 20,101 元,若考慮台幣與美元的匯率差別,30 年時間,人均 GDP 成長 5.8 倍。30 年前,一位企管大學畢業生進入電腦公司,月薪 11,000,現在則是 28,000,上漲了 2.5 倍,卻不及 GDP 成長的一半。兩者的差異,反應了社會收入兩極化的趨勢。

  • 提升台灣整體薪資三方法:增加就業會、轉型成高附加價值產業、增加人力市場流動性

以上幾個取樣,雖不是統計數字,但也不是孤例。薪資的問題天生複雜,供需市場機能、生產力高低、產業興衰,都會影響薪資結構。台灣薪資停滯不前是令人心痛的現象,餅無論大小,好好分也是應該,不過能把餅做大的人,才是真正有本事。

要提高台灣整體薪資水平,根本之道是增加就業機會,降低失業率;其次是加速產業轉型,發展高附加價值的產業;最後是增加區域間人力市場的流動性,楚才不妨晉用,晉才當然也可以楚用,剛開始薪資的差異可能令人咋舌(可別隨便罵人肥貓),時間久了,待遇自然會逐漸拉平。

台灣薪資的現狀是長期累積下來的問題,長期問題不能寄望以短期手段解決。22K 不過是一個短期政策,效果究竟如何,應該有人去調查當年那 3 萬 8,000 個社會新鮮人,以及其中 34% 期滿後繼續留在企業工作的幸運者。

  • 《TO》挑選,《天下獨立評論》其他好讀:

彭明輝:資訊自閉症與大腦僵直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