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yl Sandberg 曾任職於麥肯錫管理諮詢公司、美國財政部及 Google 全球線上銷售營運副總裁,現為 Facebook 營運長。自從她在 2010 年底的 TEDWomen 演講中,探討為何只有少數女性成為領導人物後,儼然成為了兩性平等運動的新領袖。

在與《麥肯錫季刊》(McKinsey Quarterly)的 Joanna Barsh 訪談中,Sandberg 深入討論了她的新書《Lean In: Women, 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解釋了為何女性必須彼此「lean in(傾身相助)」,並如何藉此來獲得自信、磨練技能,以及對於成為領導人物感到更加自在。

  • 《McKinsey Quarterly》:妳從何時開始認知到自己是個領導型人物?

Sheryl Sandberg:我並不輕易認為自己是個領導型人物。小時候我總覺得自己有點愛指揮別人,我覺得若我是個男孩子,我應該早就認為自己是個領袖。如果我們希望有更多女性能擔任領導的角色,我們就必須改變這個社會的價值觀。

  • 《McKinsey Quarterly》:這段時間驅使妳努力的原動力是什麼?

Sheryl Sandberg:我很喜歡任務導向的工作,我深信 Google 的宗旨,也相信 Facebook 的理念,而這就是我每天起床去工作的動力。或許稱不上是使命,但這些關於女性領導階層的議題,卻是我生命中第一個我感覺我注定該做、必須去做、有機會去做,且責無旁貸的工作。

我在職場已闖蕩多年,而我在這之中從未刻意將自己歸類為「女人」,但很快地,我現在已經 43 歲了,「試著融入職場」對於提升女性地位而言毫無幫助。女性佔了頂尖職位的 14%,這個數字十年來都沒有增加。在性別議題上,我們需要更新、更開放與更誠實的對談。

  • 《McKinsey Quarterly》:妳何時轉換跑道的?

Sheryl Sandberg:我離開 McKinsey 後為政府工作了四年。在離職後,又花了整整一年才等到 Google 那份工作,因此高興之餘,我根本沒時間感到緊張,只想要快點開始工作。

剛開始我的工作團隊只有四人,之後則成為一個四千人的大團隊,而這是我第一次真的去管理一大群員工。在辦公室中,男士們會說「我要接下那份工作。」、「我們將在印度開設辦事處,我想要去那邊。」,但每當我試著說服女士們接受新挑戰時,我們的對話總是如下:

我:「你必須在公司中擔任新的角色。」

女同事 A:「但我還在學習耶。」

我:「妳真的該考慮一下那份新工作。」

女同事 B:「我不確定我夠格去做。」

我從沒在男士們口中聽過這些話。

從國中開始,只要問男生和女生:「你們想不想帶領其他人?帶領國中班級、高中班級、大學社團、工作小組、或是公司?」回答「願意」的男性遠遠大於女性,研究結果也往往都是如此,因此當今社會才會只有 14% 的女性在公司中屬於領導階層。我們一定要多鼓勵女性成為領導人物。

  • 《McKinsey Quarterly》:讓妳投身這個運動的契機是?

Sheryl Sandberg:我今天雖然坐在這裡,但其實我對於「權力」、「野心」、「領導」仍舊感到不太自在。

對男人來說,「權力」、「野心」、「領導」等字眼毫無疑問是積極正面的。男人愈成功、帶領愈多人,就越受人喜愛;但女人則相反,不被鼓勵去追求那些,甚至反而被告誡不要去追求那些。

大家都厭惡比自己還成功的女人,就連女人本身也一樣,女人愈成功,就愈惹人厭。這個現象對於女性領導來說,是個十分強烈的阻礙。

  • 《McKinsey Quarterly》:為何建立女性社群對妳來說如此重要?

Sheryl Sandberg:家庭主婦與職場婦女之間的拉扯是真實存在的,我們女性都可以感受到,而這有待改變。當我看見社區中在家工作的婦女們,不但為自己的孩子們努力,也為我的孩子們付出時,會讓我感到很難受,因為我把孩子們丟在一旁跑去工作,所以他們只好待在家中。

我有時候也會當社區志工,但沒有在家工作的婦女們那麼常為社區奉獻。我感到既愧疚又忌妒,卻又覺得我的孩子因為有了她們的幫助而能夠受到較好的教育。

但反之亦然,我也曾聽過在家工作的女性朋友說過,當她們看見在職場工作的女性時,她們有時也會後悔自己不去職場闖蕩的決定;但有時也會認為,在職場工作的女性是在為女兒樹立良好的榜樣,告訴她人生有不同的可能性。

我認為,女人可以一起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讓彼此了解到「無論是在家、學校、社區或是職場,女人所做的任何貢獻都和男人一樣重要。」

然而,當男人平均獲得一元薪資時,女人才獲得七十七分錢;就算是在同一份工作中,女性不但領到的薪資比男性少、比較不受尊重,還鮮少能夠獲得升遷、進入領導階層。

這個世界並沒有真正兩性平等,在一個真正平等的世界裡,男女會獲得同等的機會、選擇,以及鼓勵。

若將職場比喻為馬拉松賽,當男女選手一起站在起跑點準備出發時,男性選手會聽到的是「加油,你做得到的!」、「這會是場很棒的比賽,盡力去跑吧!」;但女性選手則往往會聽到「妳確定妳要跑?馬拉松很長耶,妳到時候一定會想放棄。」、「妳難道不想要有孩子嗎?」,甚至是公開責難「當妳的孩子在家需要妳的時候,妳怎麼還有臉在這裡跑步?」

Sheryl Sandberg 強而有力的應答還看得不過癮嗎?《McKinsey Quarterly》與 Sheryl Sandberg 的訪談中,這只是上半部而已,下半部更精彩:

FB 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我要樹立職場女性典範,女孩們的人生還有更多可能性!(下)

  • 延伸閱讀:

你所不知道的 FB 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

為什麼當了媽咪後,升遷之路難如上青天?

在科學、科技領域中,「他」與「她」的落差愈來愈小

接棒八個月,Yahoo 執行長 Marissa Mayer 公開接任祕辛

(資料來源:McKinsey Quarterly;圖片來源:World Economic Forum,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