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編按:此篇文章由非營利編程教育組織 ScriptEd 共同創辦人 Maurya Couvares 撰寫並發佈於《Huffington Post Tech》,全文以重點如下,以第一人稱呈現。)

  • 清寒學生甚至不知道資訊科技職務可以是職涯選項之一;他們不缺能力,缺機會

在過去七年中,我和 Liz Davidson 非常榮幸地有機會去啟發數百位家境貧困的學生。

這些日子以來,我們看到有些學生是他們家族中第一位有機會進大學唸書的人,有些人甚至是克服了重重的考驗,才得以在畢業典禮的那天成為學生代表上台致詞,他們為了畢業後的工作與對家人的承諾,在學校裡非常認真地取得了傑出的成績與表現。

但是,這些學生總是告訴我們,他們將來想成為記者、醫生、法醫、律師、老師和藝術家,卻沒有一個人告訴我們,他們想成為一名資訊領域的科學家,或是網路開發人員,或是電腦遊戲的開發者,或是軟體工程師等。

事實上,大多數的學生根本就不清楚這些與資訊科技相關的職務,也可以是職涯發展中的一個選項,他們甚至不知道這些職務類別的存在。

  • 當產業各部門縮減人力時,資訊計算相關工作人力是增加的!

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統計資料顯示,在不景氣時期,產業界的各部門平均會調整人力縮減約 5%,然而,計算機和數學相關領域的人力卻增加了 6.9%,勞工統計局更預測,到 2020 年將再增長為 22%,成為增長最多的職涯類別之一。

由於美國對程式設計師的需求非常高,高科技公司爭相聘僱海外人士來填補職缺,像微軟這些高科技公司紛紛遊說美國政府能夠增加 H-1B 工作簽證的配額,提供給想到美國工作的海外專業人士,以使他們能夠順利招聘和僱用海外人士。

像去年,美國 H-1B 簽證的配額約在 10 個星期內用完,但,美國移民局(U.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預測,今年的配額或許在幾天內就會用完了。

而學校也不容易找到已經取得專業認證的老師,來教授資訊科學領域的課程(在美國大多數地區,對資訊科學領域的教師資格認證是相當模糊的,甚至根本不存在)。資訊科學教師協會(Computer Science Teachers Association)指出,資訊相關領域的教師資格要求往往與資訊科學領域無關,而非營利編程教育組織 Code.org 報告也指出,並不是所有的學校都有能力提供資訊科學領域相關的課程。

新科技進展一日千里,使得程式語言與設計平台更新快速,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對於想自學的人可以利用 CodecademyCoursera 與其他線上教學網站;對於希望能有人指導自己學習相關技能的人,可以利用 Dev BootcampGeneral Assembly 以及 CoderDojo ,這些網站提供許多資源給想要學習寫程式的學習者。

  • 銜接資訊人才斷層,需要相關產業的幫忙

目前有一個棘手的問題是,家境貧困的學生往往缺乏資訊取得的管道,因此,他們根本就不清楚寫程式也可以是一種職涯的選擇,也就不會知道可以利用的相關資源在哪裡,以及該如何取得資源以解決問題。

如果我們可以幫助這些學生,讓他們有更多的選擇,也鼓勵他們朝程式開發的職涯前進,那麼我們就必須提供相關的機會、資訊與生涯導師,以使他們遭遇的困境少一點。

這就是為什麼我和 Liz 在去年非常地積極投入與創立一個非營利組織 ScriptED,目的在協助低收入地區的高中生,讓他們接受程式撰寫的技能訓練,並啟發他們有別於以往的視野,培養具備資訊素養,協助他們有更多發光發熱的機會。而我們的課程都是由來自科技產業的志願者所教授的。

我們的學生除了藉由上課學得基本技能之外,還能獲得在產業界實習四週的機會,讓他們得以藉由實習與觀摩增強技能,進而改變自己的人生。

我們不是唯一做這些事的組織,其它還有像是 TEALS、資訊工程學院(Academy for Software Engineering)、以及 Code.org 都和我們一樣致力於利益他人的事。Code.org 還發布了一支線上影片,期望能激勵更多的學生加入撰寫程式的行列。

我們最得意的一件事是:ScriptEd 的學生知道,只要他們有意願就能夠成為程式設計師。

當然,只做到這些是不夠的,還有很多工作等著我們去做,但,必須確定我們正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 延伸閱讀

渴求國外優秀人才,美國科技業正力促修改移民法

(資料來源:TheHuffingtonPost;圖片來源:vaniercollege,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