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W):台灣最強、血統最純正的軟體公司是 Trend Micro(趨勢科技),台灣現在有多少人?

張明正(張):我現在不太管趨勢科技的營運,大概約 1,500 人。

W:佔全球趨勢科技員工人數幾成?

張:兩成五。

W:台灣營收佔全球收益幾成?

張:3%。

W:所以,趨勢科技的研發中心在台灣,可以說已經走完軟體服務出口的完整歷程。運算從個人電腦移到雲端,這幾年「趨勢」有點像是順著趨勢發展,有什麼發現?

張: 幾年前, 全世界都在講 Cloud computing(雲端運算),現在大家才看懂其實重點是 Cloud 裡面的 Data(資料)⋯⋯ 而且是 Big Data(大數據)。

W:我從 1996 年開始接觸網路,這接近 20 年間,網路生態系統一直有個類似聖杯的嚮往,一直用不同的面貌出現:有時候說是語意分析、有時候是 data mining(資料採礦)、有一陣子講人工智慧、現在講 Big Data,你怎麼看?

張:Big Data 是未來的石油。

W:這說法很有趣。有三種人可以從石油中獲利,擁有石油的人、懂得開採提煉的人、和發展石油應用的人。照這個說法,Google 在彰化的 data center,只是儲油槽。Data 的擁有者是 Google,我們只是提供土地和儲油槽。台灣只能做這個嗎?

張:從 Kickstarter 上募資的專案來看,Data 的世界已經是必然的趨勢。在美國,這個趨勢更明顯。台灣的機會有以下三個:一、雲端服務,二、開源碼分散式資料分析,三、從 Sensor(感測器)出發的 Data market(資料市集)。Wintel 架構崩解後,未來 30 年的價值鏈,還沒有決定誰是賺錢的主體。

W:已經有一部份企業根據 Data 進行商業或行銷決策,Big Data 和一般的 Data 有什麼不同?

張:這個時代的企業 CEO,一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納入數據的 Solution(解決方案)。過去的系統強調 Core,Big Data 時代不是。所有企業主最大的挑戰是,是如何去 Deploy(佈署)Big Data 時代的 IT 配置。當一天有 1 億 4000 萬台機器收集 160 億個資料,儲存、取得的邏輯,和傳統資料邏輯完全不同。這麼大的資料量,是用大量非結構性的平行運算方式來處理,我們不能沒有這個技能。

W:這個技能要如何發展?

張:我們需要大量的新工具!可以滿足 real time(即時)的特性。這些創新會來自大量的 startups(新創公司)。現在的矽谷 20% 的 new business(新商機)與 Sensor 有關,而 Sensor 最需要的是 analog engineer(類比工程師)。這是台灣的優勢,Sensor 是 end to end(端對端)的 Device(裝置)。另一個優勢是這些 Device 的製程大都和半導體有關,我們即將迎接物聯網的世代。

W:這些資料勢必都存在雲端,這種新結構的資安防護和以往個人電腦防毒有什麼差異?

張:在 Data 的時代,安全的問題在雲端。在雲端的時代,危機來自於針對性的攻擊,而且是為了獲取商業價值的攻擊。你不會知道是誰,那不是駭客之間在較勁,而是把資料當做石油在奪取和竊取。

W:瞄準中國市場?

張:台灣可以做整個亞洲市場。在亞洲,日本企業過度依賴 IBM,不要再把中國當成唯一的市場。

W:成功的要件是什麼?

張:創新。要把台灣當成 Lab(實驗室),全球都可以是我們的市場。這是台灣百年難得一見的大好機會!

小全通訊社。通訊社通常提供可以被其它新聞群組織直接利用,而不需要大修改的文章,然後把它們出售給其它的新聞群組織。它們通過有線服務(開始是電報,今天是網際網路)提供大量的文章。而公司、個人、分析員和情報局也被它們描述為通訊社的信息來源。(維基百科)

立即購買《WIRED 特刊:Big Data 數據大時代》,或直接報名【Wired Big Data Forum 入場券+雜誌】,掌握下一個台灣明星產業 Big Data 的最新趨勢!

《TO》讀者報名【Wired Big Data Forum 入場券+雜誌】,將再加贈一場 TO Startup Mixer 入場券喔!

(文章來源:《WIRED 特刊:Big Data 數據大時代》;圖片來源:Richard Stone,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