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說,歐巴馬是一位網路總統。

他們說:「Obama is truly the Internet President.」呼應甘迺迪是一位電視總統(Kennedy was the television President.)的說法。他們知道歐巴馬這個總統誕生於網路、深刻理解網路。但愈來愈多美國人擔心,歐巴馬可能「懂不了」奠基於網路的第三次工業革命。

第三次工業革命,發源於網路的分散式合作思維,但殺手級社會應用,看來會座落於分散式能源的落實,而分散式能源和傳統的集中式能源,有著革命性的根本差異。

美國的大型能源公司用華盛頓最強大的遊說力量,推動集中生產、統一分配的能源政策,導致歐巴馬目前「還不懂」第三次工業革命中智慧電網的戰略意義。美國中西部與西南各州正在興建巨型、集中的風力和太陽能電廠,以建立一個超級高壓電網。

不過,美國 11 個州的州長聯合反對這種集中式的國家輸電政策。《紐約時報》更直接點明這個爭論是第三次工業革命未來的關鍵之戰,正如Jeremy Rifkin在《第三次工業革命》一書中揭櫫的論戰核心:

……美國需要修建一個集中型的超級電網,並將再生能源單向傳輸給終端用戶,還是建設智慧型電網路,允許數千個社區自己發電並在國家電網中平等分配?

早在 2009 年,歐洲議會已經正式認可第三次工業革命,推動各相關組織緊鑼密鼓部屬基礎建設。除了作者在書中所說的:「『第三次工業革命』已經成為全世界大企業和中小型企業執行長口中的流行語。」我在 2011 年開始關心這個以網路為基礎延伸發展的趨勢,一年前 《TechOrange》開始密集追蹤這個趨勢可能帶來的衝擊,台灣首當其衝的就是製造業的去集中化與社群化

但是,台灣社會還不關心。台灣還不深刻理解網路去中心化、去壟斷化的合作思維,不用心 Big Data 的分散式資料的力量與機會,不警覺Kickstarter-like的社群化製造業帶來的衝擊,不理解去特許化的金融變革,不留心分散式能源的世界衝擊,不關心第三次工業革命對台灣的意義。

去年 2012 年 7 月因為大陸友人引介的緣故,我拿到《第三次工業革命》的簡中譯本。當時人在上海,馬上用手機連回博客來查詢這本書的繁體中文版,我憤怒極了,台灣社會怎麼會讓出版業沈淪成這樣,我們連獲取重要知識的自由都喪失了,落後於我們自以為還不夠自由的大陸。

文化部的統計報告說,台灣人不再閱讀。龍應台部長說得對,這是國安問題。

但問題不是只在總統,問題根源在人民。美國總統的意志是人民意志的集中,美國總統一定是絕大多數專業領域裡,最後理解的人。大圈的私人部門和公民不先有足夠的理解,我們的政府和小圈圈總統要從何懂起?我們的政府和總統連網路都不懂,怎麼可能理解第三次工業革命。

主人不懂,僕人怎麼可能會懂。美國連僕人都開始懂了,我們呢?

小全通訊社。通訊社通常提供可以被其它新聞群組織直接利用,而不需要大修改的文章,然後把它們出售給其它的新聞群組織。它們通過有線服務(開始是電報,今天是網際網路)提供大量的文章。而公司、個人、分析員和情報局也被它們描述為通訊社的信息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F.j,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