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er 也死了:Google 產品棄養史洋洋灑灑,你還勇於嘗試它的新產品嗎?

Google 總是不斷地試驗各種新奇創意,很多偉大的產品均源於此,但是也有不少最終進了 Google 墓地,這給 Google 自己製造了一個問題。以下是自稱技術嚐鮮者的美國著名記者、作家 James Fallows 對此事的解釋。

  • Google 產品棄養史洋洋灑灑,推 Google Keep,但這產品能撐多久?

一直以來我都是自動化系統的粉絲,對最新推出的可以「簡化」並讓生活「井然有序」的工具總是如飢似渴。 作為此類的系統的嚐鮮者,我很早就給自己的 DOS 電腦安裝了 Lotus Agenda,給早期的 Palm 裝上了 Actioneer。 最近幾年,Evernote 成為我的新寵。 但我的目光永遠緊盯著下一個。

所以不消說,我已經下載了 Google 最新 Android 版​​的 App:可收集筆記、照片、信息的 Google Keep

這個早期版完全不能跟 Evernote 的能力和優雅比擬,但是從中你可以看出 Google 要走向何處去。

對於有趣的新軟件,Google 先試後棄的歷史記錄已經足夠清晰,我不知道這次 Keep 又能維持多久。

Google  5 年前推出 Google Health 服務的時候,也擁有跟 Keep 一樣的誘惑力:個人處方、檢驗報告、免疫記錄等的集中存放地。我一直都用它,直到去年他們取消了這一「 實驗」。Google Reader 同樣如此,還有 Google 墓地 那長長幾排接受緬懷的名字。

  • Reader 之死讓許多人意識到一直依賴於某家公司免費服務的危險

如果一家公司的產品要收錢,如 Evernote、Dropbox 和 SugarSync,你就能理解其有繼續把產品做下去的誘因。 公司本身也許會失敗,但是只要生意還在,它就不大可能像 Google 對如此眾多的實驗那樣,覺得煩了就一走了之; 這其中就包括有 Google Notebook,這款產品跟 Keep 有幾分相似,也是我喜歡的工具之一,最近也被 Google 拋棄。

我信任 Google 的搜索功能,這是它業務的核心; 類似地,擁有巨大公益效應、同時也對 Google 業務不可或缺的 Maps 和 Earth 也是如此; 再加上 Gmail 和 Drive,這些構成了 Google 的生態體系。

但是,我可以信任 Google Keep 嗎?

不行。 想法看起來似乎有前景,你也能看得出它何以最終能成為 Google Drive 戰略,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但是,2、3 年後這個東西成為 Google 感到厭倦的又一項「有趣」試驗也是不難想像的。

除非我知道 Google 的長期利益裡面有讓 Keep 維繫下去的理由,否則我並不打算對此投入時間或寄存信息。

那些信息當然可以導出來,幫助大家從斃掉的產品拯救數據,而 Google 一貫精於此。 可是,如果系統有可能會消失的話,又何必去用呢?

對於「怎麼才能知道你不會斃掉這個產品?」,如果 Google 給不出一個有說服力的答案的話,說實話,我真不知道 Google 怎麼才能讓大家信賴它的實驗性產品。

(資料來源:TheAtlantic;圖片來源:Taylor Dawn Fortune,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