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的 Galaxy S4 咋呼登場,奪人眼球。這裡面不得不提的,就是它的 auto-scrolling 功能,可根據用戶頭部的移動,判斷什麼時候他在盯著手機屏幕、什麼時候他又在盯著別處。有人甚至想像,這個技術或可精確到判斷用戶在盯著屏幕的哪個位置,而不僅僅是判斷他是不是盯著屏幕。

撇去 Galaxy S4 不說,當你在看手機時,你的手機也在看你;沒錯,這樣的手機在不久的將來就會粉墨登場。當手機確實強大到這一步時,這意味著 App 市場將掀起新一輪的革新。營銷人員又有了大把大把賺錢的機會,而新的隱私問題也會讓過去 5 年,人們對手機收集用戶位置信息所帶來的隱私問題,變得不值一提。

  • App 設計大翻新

假如智能手機真能檢測用戶眼睛的關注點,那麼上述提到的頁面自動滾動,幾乎就是 App 可實現的各類全新功能中的冰山一角。

沒錯,這個功能確實很實用,甚至會將「頁面」和「滾動條」的概念淘汰掉,但這個功能與這類新數據--即用戶在使用 App 時「什麼時候在看、在看哪兒」這類新數據--所帶來的軟件界面革新相比,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設想一個動態界面可根據用戶習慣即時變化:只要有足夠的數據外加足夠的技術,那麼 App 的設計和佈局,很有可能會成為「個性化用戶體驗」的下一個戰場。

正如現在的開發人員都在絞盡腦汁做個性化的推薦引擎、挖掘各種算法,以確保用戶在打開 App 的那一瞬間,就能看到跟自己最相關、也最吸引他們的那部分內容,未來的 App 在設計方面,也將扔掉「一種設計拋給所有用戶(one design fits most)」的做法,而是真正為每一個用戶變換出花樣。

既然上面已經談到了內容,那我得說,當一台設備知道你的眼睛在自然狀態下是如何轉移時,它也可以更精確地獲知你對內容的偏好;這不僅僅是說你喜歡哪類內容,而是精確到你最喜歡某個內容裡面的哪個部分、哪個話題。

所以,不難想像,未來即便是動態視頻也會開發出相應的熱圖模式(heat map model),該模式將可分析在單個場景中觀眾的注意力到底被什麼吸引了、視頻中的哪類人物反饋良好,又有哪些物體讓觀眾覺得最有趣。

上述一切都可以進一步優化現有的,諸如 Flipboard 這類 App 中的個性化推薦引擎,讓個性化網絡擁有更多的控制力和靈活度。

  • 營銷者的盛​​宴

「知道某人在看哪裡」一直都是營銷人員的夢想;對營銷人員而言,這就意味著他們可以將廣告放到 App 中的最佳位置,用以鑑別哪些營銷元素在吸​​引用戶方面是奏效的、哪些是雞肋。接著,假如他們可以將這些數據,與用戶的其他人口統計學數據相結合,那麼定位特定類別、特定屬性的買家也將變得更加高效。

另外,考慮到移動端和傳統桌面端的巨大差異,各大公司和廣告商,一直都絞盡腦汁思考提高移動端 ROI(投資回報率)的最佳方式,連 Google 也不能排除在外。從這個角度來說,營銷人員收集用戶的臉部反饋數據,雖好像在玩作弊遊戲,但卻可以將他們的營銷活動推至下一個層面--假使這些數據不是被嚴密保護;在這種情況下,營銷人員對數據濫用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未來的那些廣告可能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移動位置,以遷移至用戶認為最有趣內容的位置;而那些自動播放、插在視頻中的廣告也會變得很鬼,只有當用戶非常注意地在看一個視頻時,才會冷不丁彈出一個促銷攻勢。

當然,跟任何的營銷工具一樣,臉部和眼部跟追蹤技術也將成為一把雙刃劍。

但,不管是正向利用還是負面利用,它們都得面臨由一系列這類新數據引起的新的隱私問題。

  • 新的隱私邊界?

手機對用戶地理信息的收集,已經讓很多用戶不爽;從這個角度來說,手機通過攝像頭中的傳感器,檢測用戶的眼部和臉部移動,很有可能會跨越邊界,帶來新的隱私問題,而這個問題除了牽涉到用戶,也牽涉到立法。

但問題是,儘管 App 收集用戶地理信息已讓不少人詬病,但它最終躲過審判,成了幾乎每個 App 的裝家必備(儘管它們這麼做沒給用戶帶來明顯的好處)。

所以,接下來的問題就成了「眼部追蹤技術也會跟地理位置追蹤一樣走運、打上擦邊球嗎?」App 對用戶數據做匿名處理,是不是就足以緩和大夥兒對隱私的顧慮了?

我現在沒法給出答案,不過,貌似我們「移動為先」的新一代用戶,跟過去的老用戶相比,更願意分享自己的個人數據,所以興許這個技術在初期激起一股民憤後又會被公眾所接受。

不管怎麼說,一台「懂」你的手機比一台「不懂」你的手機強,一台「會看」你的手機會比一台「不會看」你的手機更「懂」你。我們可以預期這類技術在頭前年會走得踉踉蹌蹌,並被時不時地用到各種有趣的場合和場景,直到最終找到落腳點。

(資料來源:TechCrun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