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人權貴專欄】資訊領域的教育符合社會需求嗎?

編按:上周本專欄一篇 〈【資訊人權貴專欄】就業市場的「長尾理論」也會發生在資訊業,趕快去玩自由軟體吧!〉,點出資訊業的藍海在「自由軟體」,今天延續這個話題,來看看資訊科學系的教育是否正確的引領學生走向藍海。

在資訊科學教育中,本文定義的「買方」是那些對於資訊人才有需求的下游企業;「賣方」是微軟、Adobe 等提供資訊系統、軟體的上游企業。

去年 8 月時, 教育部長蔣偉寧與工具機公會座談 ,工具機公會向部長反應:「學校的機械設備老舊、教材也與實際運作脫節。」敝校(朝陽科技大學)校長則認為, 企業也應該為人才培育盡心力

部長表示將透過協調,要企業界將淘汰設備捐贈給科技大學或高職,讓學生有較新的設備可用。

另外,教育部在過去三年曾提出兩百億元成立「技職教育再造方案」(雖然最後  行政院並未核定;兩百億縮水成三億)。 教育部人才培育白皮書指導委員會的委員之一交大校長吳妍華更直言: 希望家長、社會能改變觀念,不要只看重文憑,要重視技術。

  • 學校砸大錢買最新、最昂貴的產品,這樣真的是跟產業結合嗎?

相對於前幾年的「萬般皆下品,唯有論文高」,現在教育部開始重視大學教育與業界人才需求的銜接,的確令人振奮與期待。不過我認為在投入大量的社會資源給大學之前,大學 -- 特別是已經被證照所制約的技職院校 -- 需要先提升視野、 拿出勇氣調整方向。

以資訊領域來說,應該揚棄過去「賣方觀點」(出售最多商品)的思考,改從買方(用最少資源滿足需求)的觀點來訓練人才,這才能真正嘉惠產業。教育部及產業如果盲目地把資源投入錯誤的方向,鼓勵大學按照目前的方式用錢,那恐怕就像是把油加進航向錯誤的大船或艦隊一樣,傷害大於幫助。

在某些領域裡,經常更新昂貴的機具或許有其必要性;但在資訊領域裡,新不一定貴,貴不一定好。採用昂貴的新產品、要求學生考新版軟體的證照,並不必然就能訓練出符合業界需求的人才。

事實上,技職大學盲目升級軟體、盲目追求證照績效,有可能反而會  以企業為壑、以學生為人肉地雷 、替 BSA(商業軟體聯盟,Bussiness Software Allience,是一個聯合商業公司的組織,常透過獎金獎勵企業員工檢舉企業盜版) 製造盜版原料。

在存檔格式的面向,大學需要有「資料永久保存」的遠見、需要有「拒用專利地雷格式 docx」的勇氣,更甚於需要「企業捐贈新版或淘汰的軟體」。

最有趣的是,對照著大學校長高姿態地質疑下游企業(各種科技與人才的買方)「難道企業沒有責任」、要求企業提供「今天的教材」;相對的,當我們面對上游企業(過去壟斷資訊產業的賣方 -- 微軟)的產品時,卻樂意低聲下氣的  成為微軟所豢養的寵物一樣 ,完全忘了  誰才是花錢的大爺 ,竟可以傾全校之力免費為微軟不受歡迎的新產品強迫推銷(敝校除資訊學院之外,其他所有學生必須拿到 MS Office 證照才能畢業),這顯得很諷刺。

如果仿照我們對微軟產品的處置方式,學校應該自己花錢買最新版的機具、拿薪水付教授為機具廠商(賣方)作免費的教育訓練推廣才對,怎麼會大膽的、勇敢的向他們要求捐贈機具呢?

  • 免費新工具不僅省成本,更符合無障礙規定

有的時候,免費的新工具明明存在,也很有升級的必要,但是大學並不懂得善用既有的資源,也沒有提醒業界採用低成本、高價值的工具。

全國的大學經歷 2010 年初 ie6 漏洞事件2010 年末行政院遭中韓潰客惡意攻擊事件  之後,現在總算有越來越多大學聽從微軟與自由軟體界的共同建議(有趣吧),揚棄 ie6 與 ie7,改用比較安全的 Firefox、 Chrome,或升級 ie9(或至少 ie8),並不需要花大錢。 架站工具亦復如此。

事實上,Drupal、Joomla 等網路上可以合法下載的架站工具,不僅可以降低網站建置成本,它所架出來的網站也更符合網頁無障礙的相關規定。但是筆者卻不曾聽說哪一所大學的資訊科系標榜「網頁無障礙」的課程內容,大學資訊科系還是習於  用苦行僧的方式  開發資訊系統,但經常忘記測試不同瀏覽器。( 吳鳳資管很有機會變成一個明顯的例外 ,我正在 追隨  邱垂鎮老師的腳步)

面對  iPad 及其他「沒有 ie、 不太支援 flash」的平板電腦等行動上網工具的普及化,有多少資訊科系比較感興趣的是照著賣方所寫的劇本演出,參與炒作「電子書包」及 獨裁者所偏好的「雲端運算

又有多少資訊科系強調其課程可以訓練學生協助買方從「提升曝光率/搜尋引擎最佳化/歡迎所有瀏覽器/照顧訪客資訊安全」等等觀點思考,提醒架站者採用現成的無障礙架站工具以便輕易地服務到這些「沒有 ie、 不太支援 flash」且日益增加的新載具瀏覽訪客?

  • 大學應有使用「低產值、 高價值」無障礙工具的遠見

「低產值、 高價值」的無障礙觀念,如果無法真實融入多數大學資訊科系的教育內容當中,那麼當教育部促成「企業投入非常多經費成立訓練機構」的時候,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景象呢?

我們真的期待那些「沒錢、 怕被 BSA 抓盜版」的中小企業(買方)花錢請大學訓練物美價廉的 Drupal 架站人才,我們卻又在大學裡用大學自己的資源繼續幫 Adobe(賣方)免費培育人才,架設出不友善行動載具的網站、害買方  為 Flash 拋售點閱率  嗎?

在網站架設的面向,大學需要有「降低瀏覽門檻才能提升曝光率」的遠見、需要有「檢討 Flash  品牌忠誠  所造成  傷害」的勇氣,更甚於需要「企業投入非常多經費成立訓練機構」。

  • 資訊科竟沒意識到「追隨賣方強權」對招生來源的傷害

如果大學的問題只是欠缺勇氣面對微軟與 Adobe,那也還好。反正   網路大鯨魚  的趨勢與壓力終究會讓  資訊教授轉舵,改追隨正確的強權

如果大學認為配合賣方的劇本比較符合自己的利益,因而忽視了買方的利益,那麼撇開社會責任不談,大學至少也還算是一個聰明的營利事業。

比較令人遺憾的是,大學(我舉的例子是資訊科系)甚至看不出來「追隨賣方強權」對自己的招生來源會產生什麼樣的傷害。

當微軟的商業模式轉向  專利勒索 、當蘋果發動  專利聖戰 、當  三星被判侵權  時,如果大學認為配合賣方的劇本比較符合自己的利益,因而忽視了買方的利益,那麼撇開社會責任不談,大學至少也還算是一個聰明的營利事業。

比較令人遺憾的是,大學(我舉的例子是資訊科系)甚至看不出來「追隨賣方強權」對自己的招生來源會產生什麼樣的傷害。

  • 在這樣的人力需求轉移之下,有兩個選擇比較安全、比較符合大學自身的利益:

1. 訓練學生不事生產,只把專利當商品賣,或乾脆自己跳進去當專利蟑螂(請見專利勒索與專利聖戰那兩篇)把大學定位為專利核戰的軍火供應商。

2. 移向長尾就業市場(資訊科技買方 -- 而非資訊大廠 -- 所提供的就業機會)從「幫助非資訊產業挑選低成本高效益的工具」的角度思考,訓練學生盡量採用自由軟體。

交通大學舉辦線上專利拍賣競標成功大學控告蘋果 Siri 侵犯專利  似乎正在走向前者。至於體質適合服務長尾、「頂尖之外」的其他大學呢?我們是否懂得改走第 2 條路?或者我們會傻傻地繼續追隨著交大、成大, 對學生智財洗腦 、鼓勵師生從事  傷害擴散的創新 、參與削減市場上資訊人力整體的需求 。

讓學生更多一個  不要選資訊系  的理由,然後看著「招生飢餓線」從後段大學向上侵襲到我們身上?在科技大學的資訊科系看懂這一點之前,就投入更多資源,會不會恰好加速我們的自我毀滅?

在智財立場的面向,大學需要有「洞悉專利及長尾現象拉扯人力需求消長」的遠見、需要有「挑戰智財洗腦正當性」的勇氣,更甚於需要教育部的補助或業界的捐贈。

「擁有得多,不如使用得巧。」這是我自己的生活原則,也是我透過「救命碟」之類的技術教導學生的觀念。如果是在富裕的年代,這樣的價值觀到底是否值得推廣?我也不敢講。

但是在今天這個自然與經濟資源貧乏、大學過多、學生就學貸款沉重、著作權與 BSA 限制了資訊應用擴散的年代,如果科技大學拿不出遠見與勇氣 改從買方觀點思考、如果科技大學堅持配合賣方「鼓勵不相容、鼓勵盲目升級、鼓勵浪費、 刺激  強迫買方消費、甚至  加速舊電腦垃圾化」的策略與劇本繼續進行「資訊教育」。(還是應該叫做「產品行銷」比較貼切?)

那麼很抱歉,我實在沒辦法用技職體系教師本位主義的心態,無條件地去附和「我們要積極與其他教育單位搶奪有限教育資源」的態度。

貴哥(洪朝貴)在大學裡擔任資訊管理系副教授,在他眼裡,「網路」就是顛覆恐龍世界的廿一世紀最有趣、 不必開發的現成玩具。現在,他的興趣是善用網路從事社會運動。想看更多,歡迎到他的個人部落格  資訊人權貴ㄓ疑

(圖片來源:Pink Sherbet Photography,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