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人權貴專欄】就業市場的「長尾理論」也會發生在資訊業,趕快去玩自由軟體吧!

長尾理論是否也適用於就業市場?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對於年輕的求職者及短頭市場內(例如竹科工程師與教授等等令人稱羨的職業)已就業的人士而言,這又意謂著什麼?如果雨林的雨量減少、沙漠開始降雨,生態系會發生什麼變化?你想當什麼樣的物種?

找一個市場 -- 不論是書籍也好、影片也好、音樂也好 -- 把市場上的商品按照熱門程度排名,畫一張圖,橫軸是熱門排名,縱軸是熱門程度;那麼當然最左邊最高,愈右邊愈矮。

  • 市場重心從頭部移向尾部的「長尾理論」,也會發生在資訊就業市場?

Chris Anderson 在 2004 年提出「長尾理論」(The Long Tail),指出創作、派送、宣傳三大門檻的降低,讓尾部作品量大增並受到關注,許多市場的重心因而從頭部移向尾部。

廿世紀「只看短頭」的想法,在廿一世紀已經不再適用。(詳見  維基百科我的摘要 、或是買書來看)

那麼,就業市場會不會也是如此呢?過去熱門的工作,他們各種優渥的條件現在會不會愈變愈差;而過去不被認為是工作的工作,現在會不會反而愈來愈像是工作,甚至愈來愈值得投入呢?

個人的觀察與感受告訴我:網路的力量也正在促成就業市場類似的變化。

以下的分析,只針對我最熟悉的資訊產業,並沒有統計數據支持,可能不太科學;不過我猜其他產業也類似。(另一個我所熟悉的產業: 教育 的短頭崩壞也很明顯。)

  • 不是只有 Google、蘋果需要資訊人,非資訊產業也需要活用低成本軟體的資訊人

首先是「熱門」的定義。傳統上,資訊人最期待進入的就是 IBM、 Intel、 微軟等等大型資訊公司,現在當然還有蘋果和 Google;當資訊教授也不錯,賺得也許少一些,但日子相對輕鬆許多。

從國際資訊大廠一路到國內資訊大廠再到小型科技公司,這都是資訊人一直以來所看到的就業市場。再來才是非資訊產業的大公司裡面的資訊職缺,例如我的學生若能在 7-11 或全家當網管,我也會與有榮焉;但是到了這裡,已經是一般資訊科系所忽略的就業市場了。

這些「非資訊產業」所需要的,是如何善用合法且低成本的軟體、盡量減少軟體採購或開發投資的人力。 但是從今日「輕使用、 重開發的資訊科系」的課程設計(程式設計必修,自由軟體是一個極不重要的配角)卻可以看出來:資訊科系對於這個就業市場其實並沒有興趣。

至於非資訊產業的小公司裡面的資訊人員兼打雜,在過去恐怕很難有機會回母校跟資訊科系的學弟妹分享自己「成功」的經驗(抱歉,我講的比較直一點),更不用提進入利潤微薄的 社會企業 或非營利組織管電腦。

  • 但是網路的力量正在改變這一切

就業市場不是商品,所以長尾理論的三大驅力並不直接適用。不過更追根究底,長尾理論的三大驅力,其實都來自網路

以下列出一些可能促成就業市場長尾化的網路現象,並且列出相關案例、文章、搜尋關鍵詞。整體而言,其中許多項觀察只是重述我去年的文章 〈 網路現象地圖 〉 及推廣自由軟體多年下來的心得。

1. 稀奇古怪各種小眾市場的提供者,在過去受限於地域限制,經常無法匯聚夠多的客源;網路打破地域限制,提供創業者「全球尋覓潛在客戶」的機會。

2. 網路也提供了許多民主化的創業工具,例如「分享創意、激發認同、博取贊助」的募資平台 Kickstarter

3. 自由軟體及相關產品為其他產業帶來價值,但卻破壞了資訊產業本身的產值。 例:OLPC、Android 遊戲機、救命碟等。

4. 低取得門檻的軟體工具進入低採購力的事業,過去只有大企業才有能力購買的昂貴專屬軟體(各種資訊系統、CRM 等),現在小型企業及非營利組織可以取得自由軟體版的替代品--於是開始需要資訊人力。

5. 大企業侵犯消費者隱私及權益,惡行曝光,銷售業績下滑。案例:微軟潰堤蘋果DRM 遙控數位枷鎖

6. 非營利組織及社會企業受惠於網路宣傳行銷,比過去有較多的機會獲得社會資源挹注, 因為「情緒決定資訊傳導度」意謂著這些組織及企業所從事的活動較能引起感動,也因而較容易受惠於社交媒體。(請見 「如何讓你的噗浪受歡迎?」「論述類社運:部落格重於臉書」)於是尾部這些機構開始有一點經濟能力,聘用更多各類型的(短期?)人力。

7. 搜尋引擎、社交媒體、網路論譠等等資訊流通管道,加速上述資訊的擴散,資訊人力的需求量從短頭移向長尾。

案例:BSA(商業軟體聯盟,Bussiness Software Allience,是一個聯合商業公司的組織,常透過獎金獎勵企業員工檢舉企業盜版) 抓盜版打著搜尋「用正版」、「全部換正版」的廣告,卻被某人趁勢拿來宣傳自由軟體。

  • 然而,大家還看不到資訊就業市場的長尾現象

如果就業市場確實也正在長尾,那麼我們應何理解並因應這個現象呢?讓我用一個比喻來幫助思考。

就業市場的頭部就像是亞馬遜雨林,資源超豐沛,但競爭也超激烈;就業市場的尾部就像是沙漠,資源少到僅能讓少數最堅強的物種勉強生存下去。

當降雨量開始從短頭移向長尾,雨林的整體資源會減少,逐漸變得更像普通的森林,而沙漠的整體資源則開始增加,緩緩變成草原。雨林的競爭會更加激烈,生活品質會變差,到最後總有某些物種必須萎縮甚至被淘汰;至於正在逐漸轉為草原的沙漠,則變得可以供養較多的動物。

在資源被新移入的物種充份利用之前,它會提供一個較佳的生活環境 -- 各種養份當然還是遠遠不如雨林,但是可能幾乎沒什麼同質競爭的壓力,例如草食動物與草食動物之間的競爭。

對於絕大多數在雨林長大的動物 以及牠們的後代而言:

第一,牠並不知道或並不相信雨量分布正在長尾化。

第二,就算牠知道變化正在發生,根深蒂固的習性也讓牠極不願意移居草原。

於是這種「雨林廝殺、草原低度競爭」的狀況,可能會持續好一陣子。

  •  現今就業市場的廝殺,大家還沒意識到身處紅海嗎?

一方面請想想,富士康的跳樓事件、爆肝過勞低薪的工程師、「證照滷味」、 微軟改行專利勒索蘋果發動專利聖戰微軟虧損Sony 續賠Sharp 股價暴跌 等。另一方面再看看,Arduino 銷量持續增加raspberry pi 供不應求  (沒關係,有 六款替代品 ,其中包含臺灣威盛推出的  香蕉大小的 apc)。

雨林裡的競爭有沒有愈來愈激烈,沙漠裡有沒有出現各式各樣的花草呢?

事實上,raspberry pi 和 arduino 這兩個例子還不夠長尾,他們比較像是硬體世界版的 Google,因為善用網路與自由軟體力量而興起。但是相對於他們所處的 niche market(「善用自由軟體的僱主/店家」)而言,他們都是各自小眾市場的龍頭;再者,它們訴諸「開發者」的特性,也限制了市場範圍。

在新世界裡,每位 consumer 其實也都被邀請成為 prosumer;不過接受邀請的,畢竟是較小的百分比。

真正的資訊就業長尾市場在於「使用」的能力。

  • 我看到市場利用自由軟體的需求,但資訊科學系沒有

我拿不出明確的統計數據來做為佐證,只是感受到身邊愈來愈多短期專案,或者非營利組織對於自由軟體架站管站(drupal、 joomla、 moodle 等)的人力需求逐漸浮現,所以開始學 drupal,打算開課。

至於「善用自由軟體、 在非資訊產業裡開發新商機」的更多其他長尾就業可能性 ,也就是上圖藍線不知名的高峰,則還有待充滿想像力的年輕人跳進來開發。

我來拋磚引玉一下,除了  母語網咖  之外,我也一直想開一個  畫畫玩數學/畫畫玩物理  的數理才藝班,用 ezgo 上面的  數/理天文 /電子等等工具幫國中生上課。

不過,請別被一位中年大叔所舉的例子限制了你的想像力。

採用舊思維在追求頂尖卓越的大學 ,顯然並沒有把「就業市場長尾化」視為一個需要面對的可能性。他們所吹噓的「證照卓越」、「大學智財競爭力」等等價值(請搜尋),恐怕只適用於日益萎縮的短頭,並不適用於成長中的長尾就業市場。

長尾就業市場對自由軟體及創用 cc 分享素材較感到興趣,但這看在資訊科系的眼裡,是一塊貧脊的就業市場。「大家用自由軟體,我的麵包在那裡?」

  • 年輕人,找到你的熱情所在、勇敢跳脫框架

身處這樣的變化當中,年輕人的首要任務是找到「熱情」所在。

情緒決定資訊傳導度,能夠激發你熱情的事物,可能比較有機會也激發其他同好的熱情,讓他們樂於透過社交媒體替你所提供的服務或產品進行免費宣傳。

換個方式說,在這個年代,「認真是拼不過迷戀的」。(但迷戀「賺大錢」並不算是第一手的直接熱情,也很難有上述的效果。)

特別提醒非資訊科系的年輕人,或是愛玩電腦但並不擅長寫程式(因而幾乎被放棄)的資訊科系學生:

如果你對某項自由軟體相關技術產生熱情的話,其實很有機會在長尾找到資訊相關的工作機會 -- 因為今日的資訊科系普遍放棄這一塊市場。

在長尾市場裡,你的資源、薪水可能很微薄(再怎麼長尾化,草原永遠就是比森林貧脊,所以位於長尾好嗎?)。但是,賺錢機會出現的次數可能很頻繁、競爭對手較少。你可能比較有機會過著受尊重、合作愉快、感覺生命有意義的生活--舉凡一切難以量化、因而被今日主流價值所忽略的生活品質面向,都是長尾就業市場較有機會提供的誘因。

總之, 網路時代的就業市場 跟來自廿世紀的長輩們所想像的可能很不一樣。要能夠跳脫既有思考框架、有點「不乖」、勇於嘗試「不服從的創新」,才有機會成為「未來在等待的人才」。

貴哥(洪朝貴)在大學裡擔任資訊管理系副教授,在他眼裡,「網路」就是顛覆恐龍世界的廿一世紀最有趣、 不必開發的現成玩具。現在,他的興趣是善用網路從事社會運動。想看更多,歡迎到他的個人部落格  資訊人權貴ㄓ疑

(圖片來源:401(K) 2013,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