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年,人們製造的資料就佔了當今全球資料總量的 90%。」

這裡有三個觀點值得被「單獨提示」:

  • 一、資料增生的速度

Big Data 以這樣的速度逼近到我們面前。如果我們把兩年以前的文明累積基數以兩百年為限,意味著我們只用了近百分之一的時間,就創造了九成以上的資料。速度快到我們甚至來不及找出一個確定的中文翻譯,叫做:巨量資料、大數據、大資料、還是海量資料。我們就急於需要這些新的理解、新的應用,面對新的可能,還要面對新的危險。

  • 二、個人資料的隱私

從個人的角度來看,我們從未被如此清楚地記錄過。我們的基本行為其實沒有劇烈的改變,還是要吃穿,還是要交通,還是需要有住的地方,也還是需要娛樂和教育。即便我們有時候用冷漠來面對,政治依然是我們關心的事,即便我們有愈來愈長的壽命,用醫療來抵抗死亡依然是我們每天的企圖。

但我們從來沒有被如此詳實地被記錄著。

我們在什麼特定時間去了哪間餐廳、在某一個信義計畫區的商場待了三個小時,看了一場動作類型的 3D 電影,平均消費額超過新台幣 6,000 元,因為某支新的智慧型手機上市帶動本月消費多了三萬元。哪個地點上車,哪一站下車。台北市五月的 GDP 因為天氣比往年多雨少了 14%。購物推薦的演算法除了推薦商品,相同的演算法也可以應用在類似基因的族群,把你可能會罹患的疾病推薦給你。這些資料,正以新的速度,揭露各種新的理解。

公領域和私領域的界限模糊更不只發生在 Facebook 等社交網絡,這些資料的歸屬、誰能用什麼樣的方式記錄什麼、如何應用或交易這些資料,更正在加劇衝擊我們以往所熟悉的隱私。提升,或者破壞我們的生活。

  • 三、資料所帶來的權力

我們還缺乏一個允許或不允許、哪些政府或企業、在什麼情況下、可以或不可以記錄和使用、哪些資料到什麼程度,的成熟理解與機制。

從另外一個面向來看,擁有資料的組織,會比沒有資料的組織擁有更大的權力。擁有資料規模較大的組織,會比擁有資料規模較小的組織擁有更大的權力。擁有較完整的資料的組織,會比擁有較不完整資料的組織擁有更大的權力。擁有更即時資料的組織,會比擁有更不即時資料的組織擁有更大的權力。擁有消費者信任、主動提供資料的組織,會比缺乏消費者信任、背景截取資料的組織,擁有更大的權力。

數據被大量地釋放出來,權力便被大量地釋放出來。知識被大量地創造出來,權力便被大量地創造出來。

缺乏這些數據的組織、缺乏能力將數據加值為知識的組織,就缺乏和這個世界互動的基礎,就無能成為這個新世界的一部份。

資訊焦慮只是個人遭受資訊時代衝擊產生的課題,那只是前菜。

歡迎來到瀰漫「資料焦慮」的大數據時代。

(圖片來源:Kevin Krejci,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