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管中閔(下):網路產業,是所有產業的基礎建設

編按:《TechOrange》約訪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經建會主委管中閔,請他談對台灣經濟和產業發展轉型的看法。 在上一篇專訪中,管中閔談台灣經濟發展停滯的源頭 ,這一篇,他將談台灣下一代存活的關鍵。

採訪/戴季全、張育寧   撰文/張育寧 攝影/陳藝堂

「台灣在心態上,我們的社會要覺得,台灣剛經歷過金融風暴一樣的程度的衰退和挫敗。在經濟這條路上,我們要全部重新來過。」

剛接任經建會主委的行政院政務委員管中閔,在接受《TO》專訪談台灣當前最重要的經濟政策要務時,提出他的看法。

「台灣經濟轉型的當務之急,是恢復市場的創新生產力量,然後我們才有機會跟上世界快速變遷的腳步。這絕對是關鍵。」

恢復市場的創新生產力量,管中閔說,是釋放民間企業動能,由產業在市場機制的檢驗下,發展有長期競爭力的關鍵技術,和具持續創新能量的生產模式。

這需要好幾年的時間,「我們的困境是,台灣社會願意給自己幾年時間嗎?」

  • 台灣產業政策為什麼走入死胡同?

只在景氣差的時候,問下一個明星產業在哪裡,讓台灣過去 10 多年的產業政策處在停滯狀態。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嘯爆發,出口市場重挫,台灣經濟成長率 -2.25%。2009 年的經濟成長率 -1.1%。媒體全面瘋狂,要政府提出產業政策的聲音,像打鼓一樣哄咚作響。

政府舉債 858 億發行消費券、擴大公共建設投資、愛台 12 建設、擴大就業方案,由政府編列預算發給當年度失業應屆畢業生 22k 實習薪水 等。

管中閔回想當時的媒體氣氛,一個月內接到好多媒體論壇邀約,請他從市場觀點談台灣經濟轉型,談產業政策。

2008、2009 連續兩年,台灣社會祭出大量政府擴大投資方案,當年度政府投資額度年增率 4%,創下 10 年來的新高。第二年,靠財政支出刺激內需市場的經濟成長數字非常漂亮,2010 年,經濟成長率 8.58%,是自 1986 年以來最亮眼的成績。(編按:以上經濟成長率數字皆來自行政院主計處統計年報,以各年度物價為計算基準。)

榮景再現,社會輿論不再關心產業政策是什麼了。

2011 年經濟成長率下滑到 0.9%,管中閔又再受到媒體邀請談產業轉型政策,三年前的演講素材,幾乎不太需要修改;因為產業政策並沒有在財政支出擴張的那兩年,跟著跨一步向前。

「對於經濟發展,我們的社會習慣只在經濟景氣差的時候,等待政府提出立竿見影的作法 ,用大量財政資源補助特定產業。」

短效式的關注,無法創造 GDP 長久持續的實質發展,長遠的影響,是整個社會集體忘記,美好的未來,是需要未雨稠繆,然後一步步累積實力的。

  • 集體喪失風險意識的短視社會

台灣沒有自己的關鍵技術,政府大量補助以成本為競爭優勢的產業,不只業者喪失風險意識,連銀行也失去戒心,集體大量借錢。

「企業經營一旦喪失風險意識,就註定要失敗,這是眾所皆知的道理。」總是有政府在背後補助撐腰,企業怎麼有動機做出務實而且長遠的計畫?極大化短期利益,遠比思考未來更具效益。

韓國這幾年靠政府輔助的特定企業征戰全球市場,台灣為什麼不能跟著這樣做?管中閔認為,台灣的經濟結構體質和韓國完全不同,不能等同類比,「我們的社會,也不會允許政府獨厚單一企業。」

相較於 韓國高度垂直整合,台灣是大量中、小企業水平分工的結構體質,「台灣的活力集中在中小企業,台灣的轉型升級,要看我們怎麼給中、小企業適合的市場與政策環境。」

李國鼎在百廢待舉的 1960 年代,帶著幾個年輕創業家在銀行、在政府各相關主管單位間奔波溝通,排除障礙,促成獎勵投資條例和科學園區的成功,扶植台灣硬體科技製造業的蓬勃。

我們的社會回想李國鼎的時代,都只看到他推動了一個明星產業的誕生,卻忽略了,他並不是推一個產業,而是用政府的資源和力量,創造一個符合時勢的創業環境,為台灣初萌芽的創新企業,打造更能適應和打入全球市場的舞台。

這個誤解,讓台灣浪費太多時間,管中閔說,「台灣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某個被政府指定,等待公部門大量補助、政策圍事的一、二個明星產業,相反地,我們需要千軍萬馬的隱形冠軍。」

  • 製造業的升級:給隱形冠軍舞台

隱形冠軍是德國管理學者西蒙提出的看法,他研究全球商業管理市場,發現全球有超過一半產品市佔率,隱藏在價值鏈的深處,由大量中、小型的「中堅企業」所佔有,這些不為人知的隱形冠軍,10 年來在全球創造 8.8% 的年平均成長率。

這些中堅企業在一個利基的小型市場上佔有獨特優勢,是市場帶他們找到這些關鍵技術的方向,也是市場讓他們歷練出具有競爭力的技術含量。

台灣已經有很多的中堅企業,「協助這些未來的潛力冠軍發展,政府要做的事情,是透過公部門的資源力量,協助他們發現、接觸新市場。」管中閔說,「這是為什麼我很強調,首要之務是鬆綁。」

管中閔以電動車、電動巴士為例,台灣機械產業掌握關鍵零組件技術,自製率高達 30%,最重要的馬達是台灣自有技術,如果能提高自製率,就有機會讓相關的許多企業跟著進入國際市場。

鬆綁才能讓創新長大,市場會自然長出幾千個小規模、可持續、擁有風險意識,有能力跟著市場脈動發展的中堅企業,這些總和,比起刻意扶植一個需要千億投資規模的大公司、大廠,風險更低,在市場存活的時間更長久。

中堅企業的概念交由經濟部草擬為具體施政,已經成為管中閔在政務委員任期中,推動的一個重要經濟政策方向上的轉變,但他心中,現階段的台灣經濟結構轉型有時間上的壓力,「經濟示範區」才有可能追趕上落後的進度。

  • 服務業升級:把全球市場帶進台灣

雖然法規鬆綁是行政院過去幾年的施政重點,但是進度非常有限。

「一個產業身上可能綁了 30 條、40 條枷鎖。花了很多力氣、很多時間鬆綁了 20 條,他身上還有 20 條枷鎖,還是幾乎不能動,」管中閔身在其中的觀察,「鬆綁是從根本改善台灣經濟結構體質,絕對不能停,但同時,設立經濟示範區快步調拉動,台灣才來得及迎頭趕上。」

不過,管中閔心中的「示範區」,不是花大錢蓋一個園區。「這是一個虛擬的概念。我認為台灣現在需要的是,一個不受現行法規綁縛、有自由經濟概念的、小規模試做,最重要的是把全球市場帶進台灣。」

管中閔的藍圖 中,北、中、南都應該有一個港區,讓各地企業有機會能透過特區規範鬆綁的特性,做在島內因為不合時宜的法規而不能做的事情,快速與全球市場接軌,在商業模式、人才國際化、技術等各面向創新。

有了中堅企業的輔助,經濟示範區的重點會更著重在服務業。管中閔認為,要提昇白領薪資,先在這些示範區內對外籍白領完全鬆綁。工作簽證放寬,才有可能吸引好的人才來。有了好人才、友善的環境,跨國品牌才有動機在這些地區設點,也才有機會往島內創造新的工作機會。

「跨業、跨國,塑造有利於自由市場發展的環境條件,從經濟示範區開始讓服務業從 Local(在地)的狹窄視野掙脫出來,累積國際經驗,台灣才有可能迎頭趕上全球的腳步。」

  • 全產業的升級:網路是所有產業的基礎建設

在製造業和服務業升級的思維之外,管中閔特別提到網路對台灣產業轉型的影響。

「我不認為,新型態經濟形式會在短時間內取代舊的經濟模式,但如果你看的是長遠的未來,就不能不去思考,怎麼在舊轉新的過程中,順利承接。」

積極與科技政委張善政合作推動第三方支付鬆綁,管中閔說,「年輕人消費的模式,已經很明顯的和過去不同。如果年輕一代都在網路上購物,甚至在掏寶、在亞馬遜購物,你怎麼可能拒絕、阻止這個趨勢。」

管中閔認為,如果台灣現在提出的產業政策,沒有網路、數位、雲端或是智慧裝置有關的議題,那就不可能是為下個世代發展而提出的政策。

「未來,位置的優越,不是實體位置的優越,而是網路上的相對優越位置。」網路的速度與便利性,就像過去蓋公路、鐵路一樣,是基礎建設。

「台灣一定要把這些事情做好。如果我們相對落伍,會自動被邊緣化。」相反地,如果台灣的網路基礎建設做得夠好,地理位置沒有變、土地面積沒有變,但是和世界的相對位置和規模機會,卻會變得更好,機會更多。

網路正在改變新的世界版圖,台灣的版圖大小,自己決定。

  • 延伸閱讀

獨家專訪管中閔(上):台灣要當作剛經歷過金融風暴,一切重新來過!

【TO 獨家】張善政談台灣科技政策:落後國沒有談願景的權利

【TO 獨家】張善政談政府管制:法規絕對不能走在科技前面

我們應該和張善政一同承認:台灣當下的科技政策方向,就是補破網

IBM 資訊科技服務事業部總經理葉緯:除了電子業,台灣還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