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劇令人鼻酸,但我們應該要痛恨那些原本可能可以避免的事,奮力拒絕我們不要的未來。2月1日,新竹縣發生一夜同一位保姆照料的兩名女嬰喪命的悲劇

我兒子剛滿一歲,我是一個勇於想像各種可能的荒謬者。這件事,我完全不敢想像。我極想瞭解這樣的事是如何發生的,有多少避免或修正的可能性。陳姓保姆的疏失當然需要查明,但釐清責任的重點,更在理解這個脈絡,找出新的機制或社會發明,避免這樣的悲劇。

這一年間,我和老婆為了找一位合格放心的保姆,耗費大量時間與心思。作為一個父親,我願意為了細心專心的保姆,付出更高的代價找到聲譽卓著的好保姆。

我大概理解台灣有幾萬名合格保姆,我也大概知道台灣遲早會發展出各式專家服務的網路評價機制,就像EZTABLE 可以讓網友 24hr 線上訂位愛評網可以讓網友評價餐廳一樣;我們也可以 24 小時找到保姆、有個平台可以確認保姆資格與長期評價。張善政政委、管中閔政委(新任經建會主委)、詹宏志等社會賢達先進,盡力協助第三方支付的溝通與開放,主要就是為了這些各種新的可能能夠蓬勃發展。

越瞭解台灣保姆相關的法令和機制,越覺得驚心,越隱約覺得這起事件和前幾年台大誤植愛滋器官的事件有共同的核心原因,都是某種「系統悲劇」。

台灣各個醫療體系和各別醫院,都採用接近各自獨立、無標準資料格式彼此溝通的病歷和通報系統。美國國防部擔心蘇聯核彈攻擊癱瘓電信系統而發展網路,台灣當時的病歷通報卻在各自為政的網路系統外,用電話來口頭確認。

而這起托嬰悲劇,檢調正在偵辦人為責任。但內政部兒童局將「系統責任」歸於:「全國目前有 62 個社區保姆系統,有 2 萬 5,000 名保姆加入,但估計還有 8,000 到 1 萬名保姆未加入,成為潛在托育風險。」

我們不是欠缺資訊,我們欠缺的是資訊的完整與開放(open data),讓資訊成為可供加值、活化,促進社會進步的利器。62 個社區保姆系統如果能夠透過好的 API 讓軟體業者打造保姆的線上約聘與評鑑系統,一定能促成自我優化的保姆托嬰產業。

張善政政委揭櫫的 2013 年科技政策重點,除了各部會參與 Open Data 的具體施政方向與時程,更重要的觀念溝通是:科技是所有部會的事。

內政部兒童局,我們有責任用新科技為兒童的福利和安全升級。金管會,我們有責任用新科技讓台灣的金融基礎建設升級。衛生署,我們有責任讓醫療從服務和防治全面升級。

不應該發生的事發生了,我們的社會習慣找人負責,卻還不習慣找人負責改善。該發生的事沒發生,我們都要負責。

小全通訊社。通訊社通常提供可以被其它新聞群組織直接利用,而不需要大修改的文章,然後把它們出售給其它的新聞群組織。它們通過有線服務(開始是電報,今天是網際網路)提供大量的文章。而公司、個人、分析員和情報局也被它們描述為通訊社的信息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Sanctuary photography → No Longer Active,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