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管中閔(上):台灣要當作剛經歷過金融風暴,一切重新來過!

編按:《TechOrange》約訪行政院政務委員管中閔(準經建會主委),請他談對台灣經濟和產業發展轉型的看法,以及鬆綁第三方支付法規的政策願景。採訪時,行政院尚未宣布內閣改組,當時的管中閔,也還不知道自己即將從政策幕僚的角色,接下經建會主委的職務,帶領推動台灣經濟發展的執行引擎。

採訪/戴季全、張育寧   撰文/張育寧 攝影/陳藝堂

「老師還是跟過去一樣,堅持自由主義的立場嗎?」

這是採訪政委時,我們問的第一個問題。我們兩個都很好奇,過去在經濟系課堂裡和我們侃侃而談自由經濟的管教授,在成為政務委員之後,對市場的看法,是否有變化?

「看你說的自由主義是什麼,如果是指自由市場,YES!」

在學術界,管中閔是中研院院士、計量經濟學領域的權威,在經濟學界備受推崇;在政治圈,他從總統府財經顧問到擔任商研院董事長,一直以智庫和幕僚的角色提供專業政策建言,出了名的坦率、直言敢言。

2012 年 3 月管中閔接任政務委員,在媒體上的第一次發言,就說台灣產業發展首要之務:正視體制僵化問題,鬆綁陳舊過時法規。

  • 鬆綁,是台灣活下去的關鍵

上任近一年,每次都談法規鬆綁。為什麼鬆綁這麼重要?

「台灣有很多事情,是自已把自己限制住了。」從幕僚、智庫到擔任政務官,管中閔這幾年的觀察:不管是業者或是政府執行單位,大家都知道問題在哪裡,甚至知道怎麼做會比較好,但是就是做不出來,或不能做。

管中閔認為,過去近 20 年時間,台灣努力在經濟成長之外,同時尋求社會正義,複雜的政治力量、社會力量交互影響,對市場力量的規範、限制愈來愈多。但這些規範和限制,並沒有顧及長遠的未來發展,依賴良善市場環境生存的產業,自然逐步失去生產力創新的能量。這個能量,包含對市場的信心、創新嚐錯累積的經驗。

最重要的,是擁有創新能力的人才。

「台灣的人才逐漸流失,因為太多規範和管制,把可能的機會都限制住了。」管中閔語重心長:「人才不會願意留在沒有機會的地方。」

台灣面臨的問題不是市場之爭的正義問題,而是找到能夠掌握機會、留住人才,在未來活下去的新能力。這是經濟問題。

  • 不恰當的過時法規,好壞可能一律通殺

金融產業適應新科技發展的反應和速度,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台灣的電子商務發展時間早,在亞洲甚至領先前茅,但因應電子商務所需的線上第三方支付的創新金融服務,卻在發芽時就被掐死了。

早在 1997 年,先於大陸支付寶整整 7 年的時間,台灣就有廠商用少少的資源,發展線上支付需要的技術與產品,幾年苦心經營。金管會從監管立場出發,一句:「不是銀行不能做這種服務。」就此打住。

監管之外、不鼓勵成熟的銀行創新,也不給想要創新的中、小企業機會。

線上支付和隨之可快速發展的新金融服務、新電子商務服務等,原本可能衍生創造的市場價值和新工作機會,也跟著枯萎夭折。

當台灣社會、政府、既得利益產業如銀行,以法規之名限制創新業者發展時,幾乎就在同一段時間,大陸的支付寶獲得政府對電子商務產業發展的強力支持,加上強勁內需市場的帶動,快速成長。

2013 年 1 月,支付寶成立近 9 年,平均日交易額高達 60 億人民幣(約 285 億台幣),年成長率 100%,直接與間接創造上百萬個工作機會。支付寶所屬集團創辦人馬雲還在 2011 年發下豪語,要在 10 年間以創新電子商務, 創造 1 億個工作機會

回頭看台灣面對 第三方支付鬆綁政策 的態度與作法,管中閔的語調提高。

「這是我聽過最荒謬的事情。限制自己發展,到頭來還支援大陸的創新產業往亞洲市場拓展。」台灣不僅沒有利用電子商務的先機發展自己的第三方支付,甚至鼓勵銀行和大陸的支付寶合作。因為不合時宜的規範,台灣金融業遠遠落後於世界趨勢之外。

金融業只是其一。「從 2000 年到現在,在台北街頭,我們很少看到新的行業出現。」在全球所有產業都在想盡辦法因應網路和軟體科技快速進步時,這 10 多年來,台灣幾乎處於停滯狀態。

管制的原意並非為惡,卻成為抑制新機會的元兇,台灣社會心中那把尺,是如何失去平衡的?

「所有自由市場都會有失靈的可能,當市場作用出問題的時候,就會需要適當的管制和規範。」管中閩說,但是台灣過去 10 多年營造的市場環境是,不管好的壞的,一刀砍下去,全部切掉,「在台灣,企業做不了惡,特別是中、小型企業,但一樣的,也做不了什麼有用的事情。」

  • 企業不創新,經濟成長動能就不會存在

以法規之名,企業創新的門檻過高,或甚至不能創新,最後的結果,經濟成長的動能,就只能完全依賴熟悉舊生產模式的企業。

然而,愈舊越成熟的生產模式,市場競爭愈激烈。

當這些既有產業面對的市場隨時間成熟,想維持市場競爭的長期優勢就愈來愈難,為了維持市佔率,只好降價,利潤當然也跟著不斷下降,企業可分配盈餘減少,薪資當然負成長,更遑論創造具有增殖特性的新工作機會。

管中閔深入分析台灣經濟成長的結構變化,他說:「台灣的出口動能沒有出問題,問題出在這些出口轉換成國內價值的能力愈來愈差。」觀察 2000 年以後的台灣 GDP 組成,台灣的內需市場規模有時候甚至出現負成長,從 2004 年開始,內需市場動能主要依靠政府投資而不是民間消費。

「高度依賴貿易維持經濟成長,台灣真正的困境是貿易條件不斷變差,所得分配無法有好的表現,只是結果而已。」

沒有掌握關鍵技術,既有產業無法在國際市場維持競爭優勢,陳腐的法規,又扼殺新興企業創造高附加價值產品,以及創造新就業機會的可能。

一個內部市場逐步失去活力的經濟體,這些年,台灣一步一步,把自己的路走死了。

  • 台灣要當作剛經歷金融風暴,一切重新來過!

1997 年亞洲金融風暴,韓國受到重創,台灣透過匯率控管驚險逃過一劫。從那個時空開始,這兩個原本同屬亞洲四小龍的經濟體,開始演出完全不同的戲碼。

麥肯錫最新發佈的全球製造業報告裡,列出世界前 15 大製造業經濟體。1990 年,台灣剛好名列 15 名,韓國 11 名。2000 年,台灣往上爬到 13 名,韓國擠進第 8 名。

2010 年,韓國再向上爬升一格到第 7 名。台灣,已經不在榜單內了。

「1997 年後的韓國,是因為不得已得重新來過,他們很努力,走出新的路。」管中閔說。

「台灣現在的狀況就像當年的韓國。我認為在心態上,我們的社會要覺得,台灣剛經歷過那樣程度的衰退和挫敗。在經濟這條路上,我們要全部重新來過。」

下一篇: 管中閔:網路產業,是所有產業的基礎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