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 昨天(2/4 日)下午邀請科技媒體新春茶敘, IBM 資訊科技服務事業部總經理葉緯談 2013 年的趨勢和發展,他認為,「產業轉型」是第一個關鍵詞,但可惜的是,台灣雖然知道轉型的必須,卻不曉得其中必要的思維是什麼。

  • 如果只看得見 2,300 萬市場,就永遠轉型不了

「台灣缺乏地區性成功、且獨佔的服務。你說電子業是,但除了這個我們還有什麼?何況電子業自己也面臨轉型的壓力。台灣產業少有 Global View 的思維,永遠只是立足於 2,300 萬人的市場。」

葉緯說,台灣明明擁有資金、技術、人才,但產業發展卻總把市場限縮在台灣島上的 2,300 萬人,看不見中國市場,更遑論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等其他華人地區。

「如果能把市場擴大到對岸 13 億中國人,甚至整個華人區的 22 億人口市場,讓台灣成為世界營運中心,不是很好嗎?」葉緯分析,台灣地處樞紐,中國市場在旁邊、馬來西亞和印尼也在咫尺,若再囊括北美華人區域,做為「世界營運中心 Hub」理應不是空想,但台灣企業的心態(Mindset)就是缺少宏觀的 Global View。

  • 缺乏宏觀眼光的,還有台灣政府

更眾所皆知的,缺乏宏觀眼光的,是台灣政府。

IBM這幾年最重要的產品,是智慧城市管理系統(Smart City)。

透過雲端儲存和資料分析技術,全球許多重要城市政府,都在試圖尋找適合的解決方案。

舉例來說,巴西身為 2014 年世界盃足球賽主辦國,已經和 NEC(日本電氣)合作,就「雲端運算 e 政府」、「智慧能源系統」,以及「支援各項大型活動的 ICT 基礎建設建置」等部分,展開智慧城市建造計畫;中國 IT 服務提供商神州數碼也和甲骨文(Oracle)合作,準備在中國各城市推廣 Smart City 的概念與落實;而 IBM 的國際城市合作夥伴就更豐富,包括中國北京、新加坡、美國紐約、里約熱內盧等,都各進行著食品安全追蹤系統、智慧交通系統、犯罪管控中心、城市防災系統等。

只是,同樣的解決方案,IBM 拿到台灣推行,「卻怎麼推、怎麼塞。」

「我們並非不在台灣推動智慧城市,台灣政府對我們的服務都很有興趣,但一談到落實和執行,就都卡住了」,葉緯說,關於智慧城市的計畫,台灣各地方政府都很有興趣參與,但實際執行前要經過的所有法規、行政手續,太繁瑣;而且政府對這些科技建設的觀念也有許多謬誤。

法規可以調整,觀念有謬誤也並非大事,只要願意聽取專業、採取修正,最終還是能走回正確的道路上。但,如果遇到有心卻沒有做事方法的政府,白搭。

  • 政府很認真地說要發展科技,但卻一邊伸手掐住企業的脖子 

為什麼政府很有心,但事情就是做不起來?

為什麼明明當全世界已經往前走很遠,台灣政府對外面世界卻像永遠隔了一層,不知今夕何夕?

為什麼法規和行政手續很繁瑣,但沒有人跳出來解決?

參加完這個茶敘,我深深覺得,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指向一個癥結:台灣政府缺乏做事的系統。

我們的政府不知道如何(或者懶得)跨部門協調,而且陳腐的法規讓所有新科技發展和應用窒礙難行。

上週的行政院科技會報中,行政院科技委員會政務委員張善政就提過,科技會報辦公室的重點工作之一就是,「加強跨部會科技發展事務之協調整合」;如果不是因為察覺台灣公部門之間協調能力之差,怎麼會有這樣的工作需求?

不只 IBM 以雲端建設的概念打算建造醫療雲、交通雲、教育雲,但始終不得其門而入,小至一個小開發團隊想要做一個公共服務的 App,都可能因為管轄範圍牽涉跨部會,最後因為協調太複雜而告吹。

而且,現行的採購法規,掐住台灣的脖子,讓台灣永遠只能用最爛的廠商提供的爛服務。

政府目前資訊服務採購中的「設定底價最有利標」、「軟體採購需要原始碼」、「先硬體後軟體」等措施,阻止真正有能力的廠商提供服務給政府,公部門招標吸引到的多是沒有創新力的廠商(看看幾個政府推出的 App,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麼)。

每當趨勢說要發展某某技術,政府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我們來蓋園區吧」。問題是,雲端這個虛擬服務,怎麼會要用蓋一個實體聚落把人抓進柵欄裡來落實?

政府的不明就裡,逼得我們必須一再拿出「法規絕對不能走在科技前面」這句話,來督促他們。

誰都明白科技日新月異,就算我們提不出願景,至少也必須與時俱進地跟上腳步。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嘴巴說著「要創新」、「要跟上」,卻一直拿舊思維來綑綁和設限是怎麼一回事。

這種科技發展,我們根本無法繼續看下去。而這種科技生態圈,根本只有 echo,沒有 system。

(圖片來源:IB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