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幣 $22,000,其實還可以交換很多產品和服務。但只有大學畢業生的月薪引起這麼大的爭議。沒有人吵一張機票為什麼是 22K,一支二手白色 iPhone4S 為什麼是 22K。

  • 【震怒】企業有義務給更高的薪資,否則就是剝削(嗎)

先不論這個命(議)題是真的還是假的。哲學上關於真假命題,有邏輯上清楚的驗證方式,只要命題條件和命題結果是矛盾的,就是假命題。在討論這個夾雜情緒的巨大爭議之前,我們先確認機票與手機的 22K 怎麼來的。

台北飛雪梨的機票,22K。完整的產品是這樣的:經濟艙,六個月內的學生票,需要在香港轉機。同樣是機票,其他條件一樣,但航程更短,售價就低於 22K。航程更長、艙等更好、直飛或包機,售價全都超過 22K。

二手的白色 iPhone4S,22K。同樣是 iPhone,全新的、新一代的,都超過 22K。款式更舊,或是二手使用期間更長,價格都會低於22K。如果是同樣狀態與款式的白色 iPhone4S,賣的人比買的人多,價格從現在的 22K 繼續下滑。買的人比賣的人多,就上漲。

但一碰到薪資,我們的討論方式就複雜了起來。我們會說:「企業有義務給更高的薪資,否則就是剝削。政府不能取消外籍勞工的限制與 20% 所得稅,否則會傷害本國勞工。」

  • 提昇薪資當然可以啊,但成本也將反應在商品或服務的售價

用同樣的邏輯翻譯一下,可以這樣說:企業不應該剝削航空公司,應該要給航空公司超過 22K 的待遇,也不應該剝削水電瓦斯汽油電話網路等公司,我們要支持汽油漲價、電費漲價、網路費用漲價!還有燈泡飲水以及辦公桌椅,紡織機、伺服器、保險箱、甚至文具等這些供應商品,企業體都應該主動支付更高的價格給提供這些商品的供貨商。而且,如果這些設備是進口的,政府也不應該降低原物料或這些設備的進口關稅,免得他們取代國內的電腦、手機、交換機、汽車、衣服、遊戲等等。

無通貨膨脹或緊縮,最終產品價格不變的前提下,成本上升,就是獲利減少。獲利減少,就是限縮投資的能力。

我們可以說這是資方觀點。但這樣的觀點,主要根源於 150 年前的資本論。這個論點提出的時候,財富累積的關鍵要素是土地和資本,不是人。也忽略了如果單純增加名目薪資沒增加經濟實力所帶來的通貨膨脹效應。

這是為什麼即便是政策買票導向的政府,也不會愚蠢到把最低工資從 $19,047 元,提高到 $100,000 元。

如果政府強制企業把薪資提高為五倍,企業最直接的做法就是把這些成本反應在商品或服務的售價。如果一碗 $150 元的牛肉麵,廚師成本佔 30%($45 元),勞工成本提高為五倍,這碗牛肉麵的售價馬上就會因為「反應原物料成本」,調為 $330 元。接著因為各個產業供應鏈都需要人,所以麵粉、電力、衛生紙、洗碗精等成本,也都會依人力成本佔比上升。

到頭來,薪資提高的大學畢業生,還是只能買到一樣的東西。因為實質購買力根本就沒有因為企業的附加價值增加,而提高整體社會的經濟水準。

更細膩的分析可以參考元毓說

簡單說,企業提供的最終產品或服務,不能在市場上取得更好的營業規模或利潤,單方向提高資金取得成本、原物料成本、人力資源成本、管銷成本,結果只會縮小利潤空間,於是減少投資、減少成長、嚴重的賠本倒閉。

結果是,企業沒能提升長期獲利能力,就缺乏提供比 22K 或任何數字更好的薪資待遇的能力。如果企業獲利和營業規模持續上升,不提升薪資水準爭取更好的人才,會發生什麼事?這裡有三種可能:

一、企業競爭核心不是人力資源,所以不用提升人力資源的佔比。

二、企業競爭核心在人力資源,不提升薪資待遇的結果,是較好的人才都被其他願意提供高額薪資的企業網羅,導致企業喪失競爭力。

三、企業競爭核心在人力資源,但不用提供更好的價格也可以取得低廉的機票、設備、原物料、與人力資源。

台灣欠缺大的內需市場,也沒有充沛的天然資源。我們一直、也應該繼續一直把我們的優勢建立在優質的人力資源。

  • 問題是,我們的社會到底鼓勵提昇人力資源,還是鼓勵提昇非人力資源的短線操作?

如果這個社會生態鼓勵企業把資源投注在非人力資源的競爭優勢上,譬如說鼓勵:

1. 資本規模大的人具有優勢

2. 擁有土地的人具有優勢

3. 短線操作而非長期投資的人具有優勢

那麼會落入第一種可能:企業不用持續提升薪資待遇來獲取好的人力資源。

如果這個社會不用提供更好的薪資待遇當成誘因,就可以網羅優質人才做牛做馬,那也可以達到同樣的結果:企業不用持續提升薪資待遇來獲取好的人力資源。

台灣是哪種情況?還是以上皆是?

所以真正的問題是:到底台灣沒發生或發生了什麼事,鼓勵台灣的企業把競爭優勢建立在 1) 非人力資源的環節上,或是 2) 孤立(壟斷)了台灣的市場,讓大學畢業生在台灣只能「選擇」22K 的報酬?

台灣的大學畢業生,以同樣的價值水準,可以在大陸或韓國取得更好的收入。如果這個前提成立,那做法很簡單,讓台灣的大學畢業生去大陸或南韓的企業工作,或者開放韓資中資投資台灣,在台灣購買低廉的人力資源(像現在中國購買台灣低廉的優質水果一般)。這兩種做法,都可以讓台灣大學畢業生的薪資水準上來。

  • 唯一能讓收入上昇的做法,是確保自己的工作產出價值極大化:自己當伯樂比較快

我們現在可以來確認 22K 是不是假命(議)題了。從邏輯實證來看,條件和結果相矛盾的命題,就是假命(議)題。

22K 其實是兩個命題,一個是經濟命題,一個是社會政治命題。

從經濟命題來看,只值 22K 的大學畢業生,把時間花在抱怨自己沒空進修、沒錢買書、老闆摳門,是不會有效增加自己的經濟價值,所以不會讓自己的薪資水準增加。所以 22K 是假議題。

有人會說資方擁有資訊不平衡的優勢,讓勞方不知道自己的價值超過 22K、沒辦法接觸到更好收入的工作職缺。稍微瞭解一下所謂的資方投入多少成本尋求更好的人才,就不會輕易認同台灣科技業喊人才荒—是沒有千里馬,還是沒有伯樂?的立論依據。

欠缺伯樂或許是一種事實,但另外一種事實是,我們自己可以成為伯樂。何苦預設自己是馬,然後埋怨沒有伯樂,用錯誤的方式誤解台大校長給予台大畢業生的金玉良言。

另一方面,從社會政治命題來看,大學畢業生關心政治,的確可以促使政府行動。包括政治安撫:提高最低薪資、無謂增加政府支出;但由於不會增加實質購買力,所以生活水準依然停留在 22K。

或是政府真的進行產業改革,持續增加整體社會的實質所得。但把全部時間花在督促政府的大學畢業生,由於沒有實質增加自己的經濟價值,生活水準依然會停留在 22K。還是假議題。

唯一能夠讓收入實質上昇的做法,是確保自己的工作產出價值極大化,包括消除資訊不平衡(別讓自己成為沒有伯樂的馬)、建立高附加價值的能力(成為伯樂或是會算數學的馬)、以及累積品牌資產(變成一隻紫色的馬)。

不論資方還是勞方,機票還是 iPhone,要提升售價別無他法。

持續提升稀有價值,你才有拒絕 22K 的權力

(或者持續學習經濟學。)

小全通訊社。通訊社通常提供可以被其它新聞群組織直接利用,而不需要大修改的文章,然後把它們出售給其它的新聞群組織。它們通過有線服務(開始是電報,今天是網際網路)提供大量的文章。而公司、個人、分析員和情報局也被它們描述為通訊社的信息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Iain Farrell,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