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PM、設計師、工程師,你們要手牽手好好合作啊!

不做大項目,很難理解多人合作有多麼艱難。真正參與到項目中,才發現責任分配模糊、懶於溝通、越俎代庖干涉他人決策等,都會讓項目進展陷入僵局。雖然合作中常能感受到別人給自己帶來的麻煩,但我們卻很難發覺自己也在給別人帶去痛苦,越是自信,越難發現自己的失誤。

花了些時間,總結了下自己的經驗教訓,又訪談了不同職位的合作夥伴和好朋友,總結了一些各個職位與其他職位合作時最頭疼的事。興許可以幫大家看一下別人眼中的自己。

  • 產品經理(Product Manager)

面對互動設計師(Interaction Design)的痛苦:

1. 不主動幫忙提供解決方案,而是先 PK 需求。

怎麼辦好呢:互相認清自己和崗位定義,採取積極配合的態度,多提建設性的意見;同時在需求構思階段產品最好能拉上互動設計師一起討論,同時為需求尋求客觀的用戶數據支持。

2. 悶頭畫稿不溝通,畫出一套自己滿意的稿,卻和自己預期相差很大。

怎麼辦好呢:建議互動設計師畫粗糙紙面稿,經頻繁溝通討論,再繪製精細紙面稿。再次確認溝通後,才用軟體繪製精細線框圖,逐漸細化,把矛盾逐批解決,不至於積累到最後爆發。

針對交付銜接:

1. 各個角色在交付文檔後,承接人的理解會走樣。

怎麼辦好呢:各種交付物在交接時要由負責人在交付評審會上逐條講解,以實現充分理解。交付物只是用來備案的,不是用來溝通的。

2. 對上游的交付物和交付時間有疑問,不直接詢問相關責任人,而是先來詢問產品經理,再由產品經理轉告。

怎麼辦好呢:對特定角色的工作有疑問,要直接諮詢此人,同時確保產品被知會到。

  • 互動設計師(Interaction Design)

面對產品經理的痛苦:

1. 功能點照抄競爭對手,以至於界面無需思考,照抄即可。

怎麼辦好呢:請產品經理講清楚每個功能點背後的用戶需求和真實的生活場景,描繪該產品對用戶的生活會帶來怎樣的幫助。

2. 需求思考不清楚,經常變更。

怎麼辦好呢:爭取參與前期的需求制定階段,輔助產品經理討論清楚用戶使用場景和功能點,然後再列述下來。各合作方在需求評審會上公開確認需求。

3. 過度干涉控件佈局等細節。

怎麼辦好呢:產品經理應首先專注於挖掘靠譜的用戶需求,並清晰地列述功能點和幫助用戶實現的目標。這些用戶目標就是用來衡量互動方案是否有效的客觀目標。切忌用主觀標準否定設計方案。

面對視覺設計師的痛苦:

1. 以美觀之名更換控件,擾亂任務流,忽視對相關頁面的影響。

怎麼辦好呢:互動設計師應該在設計中期就拉入視覺設計師一起討論,讓視覺設計師知道每個控件的用意,同時坦然接受視覺設計師對互動方式提出的合理建議。

2. 調整控件佈局,擾亂元素的主次關係。

怎麼辦好呢:同上。

  • 視覺設計師(Visual Designer)

面對產品經理的痛苦:

1. 用主觀的「我不喜歡、我覺得不好看」來否定設計稿,無法用客觀的詞彙描述預期效果。

怎麼辦好呢:產品經理應該將對視覺方案的要求書面留檔,並以此為作為評估設計方案的客觀標準。

2. 經常變更需求,並且天真地認為所需要做的調整超級簡單,一秒搞定。

怎麼辦好呢:產品經理不要低估調整視覺方案的工作量,視覺設計師也可以在初稿階段試試產品經理的口味,多傾聽一下彼此的意見。

3. 對自己的審美能力很自信,對設計稿指指點點說「要這樣移、那樣調」。

怎麼辦好呢:視覺風格方面產品經理應充分信任視覺設計師的審美能力,給建議時也要態度誠懇,淡化盛氣凌人的感覺。

面對互動設計師的痛苦:

1. 佈局控件時,不與視覺設計師溝通,直接丟一套線框過來。

怎麼辦好呢:互動設計師邀請視覺設計師參與線框圖的設計階段。

2. 設計的互動稿沒新意,太老套死板,了無趣味。

怎麼辦好呢:互動設計師要多玩、多看、多體驗,豐富自己的設計儲備庫,以便厚積薄發提出讓人眼前一亮的設計。

面對開發工程師的痛苦:

1. 改參數,並堅稱自己做的更美觀。

怎麼辦好呢:視覺設計師對於自己責任範圍內的設計稿參數標註要盡量詳盡,給出完備的視覺設計稿作為客觀的衡量標準。在開發完成後,要及時走查,並跟進問題的解決。

2. 不用切圖素材,用代碼來實現效果。

怎麼辦好呢:視覺設計師首先要確保給出的切圖素材十分完備;開發工程師也要克服惰性,將視覺素材充分利用起來。

3. 對像素、肌理、陰影不敏感,看設計稿不仔細,實現效果與視覺稿差異很大。

怎麼辦好呢:對開發工程師容易忽略的視覺細節,視覺設計師要與面向開發講述;交付的設計稿只是備案,不是高效的溝通方式。開發同志們是沒有視覺設計師那樣的像素眼的。

  • 開發工程師(Developmental Engineer)

面對產品經理的痛苦:

1. 對產品前景沒有充足考慮,每次發新版本代碼都需要推倒重來。

怎麼辦好呢:產品經理要明確產品發展的大方向,並將遠景清晰地闡述給合作夥伴,以便開發工程師在搭建程序時為未來留好空間。

面對互動設計師的痛苦:

1. 設計稿缺少細節,像是每個頁面可響應事件的區域,響應的動作,操作成功和失敗的反饋。

怎麼辦好呢:互動設計師除了描繪頁面之間的跳轉關係,還應該將頁面內部所有的事件響應文檔化,減少開發工程師的誤解。不要怕麻煩。

面對視覺設計師的痛苦:

1. 沒有定量標註設計稿的每一個細節。

怎麼辦好呢:請視覺設計師認識到定量標註細節對於開發工程師無損地實現視覺稿的重要性。開發工程師是沒有精力去猜,或者量一個特定參數的。

2. 切圖不完備,遺漏細節,需要開發自己用代碼補。

怎麼辦好呢:每一個細節的素材都切圖切出來,並系統地使用文件名命名方法,幫助開發理解。

一遍看下來,有沒有覺得背上冒冷汗呢?一切依著自己的性子往前走,真的很難發現自己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對,不知不覺就給別人留下了心靈的創傷。

其實合作沒有很難,多積極參與一下上游的決策,知根知底;多耐心向下游講解一下那些只存在於自己腦子中的主觀想法,傾聽一下他們的建議和疑惑。多往彼此那邊靠一靠,心就能挨得近一點。

____________________

「團隊溝通」真的是千古大難題!到底該怎麼樣才能讓我跟技術團隊好好溝通呢?如果你也跟我一樣不想再增加無謂的時間、金錢成本;如果你也跟我一樣不想每天加班,產品卻還沒有進展:

橘子學院邀請 PTT 站長、資深科技人戴志洋(Kaede),八堂課循序漸進帶你理解「網路是什麼」、「怎麼技術 / 設計團隊溝通」、「產品完成後維護」等鞏固你的管理專業。不要猶豫了,快來報名你人生中最重要的電腦課

 網頁

(圖片來源:Brandon Christopher Warren,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