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人權貴專欄】追殺 Aaron Swartz,美國毫不合理迫害資訊自由

Posted on

Aaron Swartz 在 14 歲時就參與建置 RSS 技術。他長年投入資訊自由化運動,反對封鎖知識。

2011 年他在 MIT 大量下載 JSTOR 的學術期刊,被美國聯邦政府起訴;上週五(1/11)年僅 26 歲的他 在家中自殺身亡

本文蒐集大量英文連結,將 MIT 下載事件及美國司法部的追殺過程用中文摘要下來,讓華人世界知道這位資訊自由化勇士被迫害的真相。

  • 為做研究,Aaron Swartz 進入「開放的」MIT 下載論文

Aaron Swartz 在哈佛倫理中心工作,他協助 Shireen Barday 研究一個有趣的議題:企業金主對研究機構和學術論文有多大的影響力?

他從 2010 年開始到 MIT 下載論文,MIT 的校園網路本來就是一個很開放的空間,任何訪客不需要密碼即可自由登入;這是 MIT 的校園開放精神使然,並不是人員疏失所造成的資訊安全漏洞,訪客連線時甚至不會看到任何使用需知(例如 :「禁止大量下載資料」)。

在 MIT 校園內的 18.xx.xx.xx ip 網段內,JSTOR 的學術論文本來就允許任何人下載。JSTOR 的論文下載點甚至連 CAPTCHA 機制都沒有(在許多網站上經常會看到亂數產生的內嵌文數字圖型,用來確認與網頁互動的是人類而不是機器人,這個機制稱為 CAPTCHA)-- 這也意謂著,論文著作權所有人 JSTOR,本來就無意禁止師生訪客大量下載論文。

Aaron 只是寫了一個批次檔直接砍站。到這裡為止,他的行為頂多只能說是不體貼而已,完全談不上「駭入系統」,更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或使用者條款。

Aaron 了解 JSTOR 論文系統下載限制只是檢查 ip 位址之後,便進入校園內一處沒有門禁的機房。支持 Aaron 的人士多半認為,就這點而言,他是否觸犯「擅闖私有財產」之類的法律,有待討論;不過在這個機房內,同時還有一位遊民存放他的私人物品,並沒有跟 Aaron 一樣遭到司法追殺。

2011 年 1 月間,Aaron 把他的宏碁筆電直接用有線網路連上交換器,遮掩起來,放在那裡下載好幾天。

細節請見網路犯罪專家 Alex Stamos 的部落格「The Truth about Aaron Swartz’s “Crime"」以及 起訴書 。 Alex Stamos 是本案當中被告方的專家證人,有接觸到第一手的資料,原本保持沉默,因為 Aaron 自殺、案件了結,所以將事實公諸於世。

  • Aaron 沒有真的有犯罪嗎?頂多是不符合道德標準吧?

照 Stamos 的說法看來,這份起訴書看來有多處描述與事實不符,或者根本純屬臆測,包括入侵禁地、規避 MIT 與 JSTOR 的「防止大量下載機制」、意圖散佈 JSTOR 所擁有的論文。

創用 CC 的發明人、《誰綁架了文化創意》 一書的作者,同時也是哈佛大學法學教授的 Lawrence Lessig,在 2011 年 7 月接受採訪時表示:

起訴書只是一項指控。 …… 它只是片之辭。……

就算政府的指控屬實,我也不確定這些行為就構成犯罪。……

另一方面,我也認為(Aaron 的)這項行為不符合道德標準。……

但我們不禁要問:怎樣才是合理的懲罰?我不相信 Aaron 的舉動是為了個人利益…… 這個行為的目的並非在圖利個人。

但不知為什麼,美國司法部麻州檢查長 Carmen Ortiz 卻針對此事起訴 Aaron(請見 《紐約時報》Nick Bilton 的報導  以及上述起訴書)。

Aaron 被起訴後,把含有論文的硬碟交給著作權擁有人 JSTOR,並且承諾不會散佈檔案;JSTOR  也發新聞稿表示:「要不要起訴 Swartz,是政府的決定。 我們已經確保 Swartz 所拿到的資料不會外流了,所以如先前所述,我們沒有興趣繼續追究法律責任。」

《紐約時報》報導 中最詭異的是,「Carmen Ortiz 仍執意起訴 Aaron」,美國司法部 官網新聞稿 甚至語帶威脅地說:

「如果罪名成立,Swartz 將面臨最高 35 年的刑期!」

MIT 則一直沒有表達立場,而這也給了司法部一點薄弱的理由得以繼續追殺 Aaron。

  • 自認無罪的  Aaron 遭 司法部迫害:認罪關 6 個月,不認罪關 50 年

司法部的錯誤與威脅並非一時的錯誤,而是蓄意迫害;一開始 Aaron 被起訴時,罪名有 4 項,到了 2012 年 9 月,罪名增加到 13 項。

不久前,Aaron 的律師 Elliot Peters 與負責起訴 Aaron 的助理檢查官 Stephen Heymann 商談,但 Heymann 堅持要 Aaron 認罪,這樣或許可以將求刑年數降到 6 至 8 個月,如果不認罪的話, 刑期可能高達 50 年,罰金高達 $400 萬美金

明明沒有犯法卻要被迫認罪,Aaron 當然拒絕。

沒幾天後,他就自殺了。

Stephen Heymann 沒有回應《華爾街日報》對於 Aaron 自殺事件的詢問,不過 Aaron 最早的律師 Andy Good 當初就提醒 Heymann,Aaron 有自殺危險的時候,Heymann 倒是一派輕鬆地回答:「了解。 我們會把他關起來。」

代表司法部的 Heymann 為什麼要枉顧事實,對於一個欠缺犯罪事實、欠缺受害者的案件,對於一個具有自殺傾向的「嫌疑犯」窮追猛打?

Peters 認為他想藉著本案出名 。Heymann 過去較知名的是一個侵犯隱私的事件,他曾主張哈佛大學應該監控校園網路活動,他認為延申解釋既有的法律就足以支持這樣的做法,不需要另外尋求法律依據;但哈佛大學認為這會侵犯隱私,所以拒絕。

  • 天資聰穎卻飽受困擾的孩子面對這場戰爭,一了百了似乎是合理的選項

Aaron 自殺後,Lessig 又寫了一篇 〈檢察官霸凌〉,表示不認同 Aaron 的行為:

他的行為如果不是遊走法律邊緣,至少也是道德上有瑕疵……,Aaron 和我為了相同的理念而奮鬥,不過他的手段和我不同 ……

從一開始,政府就極盡所能、用極度荒謬的方式描述 Aaron 的行為。政府告訴我們,Aaron 所「竊取」的「財產」,「價值數百萬美元」,製造一種氛圍,好像他的目標就是為了錢一樣;不過,會認為一堆學術論文可以賣錢的人,不是白痴就是在說謊。

Aaron 根本就不是追逐金錢的人……,別忘了,在我們所生存的世界裡,一手打造金融危機的這些人,經常在白宮餐會,其中就算有些人接受審判,他們也甚至不需要承認自己做錯事,更遑論被視為重案罪犯。

在這樣的一個世界裡,這個政府必須回答的問題應該是: 像 Aaron 這樣的行為,為什麼必須被視為是重案?

因為在過去 18 個月當中,他抗拒的就是承認自己是個重案罪犯(felon),而他的抗拒也迫使他必須花百萬美元打官司、散盡家財;而他卻又不願意公開向我們表示他需要錢打官司 -- 以免觸怒地區法院法官。

雖然結局是千不該萬不該他媽的令人難過,但我可以理解,當這個天資聰穎卻飽受困擾的孩子無助地面對這場戰爭的時候,會覺得一了百了是個合理的選項。

「關 50 年」,我們的政府這麼要求;我們該走出這個「我是正義所以我可以毀了你」的態度。

這要從一個詞開始:羞恥心;一個詞,跟無盡的眼淚。

  • 網友向白宮請願,撤除危害自由的檢察長

Aaron 死訊傳開之後,網友群起抗議。

有人在 Twitter 上發起公民不服從運動,呼籲學者不管著作權、直接將自己的論文 pdf 檔上傳、公佈網址。 各地學者熱烈響應 ,並藉此紀念 Aaron Swartz(搜尋 pdftribute),MIT 也終於表示,將調查自身在此案當中所扮演的角色。

1 月 12 日支持者至白宮網站請願,要求撤除檢察長 Carmen Ortiz 的職務

一個不懂比例原則的起訴人、一個經常濫用不公、且過重刑罰來逼迫被告認罪 -- 不論他其實有沒有犯罪 -- 的起訴人,任何人如果跟她的生命有交集,都會遭到生命與自由的危險。

3 天之內,已經達到 2 萬 5,000 人的門檻,白宮必須回應。

下一步,開始出現語言戰爭、 學者的冷漠等等反省,後續可能還會引發更多餘震。但我只能摘要到這裡。

  • 美國美國司法體系、無感學術界以及我們,都該重視「學術自由化」

死有輕於鴻毛,有重於泰山。

他的自殺當然令人感到難過與遺憾,也不值得學習;但誰知道呢,或許他現在正在帷幕的另一面,慶祝、欣賞他自己短暫而精采的一生。

他如此戲劇化而震撼地畫下生命句點,因而照亮了黑暗的美國司法體系和無感的學術界,還感動了各行各業許多本來不關心資訊自由化、不關心智慧財產走火入魔的人。

你在我的文章當中,看到哪些值得讓後世知道的事嗎?請再次搜尋/查證/確認/引用更有公信力的報導,並且在 維基百科頁面上 補幾句。

謹以這篇文章向 Aaron Swartz 致敬。

貴哥(洪朝貴)在大學裡擔任資訊管理系副教授,在他眼裡,「網路」就是顛覆恐龍世界的廿一世紀最有趣、 不必開發的現成玩具。現在,他的興趣是善用網路從事社會運動。想看更多,歡迎到他的個人部落格  資訊人權貴ㄓ疑

(文章轉載自:資訊人權貴ㄓ疑  --  美國司法部如何追殺資訊自由化推手 Aaron Swartz;圖片來源:PAPYRARRI,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