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推 Graph Search,反倒幫了 Bing 大忙

Graph Search,Facebook大數據釋放的新機會?

前幾天,人們對 Facebook 將推出什麼新產品多有猜測。

現在答案揭曉了。

Facebook 週二(1月15日)在加州 Menlo Park 總部召開新聞發布會,執行長 Mark Zuckerberg 宣佈推出 Graph Search 工具。

  • Graph Search 不只是搜尋器,除了 News Feed、Timeline,它是另一取得訊息的方式

這是 Facebook 自 2012 年 5 月上市以來推出的最重要產品,它區別於普通搜索的突出特點是:這是一款與用戶密切相關的搜索。

它是 Facebook 對 10 億名用戶、2400 億張照片和 1 萬億次頁面訪問量做出的回應,這個工具旨在向用戶提供有關人、照片、地方和興趣(這也是與用戶相關的四個維度)等問題的答案。

比如,就搜索「興趣」的功能而言,可輸入「我朋友喜歡的電影」或「我朋友喜歡的電視劇」等關鍵詞,或是搜索「我朋友點讚的電視劇視頻」,然後 Graph Search 就會直接給出答案。

Zuckerberg 說,現在在 Facebook 上取得信息的方式有三種:News Feed、Timeline 和 Graph Search,他說道,

人們想要知道自己附近的世界正在發生什麼事情,那就是News Feed,想要知道有關人的事情,則可以用 Timeline;而現在新增的第三種方式是,可以通過搜索找到內容,這就是 Graph Search。

Zuckerberg 強調這並非網絡搜索,舉例來說,傳統搜索中,搜索關鍵字「hip hop」,用戶就能獲得通往相關頁面的鏈接來獲得信息,與此相比,Graph Search 會返還答案,而不是通往答案的鏈接。

這個產品如果發展順利,無疑將有利於服務 Facebook 的廣告客戶。另外,它還會被添加到 Facebook 的移動端上,而移動端的圖搜索就肯定還會加入地理位置元素,甚至還有語音搜索。

前兩天《紐約時報》曾撰文闡述了搜索對 Facebook 的重大意義,

「在網絡廣告行業中,搜索所佔的收入比重最大,這也正是谷歌的利潤達到 Facebook 十倍的原因,也正因如此,只要略微向搜索領域挺進一些,便可為這家社交網絡帶來驚人的利潤。」

不過,股市對​​這款產品似乎不領情。昨天(1月15日)Facebook 股價跌2.74%,谷歌則微漲 0.23%,但就 Graph Search 所提供的啟示意義而言,這無關宏旨。

  • Facebook 的能量不在社交,而在連結

Zuckerberg 說,

「當我一開始做 Facebook 時,我們實際上就提供了一些類似功能,不過當時只是對你的學校適用。Facebook 因為能讓你跟你已認識的人保持聯繫,所以能幫你進一步認識周圍的朋友、結識新的社區。但是,放在一個學校裡去做這事兒好辦,如果這事兒放在成萬人上面、讓它同時發生的話,就很困難了。

我們是從連結你想要聯繫的人,過渡到連結跟你的熟人相識的人。Graph Search 是在「發現」方面一個成熟的版本;探索你的社區是人類核心需求,這是我們朝那個方向邁進的第一步。」

在 Graph Search 發佈後,科技博客網站《PandoDaily》有分析認為,Facebook 雖仍然被定義為「社交網絡」,但是它真正的能量不在社交,而是在於,它是一個「連結網絡」。

跟其他的社交應用或網站相比,它連結了全球 10 億用戶。物理意義上,互聯網仍然是一堆機器的連結,但是 Facebook 已讓它變成了一個巨大的「人的連結」之網。

該文作者還說,Facebook 之所以還不夠成功,是因為它還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槓桿,把這10億用戶的能量撬動起來。而這次發布的Graph Search,可能是這種槓桿的可能性之一。

同時,Graph Search 也是對 Google 共同創辦人 Sergey Brin 一直在說的「封閉」與「開放」之爭的一個重大打擊。

由於連結了你相識的人、以及你可能感興趣的人,Facebook 基本上已自成一個體系。這些人際間留存、流傳的信息,對一個人的日常工作​​生活需求(​​比如找飯館、找圖片、找工作機會)來說,可能已足夠了,甚至比開放互聯網上的信息更加靠譜,只是欠缺 Facebook 幫你有效地挖掘與呈現,一旦 Facebook 做了這個工作,那麼你無需在開放的互聯網上蒐集大量信息。

如果說Facebook的使命陳述是「讓世界更加開放、更加連結」,不如說,讓它專心去實現其中「連結」的一半,另一半讓谷歌去實現吧。

當然,對有些人來說,這個搜索可能會激發他們隱私被觸犯的恐懼與憤怒。

  • 有一天,你甚至可以在 FB 上問,「我要找 2010 年時和朋友去加州玩的照片」 

Facebook 搜索負責人、從谷歌跳槽過來的 Lars Rasmussen,記得 Zuckerberg 對他說,Facebook 有做出完全不同價值的搜索引擎的機會,就是具體而有針對性地去扒取 Facebook 已有的、巨大的、結構化的數據庫裡的信息。

Facebook 已經有了大量的信息,但還是很難讓用戶訪問,比如我的朋友誰在紐約?讀什麼書?附近有沒有喜歡 Wilco 樂隊的?哪家義大利餐館人們真的喜歡?新的搜索產品會回答這些查詢。

他們的野心是希望 Facebook 能回答用戶在平台上的所有問題,比如「給我呈現 2010 年時訪問加州時我跟我朋友的照片」,這是一個巨大的技術挑戰,不過 Zuckerberg 仍表現出莫大興趣。

從那時起超過一年的時間,Lars Rasmussen 和另一位工程師在每週五中午都會與 Zuckerberg 會面,知會進度。最後,有 50 個工程師致力於該項目,其中還有兩個語言學家,以幫助引擎理解人們的詢問。

在接受美國《Wired》採訪時,扎克伯格說,他最喜歡的查詢是「招聘」,他說,來看下 Facebook 的工程師的朋友裡有哪些在谷歌的,他輸入這樣的查詢,然後結果果​​然出現了;看起來,這對專攻職場社交網的 LinkedIn 不是什麼好消息。

當《Wired》記者問 Zuckerberg,他是否認為這個 Graph Search 所接受到的查詢數量,有一天會與當前互聯網上最主要的搜索玩家——比如 Google 匹敵,他一點都沒退縮,而且極其自信,

「希望時間會幫助我們實現這一點。但是我們之所以建這個因為我們相信這將是人們所想要用的。我們還有很多東西沒做出來。但是我認為這即便這只是一個開始,人們的體驗也會是:『哇,這太棒了』!」

  • 短期內想撼動谷歌應該不容易,但卻是幫了 Bing 一個大忙

但是判斷 Graph Search 能威脅到谷歌地位還「為時尚早」。

《Forbes》認為,

 Graph Search 的理論是,因為與好友、他們的個人喜好、他們的好友、所做的事、事情發生的地點,及他們所想所讚的事務相關,因此,這個搜索結果與搜索內容相關。

不過,所有這一切引出了一個問題,以及「這對谷歌有多大威脅?」

簡言之,目前為止,對谷歌沒有很大威脅,除非這些搜索結果能夠在必應(Bing)或者雅虎上出現。Facebook 上會顯示必應的二次搜索結果,必應此前曾使用該搜索工具的「精簡版」,但沒有做到 Facebook 如今提出的水平。

要想大規模改變用戶的搜索習慣,Facebook 需要為此耗費大量的時間和財力。比如,如何鼓勵你從谷歌、必應或雅虎等搜索引擎轉向Facebook?因此,Facebook就要像必應和雅虎,以對這些搜索結果進行整合;之後才能真正對谷歌構成威脅。

Google+社交網絡雖然很有趣,但是規模很小,因此,谷歌的社交圖譜搜索,所能發揮的作用也很小。

《Forbes》甚至暗示,必應看上去是這款產品最現實的贏家,「隨著愈來愈多的用戶將使用 Facebook 進行數據查詢和搜索,Graph Search 將得到大規模普及,而搜索流量增加,將會讓有更多默認必應為搜尋引擎的搜索結果出現。因此,必應或將因此受益,贏得市場份額。」

李開復在微博上對 Facebook 這款產品評價道則是:

1. 此舉動開啟了 Facebook 最有價值資產(社交鏈)的挖掘。

2. 搜索打開針對性貨幣化之門,但需要時間,短視的華爾街又太急。

3. 未來 Graph Search+Bing 可挑戰 Google。

4. Graph Search名稱太極客,是敗筆。

5. 微信做為「中國移動 Facebook」,可參考 Graph Search 功能。

  • 延伸閱讀:

Bing 搜尋結果將與 Twitter 和 Facebook 整合得更緊密

Bing 新工具列,讓你隨時追蹤 e-mail 和 Facebook 更新

搶鮮功能:Bing 一下就能輕鬆搜索 FB 好友照片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