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獨家】張善政談政府管制:法規絕對不能走在科技前面

採訪 / 戴季全、張育寧  撰稿 / 張育寧

「法規絕對不能走在科技前面,走在科技前面就是閉門造車!」

台灣要從落後國的階段迎頭趕上,必須先和國際接軌, 行政院科技委員會政務委員張善政在接受《TO》獨家專訪時特別強調,「法規鬆綁絕對是關鍵。」

軟體網路服務的特性,就是需要不斷嘗錯,才能反應市場需求的快速變遷。一個需要經常接受市場檢驗和快速修正的產業,如果法規走在技術和產品之前,一定會出問題。

  • 個資法為什麼連行政院都無法施行?台灣人為什麼買不到 Android App?

「個資法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張善政說。

個資法從擬法到多次修訂,即使今年 10 月 1 日正式上路, 還有部分條文因為「不合理」而暫停施行

用想像的方式來制定法規,送到立法院通過後,到了現實世界,因為規範脫離現實太遠,根本無法執行,只好送回行政院再修訂。

「這就是閉門造車的最佳案例。」

張善政再舉台北市政府以郵購產品的七天鑑賞期既成法規,來規範 App 軟體的銷售為例。

「把郵購產品的規範,直接套到 App 軟體上,這真的太莽撞了!」

去年 6 月間,台北市政府法規會,以消保法第 18 條郵購和訪問買賣的消費者保護條款為依據,要求經營 App 市集的業者, 必須遵循「7 天內無條件退費」的規範

Google 不願屈服,在被罰了 100 萬元之後,決定終止 Android Market 在台灣的付費服務。

諷刺的是,根據全球知名網路市場分析師 Mary Meeker 幾天前(12/3)釋出的最新報告, 搭載 Android 系統手機的全球市佔,就在這段時間內飛速成長,不只是第 1 名,還是第 2 名的 6 倍 ,幾乎具有主宰市場的地位。而台灣的 Android 使用者,至今仍然無法在 App Market 裡,找到付費軟體,即使想買也買不到。

「一個以保護消費者權益為名的政府管制事件,結果到底保護了誰?」張善政認為,面對網路市場特性,台灣的法律規範和政府管制,都需要重新調整 Mindset。

  • 不再閉門造車,法律人的 Mindset(腦袋)要改!

法律和科技之間的平衡至關重要,「但很多法律人,不夠務實。」

以資策會科法中心為例,每年接受經濟部委託,針對產業變遷提出對既成法規的意見,很多新法草案,也會委由科法中心協助擬定。

但是不管是消費者的個資保護,或是消費者的買賣權益維護,都不是坐在辦公室裡研究法律條文,就知道怎麼保障消費者權益的。

「我們應該直接問 Yahoo、PChome,他們最常遇到的法律糾紛到底是什麼?」張善政說,收集足夠的糾紛案例之後,提出的看法和建議,才有可能務實、符合市場需求。

「法律管的是人的事,法律人不能從天上看人間,要在人間裡看人間事。」

  • 不再魯莽行事,政府的 Mindset(腦袋)更要改!

法律人在人間看人間事,而承擔法規解釋和執行責任的政府,不只要務實,還要有擔當。

7 天鑑賞期很明顯是既成法律不足以規範創新市場,而政府在無法解套的矛盾下,不願意承擔責任,做出具有適應性的解釋,結果市場打了死結,我們付出落後的代價。

「管制必須有彈性,先在合理範圍內,給予這些因為創新而處於灰色地帶的業者空間,否則我們不會有機會找到具有商業價值的新營運模式,消費者不會有機會獲得最新、最好的服務,」張善政說,「這樣台灣如何在國際市場競爭中,急起直追?」

政府裡的官員們,究竟是不願意擔當,還是無法擔當?

張善政有點語重心長地說,「這半年來,我有一個很大的體會,在政府體系中,並不是決策清楚了,事情就會成。」

推動第三方支付的法規鬆綁 為例,張善政和主管經濟事務的另一位政務委員管中閔了解市場需求後,考量經濟增長動能的重要性,先主動向行政院長陳沖諮詢建議,「院長認為這是重要的事,只要我們也顧及金管會做為監管單位的責任,尋找合理的解套方式,金管會沒理由阻擋。」

有了行政院長的支持,張善政和管中閔,多次與金管現任會主委陳裕章討論鬆綁的作法和方向,「其實我們三個人的看法很一致,陳裕章也覺得應該要鬆綁,以促進經濟發展。」

但是,到了召開跨部門會議的時候,銀行局提出的意見,卻在管制作法上偏了方向。

「如果銀行局或是銀行公會在執行過程中有偏誤,我們有責任去關心、了解,提供協助。」

  • 行政革新不如政務官務實以對

「在我們的組織中,政務官不能期待,做好決策,下面的執行單位就一定會把事情做好。」張善政說,「不管是不懂所以做不出來,又或是虛應故事,與原本的決策偏誤是很難避免的事。」

採訪到這裡,我們很自然想到 監察院長王建煊曾談到,政府行政革新要一路改到「科長級」 的說法。

但是,台灣還有多少時間,等待行政革新?

沒有時間等待,卻又必須推動政務發展,那是台灣所有政務官必須面對的現實。

對張善政而言,他的現實就是,「我只能就是一路盯到底,到最後一尺(Last meter)。」

「雲端運算應用與產業發展方案」的推展 為例,張善政採取緊盯每一個委外案執行細節的作法,要求所有執行單位,政府雲端服務的委外建置案,招標辦法草擬的過程中,一定要多跟不同業者討論這些競標文件的準備,是否符合現實?

「這跟我覺得法律人要去跟業界溝通,了解所有案例一樣,」張善政說,「公務員沒有做過業者,沒有寫過提案書,很難了解,那些看起來公平的招標規範,其實都隱藏不公平的可能性,而這些不公平,就有可能讓我們招來不適任、或無法提供最佳服務的廠商。」

  • 政府不該有獨立資訊部門,因為資訊是底層工具

歸納起來,台灣在資訊科技的政府管制的組織結構上,缺乏了解業界現實,又具備資訊專業訓練的資訊部門。

我們需要一個獨立的資訊部嗎?

「我不贊成在政府組織中獨立設立科技資訊部,因為資訊科技是底層工具。」張善政說,「資訊科技的應用面,是各部門的責任,而不是單一部門的責任。」

病歷電子化是衛生部門的業務、農產品履歷制度的軟、硬體設置是農業部門的工作、電子商務的推動是經濟部門的範疇,如果以獨立的資訊科技部來管理,很難打破跨部會藩籬,推諉就會難以避免。

「我認為,每一個部門都應該要建立資訊處長的職位,這個職位的人,Openmind(開放的心態)比起資訊技術的專業還要更重要。」

OpenMind 就是看到新應用的可能性,而且找到應用的可能作法。

看到新應用的可能,台灣才有可能在硬體代工式微後,再度打造新的出口市場經濟結構,我們的薪資水準才有可能提昇。

電子商務就是其中一環。

延伸閱讀:【TO 獨家】張善政談台灣科技政策:落後國沒有談願景的權利

(攝影:趙豫中)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