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你的名字在搜尋結果中被擺在壞人旁邊嗎?Google 可能得因此賠你錢

如果有一天,你上網發現有人在網路上散播攻擊你的毀謗言論,甚至是嘲弄你的影片,讓你很受傷,你會把這筆帳算在誰的頭上?

最近澳洲維多利亞省最高法院針對類似的案例做了一則判決,提供大家參考一下。

  • 明明是槍案受害者,被搜尋公式一搞,反變得像是槍擊案兇手

澳洲墨爾本一位名叫 Milorad Trkulja 的 62 歲音樂界人士,在 2004 年夏天與他的母親在一間餐廳裡,被一位不知名的槍手從背後開了一槍,雖然很幸運地保住了性命,但自此之後,只要在 Google 的搜尋引擎打上這位仁兄的姓名,便會連結上一連串澳洲重大槍擊要犯的資料,包括殺人的、擄人的還有賣毒的--就是那些種種妳約會時不會想碰上的對象。

根據 Google 的演算邏輯,即使 Milorad Trkulja 是一宗未破獲地下犯罪集團槍下的「受害者」,它的計算結果就是會將這兩樣東西擺在一起。

但,這樣對生活真的會有任何影響嗎?

Milorad Trkulja 表示,有一次他參加朋友婚禮,有對夫妻表明拒絕和他同坐,這真的讓人很受傷。

2009 年時,Milorad Trkulja 要求 Google 移除所有會造成誤解的圖文,但 Google 否決他的請求,建議他自己去和那些網站所有人溝通。

  • Google 應承擔出版人的法律責任,判賠 20 萬美元 

近來,最新的澳洲最高法院以 Google 居於出版人地位,陳列具有攻擊性網站的內容以及連結,應承擔出版人的法律責任。

法院認定 Google 僅在受當事人通知前,得主張「不知情抗辯」的合法化事由,但事實已非如此,因此判定 Google 應賠償 Milorad Trkulja,賠償金額是 20 萬美元。

這場法律訴訟的爭點其實在於,原告 Milorad Trkulja 能不能夠有效論證「Google 有散播不當資訊的主觀故意」。

這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一切都是電腦演算的結果,很難證明 Google 真的故意要把這位老兄的名聲搞臭;當然這也是該公司主要的辯護內容。

而原告的觀點是:

搜尋結果當然是電腦演算的,演算結果是根據程式跑出來的,而程式是 Google 的工程師寫的。

既然,程式是基於工程師「出於主觀故意」編寫的成果,搜尋結果當然也就是你主觀意圖下的產物--簡單來說,如果不是你想要這樣的程式,怎麼會跑出這樣的結果?

所以,每一次有人上網下載或閱讀相關內容時,都可視為 Google 出於主觀故意的出版行為。

這樣的判決是否會在各國法律界發酵仍有待觀察。

但這讓我想到另一個有趣的例子。有部叫做《求愛總動員》(How I Met Your Mother)的美國影集,當中的確有一集就是演「初次約會就 Google 對方」的話題。主角因為無法克制去 Google 對方的好奇心,因此往往讓感情提早「見光死」這集內容所反映的,當然是當下社會實際存在的議題。

所以,如果你最近約會的對象,常常上完廁所後就消失無蹤,或許你可能要 Google 一下自己的名字,看看是否和一些奇奇怪怪的人事物給連結在一起,以致嚇跑你的約會對象啦!

(資料來源:TechCrunchSlate;圖片來源:almagill,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