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一家網路手機廠商小米推出了「盒子」,想連接電視、打通電視與 PC 網路和行動網路的連接。可小米盒子沒給人帶來太多驚喜,因為這一幕在 10 多年間發生過無數次,全球有無數的廠商探索過讓電視開放的道路,但無一例外的遭遇無法跨越的路障,堵在了路上。

如果從微軟 1999 年的「維納斯」計畫算起,數位家庭、數位電視、IPTV、機上盒、OTT、智慧型電視、網路電視,這些名字多變得讓用戶頭暈。

它們的目的只有一個:

用網路改變世界的方式,打開封閉的電視產業鏈、讓電視開放,像電腦和手機上網一樣自由連接,不受限制的為用戶提供數位內容。

網路可以在美國改變大選、在中國改變購物,唯獨面對電視無可奈何。我們家裡的客廳對於網路如同一個封閉的平行宇宙,讓無數網路巨頭、大佬、梟雄、天才無可奈何。無數人想打通一條自由通往客廳電視的新道路,但這是一條神奇的天路,就連 IT 界最偉大的天才賈伯斯也無法走通。

  • 美國困境:內容投入是無底洞

設想你是一個有技術、有資金的矽谷青年,你看到了人們看電視的方式幾十年沒變,而人們聽音樂、購物,甚至泡妞的方式都被網路改變了。於是,你想用網路改變電視。

→ 市場自由,想做機上盒、網路電視就去做

好吧,首先在市場進入方面,美國是完全開放的,隨便什麼設備、什麼盒子都可以賣給用戶,接上電視,自由傳遞內容。比如你明天就能開一家公司,叫「小小米」,然後找人外包製造機上盒、賣給用戶接上電視;或者搞個網路平台,讓用戶自己透過其他廠商的設備來造訪。但這在中國是無法想像的,因為你不能夠自由售賣這樣的盒子,也不能給用戶提供傳輸電視畫面的服務,這點下面會提到。

你可以把盒子造得性能很好,或者平台搭建得很棒,接下來一個問題就是,你有什麼影音內容吸引用戶來看?你覺得 21 世紀 Fox、哥倫比亞、HBO 拍的片子不錯,買來一定有人看,於是就去跟傳媒集團買過來。

傳媒集團為鞏固觀眾,不願提供內容給網路電視

沒想到傳媒集團兩把斧就把「小小米」打趴了,第一就是不賣數位版權,第二就是開高價、不​​講價。

傳媒集團想法很清楚,也很合理:

經過長期的市場競爭,整個市場有能力給美國人民提供內容的玩家格局已經形成,拍電視、拍電影、做節目就這麼十幾家,別無分號;而且美國盜版打得狠,大家透過電影院、DVD 和傳統電視網賺錢熟門熟路,把觀眾都攏住了。

如果網路和 IT 公司想出錢拿內容去發展自己的用戶,等用戶習慣了網路電視,傳統票房和電視怎麼辦?用戶都跑到了網路電視上,誰有用戶誰當老大,到時候傳媒集團就要求著網路了。因此,為了一點兒眼下的版權費,幫著網路和 IT 公司培養用戶,這種生意絕對不能做。

在美國做網路電視的道路,就這樣堵在了傳統傳媒巨頭手上。他們在路上設卡收費,要價高的離譜,而且你給買路錢有時候還不給過,造成了整個道路的癱瘓。

因為時代華納等十幾間影視傳媒巨頭,壟斷了美國的影音內容供應,無論是亞馬遜、蘋果、微軟、Google、Netflix 等想做網路電視的廠商,都沒有內容,需要購買;而有內容的巨頭們,為了維護傳統的電影院線、DVD、付費電視網的利益,又不願意讓網路電視做大而失控,反而來削弱自身地位。

→ 1 套影集 1 億美元,連賈伯斯都玩不下去

比如美國很火的串流媒體供應商 Netflix,被影視巨頭放血沒商量,毫無議價能力。去年美劇《廣告狂人》(Mad Men)可以向其開價 $1 億美元;而且一些美國人民極喜愛的節目,如體育,根本就不賣網路數位版權。

即使網路公司高價買到了一些內容,仍然不是長久之計,如果網路電視不能持續更新最新、最熱的內容,你讓用戶看什麼?老片懷舊嗎?所以內容投入是無底洞。

所以當賈伯斯手拿 iPod,可以囂張的說改變音樂產業;抄起 iPhone,可以囂張的說重新發明手機;但當賈伯斯拿起 Apple TV 電視盒,只能收起極度傲嬌的態度,謙卑的說蘋果正在探索這一領域。

  • 中國難題:三網割裂

同樣,你是一個有技術有資金的中關村高帥富,也想搞一個「小小米」,用網路改變中國電視,那你會發現,中國的內容市場相比美國簡直是天堂。

→ 廣電網、電信網和網路分割,想申請該找哪個機關?

中國電視台有幾十家,拍電視、拍電影的公司遍地開花,而且盜版管得不嚴,版權不賣也是被盜版,有人來買內容版權求之不得,所以小小米買內容不成問題。你想大幹一場,賣盒子、搭平台,給觀眾提供影音內容新選擇;接下來,你面對的將是嚴厲的管制和人為分割的市場。

在美國你不需要知道什麼廣電總局和工信部之爭,也不需要考慮三網融合還是割裂,但在中​​國,廣電網、電信網和網路之間的割裂情況你不得不了解,廣電總局和工信部之間、廣電機構和電信運營商、網路 IT 企業之間,還有各種全國和地方的廣電機構之間的複雜關係,你也要知道。

→ IPTV、數位電視、網路電視,你能申請到哪個牌照?

已經快暈了吧?再來看看最重要的牌照,中國將普遍意義上的網路電視切割成 3 份,發 3 種牌照:一個是IPTV,透過電信專網接入;一個是數位電視,透過有線數位電視網接入;一個是中國特色的網路電視,可以透過上網路的普通網路接入(編按:如 PPS、風行網)。這 3 個都有牌照,而且只發給國家廣電總局認可的廣電機構。

而且,前 2 個可以提供電視頻道形式的實時播放,中國特色的網路電視主要提供點播,也就是說,嚴格來講不能提供電視頻道形式的內容。就是說,在中國網路電視上,你看不到電視頻道,你不能換台,只能用遙控器去點擊一個個節目。

當然,播放的影音內容都是要被嚴格審核的,不是網路上有的都能在電視上放。想在電視上出現的內容,必須要透過集成播放平台的內容審核。

有的用戶可以說,我自己把電視螢幕連上電腦主機,接上網路線不就能看任何內容了嗎?那確實可以,但那只是把電視螢幕當成了電腦顯示器而已,無法提供電視體驗,你需要在客廳擺好鍵盤滑鼠,進行電腦操作。

以小米盒子為例,小米就需要跟 7 家網路牌照方的其中一家合作,付出代價,才能透過廣電牌照方能拿到許可證。至於提供 IPTV 和數位電視服務,想也不要想了。

上述 7 家分別是央視國際--CNTV(中央電視台為申請主體)、杭州華數( 浙江、杭州電視台聯合申請)、上海文廣——百視通(上海電視台為申請主體)、南方傳媒(廣東電視台為申請主體)、湖南電視台、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以及中央人民電台。

可以看看一家牌照方的公告,百視通公司 11 月 1 日發佈公告:上海廣播電視台於 11 月 1 日收到國家廣電總局《關於同意上海廣播電視台增加網路電視客戶端編號的批复》。廣電總局根據有關政策,向上海廣播電視台增加發放 335 萬個網路電視機客戶端編號,同時批准百視通 200 萬個網路電視機上盒客戶端編號。

看到了嗎?每個設備都有編號,都有許可,是不能隨便經營的。小米、樂視可以找搜狐視頻、騰訊視頻拿到版權內容,但牌照問題、許可問題、內容審核問題都是攔路虎。

事實上,中國是具備網路電視爆發的條件的,如何爆發呢?只要解除管制,首先將數位電視、IPTV 和網路電視 3 張牌照放開,其次對內容審核放開,最徹底的就是把電視台資質放開,讓網路公司可以染指。但以上 3 點目前只能存在於幻想之中,你懂的。

  • 突破點在於:誰能創造出真正的客廳沙發體驗?

既然美國和中國做網路電視都如此艱難,那麼現實的突破點在哪裡呢?我們還是主要考慮中國市場的情況。

首先要看客廳裡有哪些是網路電視可以提升的方向?內容方面,網路只能努力提供更多的節目資源,比如跟影音網站合作以豐富內容,給電視用戶提供更多點播的選擇。這可以參考影音網站的做法,但想大規模整合版權內容考驗的是資金和運營能力。而且想第一時間提供熱門內容,代價高昂,且需要兼具熱門和長尾內容的平衡能力。

→ 當我們用拇指按遙控器時,三兩下就能選到要看的節目嗎?

最重要的突破點在體驗,目前沒看到能做到很好切換體驗的網路電視,無論是機上盒還是將機上盒整合進去的智慧型電視。

客廳電視用戶的使用習慣是,​​後仰在沙發上,用一根拇指,一個單擊解決一個問題,比如按一下開機,按一下換台;但現在網路電視都需要大量的選擇和點擊才能選到你想要的內容。而且用戶需要頻道化的「強制性觀看」,他們需要影音流呈現在眼前,球賽在進行、電視劇在上演、綜藝在播放,不是靜止的節目 LOGO、不是完全純粹的點播。

網路電視需要貼近這種客廳沙發體驗,而不是提供另外一種 PC 式或者手機式的體驗。遙控器已經夠糟糕了,但更糟糕的是,沒有更好的替代者出現。

網路電視要提供如同換台一樣的單擊切換體驗。如何將盒子或電視跟既有網路線和有線數位電視線簡單插入,就可以融合實時切換電視頻道、與網路電視點播內容畫面,且點播內容又能符合老人、主婦這種遙控器掌控者需要?這需要突破性的創新。

→ 語音控制、體感控制、偏好計算,網路電視一定要聰明

除了遙控器,人機交互也有另外兩種方式,一是 Siri 一樣的語音控制,一是 Wii 或 Xbox Kinect 類似的體感和動作撲捉控制。

跟這種體驗相結合的,是一種用戶喜歡的計算能力,能夠知道用戶何時想看什麼內容,從而提供精確的推薦,這也是目前如 Netflix 和亞馬遜在探索的方向,比如亞馬遜就可以將在電子商務上「猜你喜歡」的商品、推薦給你,把 Big Data 和雲端計算能力,拓展到網路電視上。

不管在產業戰略切入點上進行何種考量,比如是利用網路基因、還是 IT 平台、或者行動網路方式、或者家電製造能力,最終還是要落實到能夠提供卓越的電視體驗和規模內容。總之,只有技術和體驗,才是現實能夠挪動的腳步,至於政策和產業格局變化,還是靠耐心吧。

想更了解網路電視趨勢對各位開發者與行銷人員的影響嗎?現在就參加本次 Startup Mixer

(圖片來源:methodshop.com,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