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e 以自家故事告訴你:成功前,先假裝自己成功了

今年,德國最大的創業者論壇 IdeaLab! 2012 上,Skype 第 3 位創始員工 Eileen Burbidge 侃侃而談 Skype 那怪異卻關係緊密的草創團隊。

從頭說起,那是 2004 年,她從美國飛到倫敦,放棄發行音樂識別 App 的大公司 Shazam,決然投入一個沒有正式名稱、沒有工作合約也沒有任何工作描述的 Skype 小團隊。

那時, Skype 只有 Niklas Zennström 和 Janus Friis,Burbidge 卻很肯定這創造出網路檔案分享軟體 Kazaa 的兩人,將會有更驚人的作為。

Burbidge 抵達倫敦後,公司很迅速打電話給她,問她什麼時候能進公司,從這天開始,她就一直懷疑自己能否勝任這份工作;一路上這種心態讓她從好變得更好,也讓整個公司的人更優秀。雖然沒有正式的合約,但 Burbidge 知道自己的生活所需都過得去,即使曾經被欠薪 8 個月,她還是埋頭繼續做。

  • Skype 草創的特殊工作文化:假裝自己很大

她說,這個團隊真的絕頂聰明又風趣,雖然草創的狀態讓大家沒有安全感,但也因為這樣,團隊更謹慎、更努力,每個人都拼得要死,幾乎 24 小時全年無休在做,而且每個人都用 Skype,即使睡覺也會開著,以免漏掉大家聊天的內容。

草創團隊的人都很年輕,最老的是 37 歲的 Zennström,幾乎每個人都未婚無子,我們就這樣每天從早到晚膩在一起,吃喝玩樂都一起享受。

另外,草創團隊裡愛沙尼亞的發展小組也形塑 Skype 很特別的工作文化,Burbidge 笑說,有時候我會問候他們「最近怎樣啊」或「今天過的好嗎」等,我得到的答覆總是短短的一個字:「說!」並不是他們粗魯,是因為語言的關係,不便話家常,不過也因此事情就很有效率的完成了。

她回想道,早期我們「裝很大」,在 SkypeOut 發行的前一天,我們就整個晚上拿著計算紙,計算各地區通話的收費。這樣土法煉鋼聽起來不可思議,但我們寧願這樣假裝很行,也不願意延後發行日期。

  • 無所畏懼的  Zennström 和 Annus

每個人拼得要死,就是為了不讓 Zennström 失望,雖然 Zennström 是個奇怪的人,但非常有遠見,他認為 Skype 值 10 億美元以上,因此當初從 eBay 那些想兼併的公司手中搶回 Skype 主權,等的就是最後以 80 億美元賣給微軟。

愛沙尼亞發展小組的頭頭 Annus 也是個聰明人物,他會把事情規劃清楚,大聲吼人、迫使大家把事情好好做完,Burbidge 說,後來我才知道他沒有惡意,他只是不想浪費時間。Annus 也是她心中的最佳雇主,他會在要雇用新人的前 3 年,就讓她去會見可用人才。

Burbidge 對在場的準創業者說:

最重要的是你相信這個工作和這個團隊,其實別急著出去創業,先去和一些很聰明、很聰明的人一起工作,偶爾搞砸幾次,嚐嚐失敗的滋味,然後你也要成功幾次,你知道那就是你要追求的感覺。在體驗這些之後,你才能去創立自己的公司。

(資料來源:VentureBeat;圖片來源:sgatto,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