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訊創投創辦人鄭志凱:「台灣創業人不要再解決爛問題」

編按:鄭志凱,聯訊創投公司(Harbinger Venture)共同創辦人,旅居美國矽谷二十餘年,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美國、台灣、中國大陸各地傑出科技人才。此次,他來台拜訪台灣新創團隊,TechOrange 特別邀訪,請他分享這二十年來觀察到的矽谷創業精神,並且以之與台灣創業圈對照,提出健全台灣創業環境的建議。

有位美國人到台灣夜店,所有人在店口排成串,等著進場,忽然間,隊伍一陣大騷動,人們在混亂中探頭討論,觀看前方是否發生不對勁;但不一會兒,隊伍又安靜下來,恢復平靜與排隊秩序。

這件事讓那位美國人印象深刻,他深刻的不僅是台灣人謹守秩序的公德表現,他更訝異:「怎麼沒半個人去問『發生什麼事』」……

聽到這故事,我們一點都不意外,因為這就是台灣人的慣有心態──不願尋找問題,事情過了就好;也正是這個民族習性,讓聯訊創投公司共同創辦人鄭志凱認為,許多台灣創業人還不夠具備領導全局的特質。

鄭志凱旅居美國矽谷二十餘年,創投業務遍及美國、中國和台灣,廣泛接觸三地科技產業人士,對產業的發展更迭、趨勢前景的觀察,以及創業管理的見解頗為深厚。面對台灣的創業環境,鄭志凱最多的評判是:不肯定。

  • 台灣長期陷入營造規模經濟和建立 SOP 的迷思

鄭志凱點出,台灣產業追求經濟規模,為達目標,台灣把重點放在面板等硬體製造產業;為了建立規模就必須尋求標準,於是一套套 SOP 因運而生,這些標準作業化模式帶來的只是一堆子的侷限和極限。

死守標準就能過活的日子,當然不會有人想改變,但,世界已經變了,所有人都在拼創新;新興創業不斷浮出,如果我們還在想標準化,哪有戲唱?

  • 台灣人不懂也不願找出「好的大問題」來解決

鄭志凱也觀察到,不論什麼領域,台灣人的注意力永遠只放在台灣本身(國際新聞貧乏的電視新聞台就是最好的證據):

「Skype、Angry bird 這樣的軟體,雖然我們技術可以,可是我們在思考時,都只在意解決台灣的問題」

像 Skype 這類意圖解決全球網路戶基本需求的服務,在台灣根本很少見。

政府雖然帶頭喊雲端、喊軟實力,但實際就是不斷寫 App;而看見台灣年輕人瘋寫 App,鄭志凱坦言,心裡覺得很複雜。

他說,

App 創業當然有成功的例子,不過,能不能盡量在創業路上走出一條更具獨特價值、不易被複製,並且創出區域性不那麼高的服務呢?

他所指出的這些缺點多是根深蒂固的環境與民族性使然,但台灣創業到底有沒有機會?老生常談,有道是矽谷為創業家聖地,它憑的什麼?

  • 矽谷生態圈龐大,創業人的膽子也在那裡被養大

鄭志凱首先指出,矽谷有著完善的創業生態,工程師在那個圈圈裡能得到足夠的信任,去做任何大膽的嘗試;而且這個生態有充裕的人脈、資金等創業不可或缺之資源,等著創業人士去取用。

台灣膽子相對小,除去技術人員本身創新的欲望,像 Dropbox 這類需要龐大資金才夠撐起的創業,台灣沒人敢投,甚至也沒有能出得起這麼大資金的風投公司。根據消息,台灣目前最多籌資兩百萬美元,而中國大陸已有一千五百萬美元的投資案誕生,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 重視 Insider 思維,知所不足而向外求才

鄭志凱解釋,通常真正玩技術、搞技術的人就叫「insider」;比爾蓋茲、Marc Andreessen、Mark Zuckerberg 都是寫程式的 insder;檯面上這些成功創業者對於 insider 有足夠的認識,知道如何擴充、優化自己的服務。

鄭志凱補充,最重要的是,這些 insider 知道自己哪裡不足。所以,Mark Zuckerberg 懂得要去找更厲害的 nerd,把所有技術弄大、商業化,而且,矽谷裡的這些 nerd,不認為商業化就是低俗或市儈。

從創業談到國家競爭力,鄭志凱在採訪末了說道,台灣的競爭力正在下滑,要想爬起,真的別想再靠台積電這樣的企業。

他期許台灣人懂得創新,不是把所有當紅素材抓在一起做就是好,「我看到太多服務都在解決爛問題」,鄭志凱諄諄叮嚀,台灣的創業團隊要懂得找大的、好的問題來解決,讓自己站在 universal 的邊上看問題,不能一再侷限自己的區域性。

而,他認為要解決 universal 問題,第一步就是學會看中國市場,學會應付中國這個極大市場,才有機會進入 universal。

也許你會說,台灣的創業氣氛相對低落,但矽谷能有這番為人稱道的矽谷精神,並非三兩天所及;創業氛圍這東西不是一朝一夕建成,個人、企業、媒體,從旁持續地、一點一滴地經驗分享和鼓勵,才能讓創業的星火真正在台灣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