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國外媒體採訪網路公司37signals 執行長的一篇文章在圈子裡引起了不小波瀾。在採訪中,Fried毫不避諱地發表了自己對美國創業圈生態的看法。

Fried稱,

現在有太多的創業公司不惜犧牲公司員工長期的士氣,以換取短期的爆發式增長。

這些公司通常會選擇透支員工,每週讓他們工作60,70甚至80小時,然後換另外一批人代替他們,因為這些公司知道,不管是公司還是員工,要嘛是都「死」,要嘛是被收購,要嘛…不管是哪一種情況,他們都不在乎;他們只是一味地消耗掉自己的資源,這就像在開採石油的時候要採盡每一滴油一樣。

而且,很多公司都抱著買彩票的心態。他們融一筆錢,僱一批人,然後一邊把這些人往死裡耗,一邊夢想著自己的彩票哪天能中,整個行業呈現出一種病態。Fried甚至援引了《Maverick》一書作者的一個比喻,將很多公司夢想著可以一飛沖天、「為了變大而變大」的心態對比「惡性腫瘤」。

Fried的這番言論可謂火藥味十足,看完以後你也可能會以為自己又回到了工業時代初期,大資本家剝削工人階級的年代;然後,已經透支的員工就像壞死的零件一樣,可以隨意被替換。

但與那個時代不同的是,當時是資本家在單向剝削工人階級,但是現在這些公司的老闆們跟員工一樣忙得焦頭爛額,就好像人人都被洗腦——公司自上而下,大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而且,所有人對這種做法都深信不疑,這也就是Fried所謂的行業病態。

Fried的這番話雖然激進,也不排除他在採訪中因為情緒激動有些口不擇言,但從這番話中,我們卻看到了創業圈裡極其稀缺的一種東西:人本主義精神。

首先,做為一家公司的CEO,頂著被另外一些同行圍攻的壓力,借助一個公共平台說出這樣一番話,這是需要勇氣的;其次,我們可以這麼說,這裡有一家公司關心自己,警惕員工的工作狀態和心理狀態,而不是將大家統統視做拼命工作、自我燃盡的行屍走肉。Fried這麼說,也確有他自己的底氣。

在我們之前刊登的另外一篇文章《變化》中,我們便提及了Fried的一些新嘗試:

在37signals,Fried將五月份到十月份的工作制改成了一周工作四天,每天8小時,同時,公司還會為員工免費提供來自社區的新鮮蔬果。不僅如此,他們在今年夏天還做了一個新嘗試--讓大家在六月份這一個月,幹自己想幹的任何事;這不是普通意義上的假期,而是說大家可以從六月份原本的工作計劃中抽離出來,擱下不必要的工作,然後把時間用在探索自己的想法上面。

Fried稱:

「這個「6月份我做主」的實驗結果是,我看到了34名員工迸發出的前所未有的創造力。這個實驗很有趣,也大大增長了我們的士氣,而且,它非常地富有成效,以至於我們決定在一年中重複這樣的項目幾次。」

從上面的這些策略中,我們可以看到Fried的兩種理念:「以人為本」以及「無為而治」。

Fried做的是這樣一件事,他尊重並信任每一位員工,不過度干預他們的工作,但同時又讓他們發揮出最大的潛能。事實上,要做到這一點非常困難,它對員工和整個團隊的能力、控制力、自我管理等綜合素質要求也非常高,但是從一定程度上來說,37signals做到了。

這家公司已經成立了有13年,但目前為止,37signals卻依然堅持著一個35人的精英團隊,Fried也表示,假如我他們願意,他們可以僱傭成百上千的員工,他們的收入和利潤可以支撐這一點,但他認為這麼做糟透了。

而他們的產品同樣處處滲透著以人為本的設計理念。針對他們其中的一項產品Basecamp,來自他們的競爭對手Salesforce公司的Farhad Manjoo就稱讚說:「Basecamp代表了Web軟體的未來」,而Quora上的一名作者則這樣說道:

關懷,愛,以及實用性,這些都深深地滲透在他們搭建產品的方法以及最終的產品中。他們讓客戶可以輕鬆地完成自己的工作,這樣客戶就有時間放鬆、放假;人們願意為獲取這種內心的平和,花上無數的錢。

我被37signals,以及他們做好公司的那種方式鼓舞了,他們不僅能做事,而且能用一種正確的方式把它達成;沒有炒作,所有的成績都可以量化。

再讓我們回到剛才的那個話題,誠如我們所想的,要把以人為本做到極致,讓團隊可以認可公司並發揮最大效益,讓公司以外的人可以認可公司併購買他們的產品,實際非常困難。它對團隊的每一個成員的能力、自覺度、實踐力要求都非常高;但個人認為,這種企業文化的形成實際是漸進的。

37signals之所以能將在行業中如此小眾的想法,變成現實並發揚光大,首先要得益於領隊的Fried和David對這種理念的深信不疑,以及至始至終地執行。他們會依據這一點去招人,用這種信念感染團隊的其他人,進而讓所有人都對這一點深信不疑並至始至終地執行;這就是所謂的「團隊的每一個人都在塑造企業文化」。 Fried和David這麼做了,而一種良性循環也逐漸形成了。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37signals是一家做網路軟體的公司,公司生產的邊際成本不高,而且拼的就是設計,所以跟其他的一些行業相比,他們沒有那麼依賴人力,因而員工也可以擁有更高的自由度。還有一點是,有一句話叫做「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上面的這種管理模式或許很難在一個大的團隊中推行,團隊文化也容易在「人山人海」中被稀釋;而這或許也解釋了,為什麼這個運作了13年,效益良好的公司到目前為止,都還只有35人。不得不說,Fried很聰明,也很堅持。

(資料來源:Fast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