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和三星的專利訴訟暫告落幕,美國法院裁決三星侵權,需支付蘋果 10 億美元的罰款。多數評論認為官司的勝利不僅更加確立蘋果在人們心中創新的形象,對 Android 陣營更是一大打擊。

相信明眼人都曉得,蘋果的目標不在三星,而是 Android 平台;無論是 10 億美元或是 25 億美元,對市值逼近一兆美元的蘋果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賈伯斯生前痛斥 Android 是偷來的產品,曾落下狠話不惜花光蘋果所有的錢也要毀掉它。但,他也曾在 1994 年面對蘋果麥金塔作業系統抄襲 Xerox  PARC 系統指控時,引用畢卡索的名言:「好的藝術家懂得模仿,偉大的藝術家善於偷取」,那麼賈伯斯又何必如此大動肝火呢?

  • 對廠商或開發者來說,最終的目標還是獲利

近年來發展迅速的行動裝置是一個很特別的產業,僅管手機和平板的市場目前仍有很大的增長空間,但毛利下降的速度卻非常快。

今年 Android 手機的利潤大約在 10% 至 15% 之間,平板更慘只有 2%~3%。市場經驗告訴我們,當一個市場愈邁入成熟階段,第三名的生存空間會越來越小,CPU(Intel 和 AMD)、顯示晶片(NVIDIA 和 ATI)、電視遊樂器(Xbox 360 和 PS3)、可樂(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甚至速食連鎖店(麥當勞和肯德基)無不例外。

現在,手機平台三足鼎立,但對蘋果和微軟而言,Android 卻是個失控的對手。它完全開放的特性會加速整個市場毛利下降的速度,這絕不是蘋果或微軟所樂見的,而對廠商或開發者來說,最終的目標還是獲利,「開放」並不是平台最大的誘因。

  • 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

相較於國內廠商總是彼此砍價競爭,自己人殺自己人就殺得血流成河,蘋果和微軟這二位沙場老將固然深知「贏」的重要,但是用對的方法,讓遊戲能夠繼續玩得下去卻遠比贏更為重要。

微軟自去年起開始堆高 Android 作業系統的權利金(約 5~15 美元,佔手機廠營收 2~3%),預估今年 HTC 付給微軟的 Android 作業系統權利金,即相當於 HTC 一個股本獲利,雙 A 老早就棄械投降,三星則在討價還價中掙扎。

另一方面,蘋果自然也知道它和三星的訴訟勝利,無疑會間接將各家廠商由 Android 推向 Windows 平台,但對蘋果而言,它的目標是延長產品的高獲利週期,選擇助微軟一臂之力,只是二害相權取其輕。在這場手機大戰中,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二強顯然早有默契。

蘋果和微軟的策略性結盟,我們可以從這些事件中看出端倪,賈伯斯如此痛恨機器小綠人絕非為了創新之爭(更不用說,觸控智慧手機的概念早在 1991 年就被提出);「用對的方法讓這場賽局能夠玩久一點」,才是蘋果的首要戰略。

下一篇文章,我們將繼續探討微軟在失落的十年後,巨人是否更為成熟,在表面「Surface」之下,他又有什麼樣的佈局呢?

(圖片來源:Jesus Belzunce,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