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產業聚焦 – 台灣第三方支付發展落後,法源出了什麼問題?

討論完 支付的演進 ,也引用了幾個我覺得具有代表性的支付商業模式做為參考,那大家或許會問: 為什麼在台灣都沒有看過這類型的支付選擇呢?

台灣電子商務的發展算早,產業體系也完整,為什麼支付這樣舉足輕重的產業卻如此靜悄悄?很多媒體報導都說問題出在台灣第三方支付的法規,但是探討起來問題的根本是什麼,似乎這些報導也沒有清楚點出來,今天就讓我來試著點出這些問題,跟大家分享以及討論。

 信用卡法規的限制

之前在 你知道 PayPal 怎麼賺錢 以及 支付的演進 兩篇文章有提到,第三方支付最主要的金流,是來自於銀行轉帳跟信用卡。信用卡的交易流程中,第三方支付機構會代替特約商店跟收單銀行收款,然後再轉付給特約商店。這個角色的轉變,讓買賣的契約關係變得相當複雜,而台灣主管機關選擇相對簡便的方式去規範:

「為健全信用卡市場發展,收單機構對於特約商店之請款應直接撥付予該特約商,不得撥予第三人。」

這樣一來雖然政府機管可以高枕無憂,但是第三方支付依法就不可以處理信用卡相關的金流,因為主管機關明訂,收單銀行不可以將款項撥付予特約商家以外的第三人,那第三方支付的角色也就不可能存在。

可是嚴格說起來,第三方支付機構還是可以透過銀行轉帳,先行將資金放在虛擬帳戶之中來做支付,這就相當類似之前介紹過的案例 Dwolla,那為什麼沒有人在台灣做呢?我認為台灣第三方支付的法規問題不僅是因為信用卡法規這個部分,而是缺乏了一個全面性的法規制度來支持這個產業,太多的不確定性讓投資人卻步,下面再列出一些我覺得關鍵,但目前台灣法規仍欠缺的部份。

缺乏支付產業專法

台灣欠缺專法來定義審核條件與執照發放的標準與流程。

支付產業跟銀行應該要被列為特許行業,因為他們都是會對國家的金融環境造成系統性影響。目前相關的法規只有 「銀行發行現金儲值卡許可及管理辦法」 以及 「電子票証發行管理條例」, 前者還是以銀行執照為基礎,而後者基本上是為了悠遊卡因應而生的法規。

說穿了,台灣完全沒有專法針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審核以及發放執照的規範,倘若政府也認同第三方支付是確保台灣網路產業蓬勃發展的關鍵,那主管機關就應該要全盤檢討相關法令,設立專法管理第三方支付,清楚定義這個產業的遊戲規則。

KYC/AML 的範疇以及義務也是一個關鍵。

身為金融相關特許行業,第三方支付應該要被清楚賦予 Know Your Customer (KYC) 以及 Anti Monetary Laundering (AML) 的責任,但是主管機溝也要注意規範不宜過度,過度的風險控管機制會帶來過高的成本,假如完全以銀行的標準來執行,可能會扼殺支付產業的獲利能力跟吸引力。

為推行電子以及行動支付,國際市場上這幾年來一直在倡導立法機構的規範要比例化 (Proportionate),相關的控管方式如:根據產品風險的不同要求不同程度的 KYC,不同程度 KYC 的帳戶有其對應的帳戶餘額、每日交易數量以及金額限制,這些限制應確保支付產業的適用性,並同時將風險控制在可接受的程度內。另外,這些控管限制也可以先緊再鬆,過程中監管單位可定期審查去決定法規是否需要適時調整,支付公司也在某個程度被鼓勵要確保風險以及服務品質控管得宜,以換得更寬鬆的經營環境,目的是在發展過程中促成正向循環。

支付帳戶資金當成存款管理?

第三方支付最常被大家拿來討論的,就是支付帳戶裡的資金,應該要如何管理?

按照現行法律,只有銀行可以收取存款,而且必須提列準備金,以確保流動性;但這類規定的原意是為了反應銀行的商業模式:收取存款然後放款賺取利差,所以一定得透過法規才能確保流動性,否則銀行一定會盡量把款項放完以達到利益最大化。可是,第三方支付的獲利模式與銀行並不相同,支付產業的利潤,主要是來自於交易手續費,而且也沒有放款的資格,所以流動性的要求以及存款的使用,一定要有與銀行不同的規範,以反應這個產業的本質以及與銀行的差異。

由於第三方支付機構並不是銀行機構,收取的資金存還是得存放在某個清算銀行帳戶中。為了確保消費者的利益,法規勢必要規定這個支付資金要交予銀行信託 (Trust) 或者履約保證 (Escrow),才能將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倒閉風險跟支付資金分開。這類型資金被稱為 Client Money(客戶資金),與支付公司自己的營運資金,一定要分開放在不同帳戶;信託銀行在第三方支付機構倒閉的情況下,就可依據第三方支付機構系統裡記錄的帳戶資料,將支付資金退還給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客戶。

另外一個風險,是支付機構的清算銀行倒閉。一旦倒閉,銀行帳戶上的資金會立刻被凍結,等著被債權人清算 (liquidate)。台灣現行的存款保險是以帳戶為依據,因此存款保險賠償上限預計是無法承擔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資金金額的。我很好奇現行的信託法,是否可以更進一步將這筆資金跟第三方支付機構的清算銀行獨立開來,根據我在非洲開發行動支付的經驗,有些國家這麼做是可行的,相關法律可以超越商業法規,最重要的是確保信託帳戶的資金得到完善保護。

利息的歸屬也是爭論重點。以現行信託的精神,利息應該屬於受益者 – 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客戶,但第三方支付機構是否可以在契約中明定信託帳戶孳息將給予第三方支付機構作為支付產品的服務費用?目前在國外看到的例子都是以後者為主,我相信背後的理由是政府機構極力避免支付機構能「產生孳息」,所以倘若信託帳戶有孳息產生,其所有權主觀機關也得要仔細思考,以確保公平性但又不牴觸其他法律原則。

其他例如消費者保護、資料安全、第三方支付機構風險控管等等規定也都是相當重要的配套措施,一個好的法規在於能夠清楚定出有助產業法展的遊戲規則,倘若制度設計良好,產業的蓬勃發展也是水到渠成;我想最關鍵的因素是「政府的決心」以及「對產業的願景」,假如今天肯亞能在五年之間培養出 世界最成功的行動支付產業 ,我認為資源更加豐富的台灣不應該有藉口遠遠落後世界潮流。

我始終相信解決問題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是 了解問題 ,台灣媒體大都習於「點出問題」甚至「渲染問題」,卻很少能夠用有條理地去解構及分析問題,而讀者倘若沒有自己做足功課,也只能在深度有限的資訊上,試著推敲或猜測問題的全貌,而政府官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下,我實在不知道這個問題是否會有效率地解決。

對於寫不寫這個議題我有點猶豫,畢竟我自己不是法律背景出身,多少擔心自己寫這樣一個議題會有不全之處。但我希望可以給讀者一個不一樣的角度去看這個已經吵到老掉牙的議題,更希望自己可以拋磚引玉,所以花了不少時間研讀法條及專文後,再加上我自己在非洲以及歐洲相關的實務經驗來跟讀者分享,若有不足之處請大家指正,也希望更多法界的專家能出聲,一起替台灣第三方支付的法源做點貢獻;期待在不久的將來能得到主觀機關的重視,期待不久的將來這個產業能夠立足台灣放眼亞洲甚至全球。

(圖片來源:Collection Agency, CC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