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 Now.in 創辦人 Victor 的一封信

Posted on

打自 3 月 3 號一早收到 Now.in 創辦人 Victor 的信後,就建議 Victor 盡可能先從法律面充分理解自己的境況,避免因為一時的倉促判斷或發言影響事情好轉的餘地。稍早看到 Victor 在自己的部落格發表的自述: 曾經,我有個夢想 。用過去式來描述自己的夢想,希望是為了未來。

這封信,是我昨天在台大創聯會成立大會、創新服務發表中場休息的時候寫的,當時 Victor 在信中提及放棄 Now.in 的念頭。

同是試圖創造一些新可能性的年輕世代,我完全知道來自傳統勢力或明或暗的打壓有多大。我們用網路和軟體技術重新發明所有產業,重新發明廣告業、重新發明零售業、重新發明電信業、重新發明金融業、重新發明餐飲業、重新發明媒體業、重新發明物流業、重新發明出版業、重新發明創投業、甚至正在醞釀重新發明醫療、教育、與政治領域。

這些正在重新發明新時代的創業家們,全都知道我在說啥。我們經常會羨慕矽谷的生態、大陸的熱潮,日韓的魄力,與新加坡的誠意。但我們更經常脫下西裝外套,捲起袖子,再下一城、再下一城。我們不怕艱難,不怕世界。我們蹙眉的,是同在台灣的懞懂父母官,是這些無心理解我們年輕人的資源壟斷者,是只顧眼前放棄下一代希望的瞎眼老賊。

這封信,是我試圖提出地毯式的具體作為,給 Victor 的加油打氣。不是鼓勵盜版,不是鼓勵犯法。是鼓勵犯錯、鼓勵創新的加油打氣。畢竟,即便創新的勢頭方興未艾,但創新路途中需要解決的障礙,一個也不會少。

Dear Victor,

這封信真的不好回。

我很少碰到這個情況,需要鼓勵別人不要堅持自己的決定。收到你這封信後,我想了很多可能性,想完之後,還是建議你可以重新考慮你的想法,重新決定。但我實在也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做這樣的建議,畢竟正面迎擊的,都是你。

甚至,從你的思維出發,你說的是對的。只要官司在打,期間網站不可能有好的發展。只要這個前提成立,提前收掉,大概是最合理的結論。我可以很直白地跟你說,這真的就是那些躲在背後的人想要的結果。

轉手,也會因為現在的狀況,讓你這麼有價值的基礎,在短期內大幅降低。而且除非你找到夠力的人接手,否則那些躲在背後的意志,對他們來說只是轉移焦點,依然會局限於服務發展受限的困境。

除此之外,可以考慮的幾種狀況,還包括幾個:

一、開源化。

把整個服務交給公眾自由發展,但這需要妥善的前期工作。開源必須考慮到開源社群的發展性,要先妥善過一下會不會缺乏社群發展上的關鍵瓶頸。開源除了讓針對性從針對你,變成針對眾多電台擁有者,還需要更進一步的發展與擴展的配套措施。

二、網路電台私人化。

在服務機制上,轉為電台個人經營,自由選擇要或不要公開,發展會員邀請制。這需要搭配更完整的法務架構,原本在這事件發生前就推出會比較好,但現在轉型,也不失為好的控制風險的方向。

三、技術轉移。

我以前也把公司當成自己的孩子,但我後來逐漸認識到,企業發展比較像是一股意志的發展與執行。我們當然希望企業或服務持續發展,但用孩子來比喻,太過感傷。在這之上,透過與其他企業合資、技術轉移,都是可能、可行的做法。走這條路,某種程度上是承認目前 now.in 作為商業發展的面向上,是失敗的。但透過新的發展結構、發展方向,是從失敗中集結新的力量,重新站起來。

像 napster 那樣收掉、送給其他人、與背後的惡意握手、以及上列三種具體轉型的方式,加上繼續堅持。這七種我能整理得出來的可能性,真的希望你好好考慮。

你創造的服務是我們網路圈的驕傲,是台灣的驕傲。我並不是說盜版或不尊重版權或法律是對的事情,只是我能理解你並不是抱著惡意在做這件事,你是在新時代發掘新應用可能性的創業家。在這樣的前提下與舊時代碰撞,證明你做的事是對的。

人微言輕,我能夠做到什麼程度,我也不清楚。不論你最後的決定是什麼,我都會尊重、並持續認真協助你順利達成你的目標。

希望你不要放棄行動,不要停止創造。這不只是為了你,更是為了我自己。

BR,

戴季全.

即便創新的勢頭方興未艾,但創新路途中需要解決的障礙,一個也不會少。

我不鼓勵違法盜版, 我們需要鼓勵的,是勇於接受錯誤與挑戰的創新。

Now.in, Please Don’t Get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