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音樂怎麼失去自由的?聽委任律師說 ezPeer 案始末

TO 上週末披露台灣新創網路服務 Now.in 創辦人住所與老家被調查局突擊搜索 之後,立刻 在網路圈和音樂社群間引發高度討論

為從法律面了解 Now.in 被調查局搜索約談的可能原因,TO 電訪在著作權領域有相當實務經驗的陳鎮宏律師。陳律師表示,由於尚不清楚 Now.in 事件的相關事實,因此無法針對搜索案本身發表評論,但是,他仍透過回顧 ezPeer 訴訟案件過程,說明音樂著作權訴訟牽涉的複雜利益運作。

回顧台灣音樂版權訴訟歷史,92 年 IFPI 台灣(財團法人台灣唱片出版事業基金會)告 ezPeer 的案子喧鬧一時,陳鎮宏當時就是 ezPeer 的委任律師。

ezPeer 平台採用的是在當時來說還算新的 P2P 技術,讓使用者在網路上分享自己電腦主機上的音樂給網友聽,並向使用 ezPeer 的網友收取相當低廉的會員費。

原本在士林地方法院一、二審的判決結果都是無罪。當時法院的判決認為, 法律本身的規範落後於新技術的演進,新技術不應該完全由現行法律作為價值判斷的唯一基礎

ezPeer 還沒來得及慶祝,案子還在法院裡,三審未結束,立法院卻恰恰好就在此時,修改了著作權法,並徹底改變著作權法後來的判斷依據。

新增第 87 條 1 項 7 款:「未經著作財產權人同意或授權,意圖供公眾透過網路公開傳輸或重製他人著作,侵害著作財產權,對公眾提供可公開傳輸或重製著作之電腦程式或其他技術,而受有利益者。」於是,「意圖」成了 ezPeer 一案的關鍵,這裡的意圖包括是否有鼓勵或教唆他人使用的行為,或是否因提供此程式或技術而獲利。

這個新增的條款,逆轉了 ezPeer 當時的命運。雖然 ezPeer 已經獲判無罪,但當時 IFPI 開始針對使用 ezPeer 的消費者開刀,一個一個起訴這些個人使用者。一個新技術遇上舊產製邏輯的重要案例,演變為人人有罪的醜惡劇碼。

個人使用者,更不可能有能耐面對這麼麻煩的官司纏訟。消費者噤若寒蟬,ezpeer 的客戶開始大量流失,就算打贏了,也不再具有商業價值。

就只剩下和解一途。

ezPeer 不是輸在法院裡,而是法院以外的殘酷商業世界。

陳鎮宏律師相當感慨,由於當時的告訴人是握有充足資源的利益團體,一、二審無罪判決後,這些音樂產業的利益團體就開始運用產業與政策影響力,推動政策修法以保障其自身利益。著作權法第 87 條 1 項 7 款,也因此被視為 P2P 專用條款。

10 年後的現在,Now.in 面對的環境是否有不同呢?TO 將持續專訪法律專家與熟悉音樂這一行的業內工作者,請關心 Now.in 後續發展的讀者持續鎖定!

(圖片來源:musikpi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