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新任政務委員張善政才從香港返台,22:04 直奔中天新聞接受獨家專訪。

張善政直言不諱,對產業現況認識清楚,分析的結構和條理也相當分明。雖然還沒提供具體、可執行的解決方案,但整個專訪的完整內容非常精彩,在網路上目前只找得到片斷,貼在下面供大家參考。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同時,張善政正在總統府內和馬總統報告,主要任務在說明目前台灣 ICT 產業的體質(有多差),同時瞭解馬總統對這個任命的期待(有多高)。

ICT 這個詞的全文是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資訊和通訊科技,簡稱資通訊。如果我沒記錯,我首次接觸到這個詞,大概是大學時期、約莫是 1999 年到 2000 年之間,後來才知道是英國政治家 Dennis Stevenson 在 15 年前(1997)對英國政府進諫時首先使用的辭彙。正如張委員所提,將電腦為基礎發展出來的 IT(資訊科技)與以交換機為基礎發展出來的 CT(通訊科技),兩者合而為一,以一個正確的理解框架發展全球資訊時代的國家基礎建設。

是的,你沒有看錯,是國家基礎建設。重要性和產業結構都和高速公路、自來水、電力等事業類似,是國家基礎建設。這個建設沒做好,不是說台灣就沒有別的發展了,而是世界的重大發展都跟我們無關了。新商業、新媒體、新金融、新經濟、以及新政治,都在這個基礎建設上進行。這是我說的user-based Internet,AppWorks 林之晨說的 apps(應用軟體)產業、悠遊卡董事長劉奕成說的commercial Internet,同時也是新任政務委員張善政前天在聯合報上說的「生活面產業」。

沒有好的 ICT 環境會怎樣?想像過去 20 年如果我們沒有高速公路會怎樣?就可以了。的確不會怎樣,只是我們真的也就不會怎樣。

在這個前提下,一個健康 ICT 環境最重要的,就是標準。一個公平的標準,一個公開的標準。所有私人單位都可以用同樣的標準使用這個基礎建設,以同樣的成本和接取障礙,以此為基礎發展服務和產品。

中華電信民營化的過程,已經設置了一個極差的錯誤標準了。台灣的民營電信商都要付電信線路費給中華電信,也因此發展出畸形的產業發展歷程。不是中華電信的錯,是我們和我們政府對產業發展認識不清、愚昧鄉愿的錯,我們自己要負最大的責任。

而且我們千萬不要忘了 WIMAX 這場續集,同樣是我們和我們的政府搞出來的爛攤子。我們把寶貴的頻譜交給國家施政管理,是要一個公平公開的標準,結果變成各大利益團體從晶片的利益出發、從電信巨獸的競爭出發、從計畫經濟的幻想出發,編織出的一場夢。不,是夢遊。是一場伴隨著具體行動的夢、一場半夢半醒的產業升級夢遊,連走進四大慘業的機會都沒有。

這次,我們和我們政府,絕不允許再犯一樣的錯誤。

在昨天的專訪、加上張善政最近發表的言論中,細膩的人或許也發現了,一個出身 google 的科技人,竟然絕少提到 Internet、甚少提到軟體、偏少提到雲端。我不確定張政委是有心還是無意,但我非常激賞這樣的舉動。正如幾天前 Charles Ou 在CIO(資訊長)新登場!馬政府延攬 Google 張善政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的討論中引用歐巴馬的言論:

「我是民主黨人。但是我相信共和黨林肯(Abraham Lincoln)的信念:政府只應該為人民做他們自己無法做得更好的事情,僅此而已。」

那些可以交給我們創業家、企業家和商人處理的事,馬總統和馬主席您別操心。積極點,請馬總統協助政務委員移開政治障礙,多點空間和企業溝通;請馬主席幫我們提高立法效率,不要讓電子票券法、消費者保護法等等亟需優化的法律躺在產業道路中央。消極點,專心把高速公路蓋好,不要把交流道全交給中華電信,或是把高速公路拆成北中南三段發包給獨立不互通的廠商執行,就非常到位了。

我不曉得馬總統對這個任命的期待是什麼?

但這是我們資通訊相關產業對馬總統這個任命的期待。

(來源:小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