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我們怎能不給陳沖和全新的馬英九一個讚?

昨天傍晚聯合晚報發佈一則新聞:馬政府向Google挖角,張善政任政務委員,文中新任政務委員張善政提到:

台灣整個ICT產業體質可以再更好,例如選戰期間大家討論網路降價,但降價其實只是整個ICT環境改變的一小部分,尤其IT和CT原屬不同兩種專業,CT由電話開始,IT自電腦開始,兩邊背景不完全一樣,未來希望兩者間可以有進一步溝通……就國家整體產業面而言,ICT產業和非ICT產業間也可以有更大的結合,如能在改善ICT體質後,在不同生活面產業界尋求更大的結合,不同產業間應可發生相得益彰的效果。

真是一番若愚大智的精彩陳述。

頻寬(電信)+運算能力(電腦)=網路。

網路重新發明了世界,行動網路又重新發明了網路。

跟張委員的精彩陳述相比,我的描述顯得若智大愚。政務委員這段陳述,根本就是一套解決方案,一套可以依循的行動方案。以網路作為較為正確的角度來理解電信業與運算設備業,透過溝通解決認知差異。

這兩個產業,一個產業側重每個使用者的ARPU值(營收貢獻度;Average Revenue Per User),廣義的電腦業則重視產品的銷售額。一個是用盡一切努力增加用戶量,然後用軟體服務逐步放大營收量。一個是用盡一切努力放大銷售額,然後用產品逐步放大產品線。組織方式、研發重點、銷售邏輯,全都大異其趣。

但不論說法是「重新發明這個世界」,或是「創造第二次工業革命」,這兩個產業缺一不可,兩個產業需要充分交流溝通、彼此理解、攜手合作,更是關鍵。零售業、金融業、出版業、廣告業、物流業、音樂產業、影視產業、實體文創產業、農業、運輸業、旅遊業、甚至包括色情行業、八大行業,都會是政務委員提到的「在不同生活面產業界尋求更大的結合」,達成「不同產業間應可發生相得益彰的效果」。

但要達成這樣的目標,我們可以先看看政務委員在立法院運作流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當法案送進立法院成為委員案或政府案時才會開始產生權利義務關係。「政府案」與「委員案」是合作競爭的關係;「政府案」是由負責的承辦單位(例:司、處、科)送主管機關(例:衛生署),主管機關再經行政院院會的政務委員(要打聽到與自身法案相關的政務委員)同意才成為政府案

也就是說,張善政有絕佳的機會扮演政府行政時的CIO(資訊長)

透過創新的資訊科技,讓政府更透明、負責,以及擴大公民參與。資訊長必須確保資訊安全、保護個人隱私,並有效運用納稅人的錢,創造一個具有策略性、效率的資訊科技環境……從法規、制度管制上,讓我們的政府機關有能力應對這個新的科技環境、新的商業市場模式、新的就業市場結構……

根據行政院在網頁上列出的法案審查分工表,其中政務委員業務分工項目如列:

曾志朗
教育部、文建會、體委會、新聞局、青輔會、交通部(觀光)
張進福
經濟部(能源)、蒙藏會、農委會、環保署、原能會、人事行政局、通傳會、數位匯流
薛承泰
內政部(社福、婦女、兒童、家暴、人口政策)、勞委會、退輔會、兼福建省政府主席
林政則
外交部、國防部、海巡署、兼臺灣省政府主席及行政院中部、南部、東部聯合服務中心主任
羅瑩雪
法務部、內政部(警政)、僑委會、客委會、原民會、中選會、公平會、消保會
朱敬一
國科會、飛安會、衛生署、研考會、工程會
李鴻源
交通部、內政部(營建、災防、國土規劃、都市更新、地政)

過去負責數位匯流的政務委員,是張進福政務委員。很可惜我沒辦法在行政院網站上得知張委員做了什麼,但我們不知道他做了什麼,不代表他什麼都沒做。只是光是「透過創新的資訊科技,讓政府更透明、負責,以及擴大公民參與。」大概就可以以很低的成本、很低的爭議、又很能具體提升政府效能與效率的具體作為之一。

約略在17個月以前,我在當時的 ZDNet 上撰文詢問(其實是自問)馬總統,我們需不需要一個CIO?開始四處宣揚台灣需要一個CIO。別的領域和範疇我懂得更少,但在這件任命上,我們怎能不給馬英九政府支持、給陳沖行政院長勇氣。

給一個大大的讚!

但最重要的,這個讚是要給張善政政務委員的,給他大開大合做事的民意與魄力。

(請在右邊側欄或下方留言表達你的支持,我們把這些力量送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