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倫巴菲特終身的摯友與夥伴,查理孟格,非常喜愛採用一種「反過來想」的思維模式,幫助他在順向思考的時候,找出與凸顯問題的本質與癥結。我借用這個思維模式,想像台灣接下來的產業發展,我試著想像:

一個沒有雲端產業的文創產業。

結果是這樣的,文壇新星不斷地出現在亞馬遜電子書出版平台,在盛大文學斬露頭角。我們在台灣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把 MacBook Air 中的文稿印出來寄到時報出版或聯合文學,要不就是把自己的作品丟上亞馬遜或盛大文學。如果你是下一個九把刀,下一個大A,你會比較傾向哪個做法(DOCHI)?

音樂還是透過CD發行,全世界都在用podcasting和social music分享自己的聲音世界的時候,我們不能隨時隨地用手機聽甜梅號的歌,不能用iPad看王力宏的動態,也不可能透過報紙知道廢了十年倉庫派對吵年獸,更別想能隨時隨地購票、收刮週邊商品。

我們當然也不能透過手機的LBS服務,流暢地知道有哪些舞台劇正要演出,有哪些促銷活動。當然啦,現場購票也不能用手機晃一下就進去,當然也沒辦法活動結束後收到其他活動的折價卷。臨時去不了的演唱會門票或電影票,當然更不可能即時轉讓給其他有錢有閒的人。

我們不會有一個大家可以隨時分享感受與衝擊的社群,不會有一群搞不清楚專業或不專業的部落客撰寫介紹與評論。旅遊資訊不能帶著走,旅館和機票要分開打電話訂,刷卡都要用傳真的呢。

越想,懷舊氣氛越濃厚。街角阿嬤的沙士糖都快掉出來了。

這個文創產業,沒有新媒體、沒有電子商務、沒有粉絲經濟、沒有網路效應、沒有宣傳力、沒有銷售力、沒有感染力。說真的,我想到最後,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而且絕對不用煩惱大中華市場,我們的邊界不會是網路上的流量限制,我們的邊界會是台澎金馬的地理邊界。我們可以欠缺了複製規模產生的娛樂與生活產業,放棄了文化出口的優勢,錯失了技術優勢的時機。

淡淡地與世無爭的淡雅生活態度,或者成為一群心情平靜的勒德份子(Luddite),沒有什麼科技需要我們好搗毀的,因為我們根本就欠缺這些科技。

沮喪嗎?還早呢,再反過來想,試著在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想像一個沒有文創產業的雲端產業。

科技不能沒有人文。雲端產業,是為了文創產業而生的啊!

(讀到這篇文章的任何一個人,支持或反對我的請願,都請打開總統信箱,我們直接反應我們的意見,別再讓馬總統看民調治國、看媒體治國了。他是我們選出來的未來,我們有責任和義務幫助他、支持他。他是馬英九,他是我們的總統。)

(圖片來源:偽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