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信業錯過了第一波網路化的浪潮,現在大家經常會使用、愛用的網路服務中,有多少比例的服務是中華電信、台哥大、或遠傳等電信業者提供的?搜尋、入口網站、部落格服務、社交網絡、社群音樂、軟體市集、地圖導航、VoIP網路電話、電子商務、線上訂票、線上旅遊、內容社群、雲端文件、雲端儲存……等等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想一想,也快十年了。我當時眼睜睜地看著 HiNet 狹著撥接連線後跳出來的 HiNet 首頁,以這麼樣霸氣的通路壟斷之姿,還是慘敗給當時各大入口網站。而且再也沒有振興過。

然後第二波網路化來了,規模更大、和行動電信的關係更深,通路壟斷之姿似乎更為霸氣,以前電腦可以自己買,現在行動設備還不能不搭門號買;以前入口網站還要另外串接金流支付系統,現在行動門號本身就是一種直接可以向使用者收費的支付系統。螢幕更小,可以垂直整合的服務更集中。

我一直以為這次電信業會學乖,電信三雄也真的努力在學乖。電信業持續地投入資源參與行動網路的發展,包括 Apps 的發展、包括線上支付系統的發展(還聯手成立TSM公司)、更計畫大力投資新創軟體公司。

結果,當我發現今年跨年付費簡訊不塞了,電話沒有打不通了。才驚覺!

電信業(該不會)又錯過了。

根本不需要什麼精辟的分析,就知道大家都用「免費」的 whatsapp,數據(data)流量暴增,我身邊使用行動上網的朋友,幾乎都在抱怨滿格慢速的現象,明明有連線、明明是滿格,但為什麼速度這麼慢,反應這麼慢。我的重點不是要抱怨我們的基礎設施不足(不是這篇的重點),我想要強調的地方在於,這些讓我們把行動網路塞爆的服務當中,有哪些是電信業者提供的?

我的第二個驚覺來了。

這波新的行動上網化的趨勢,有多少比例的服務是台灣本地的軟體開發商提供的?

第二個問題我只有從個人使用經驗為基礎的臆測,沒有答案。但我傾向目前整體比例相較於第一波個人電腦網路化時,是少很多的。我們還沒出現幾家大的行動軟體服務提供商,我們還沒看到大的行動軟體服務產值噴發。

Q:為什麼?

A:因為整個行動軟體服務生態系還沒成型。

Q:為什麼沒成型?

A:因為生態系的底層,根本就是開放、低成本的行動支付架構。(沒有鈔票,怎麼交易?)

Q:為什麼沒有這個架構?

A:因為我們的金管會要保護我們廣大的消費者。

Q:為什麼金管會要保護消費者?

A:因為我們被詐騙了,會怪政府。

Q:為什麼我們會怪政府?

A:因為我們還存有一種父母官思維,總覺得都是政府的錯,我們自己都沒錯。

我們得逐步發展一種完整思維,意識到我們自己既是消費者、也是工作者,是產品的使用者、也是產品的創新者,我們是法律規範的公民、也是授權給馬英九執政的公民。只有我們自己平衡自己的抉擇,我們才有可能在這個較為複雜的判斷框架下作初較為正確的決定。

但是電信業小心了,你的金雞母因為我們消費者的思維過度膨脹,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孵出另外一隻金雞母。我們消費者更要小心了,因為我們過度膨脹我們的消費者民粹,讓主政者為了選票,限縮創新、自縛手腳。

我們正在搓揉,搓揉即將給我們自己上吊用的草繩。

Q:有沒有解決方案?

A:我們選出來的第二位馬英九總統。

 

(請讀到這篇文章的任何一個人,支持或反對我的意見,都請打開總統信箱,我們直接反應我們的意見,別再讓馬總統看民調治國、看媒體治國了。他是我們選出來的未來,我們有責任和義務幫助他、支持他。他是馬英九,他是我們的總統。)

(圖片來源:中國評論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