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可能會開公司,但開公司不一定就是創業:再議台灣的創業家精神

前幾天寫了一篇 台灣的創業家精神,是不是都流失到大陸了?

Jameschu888 留言提了一個很好的問題:

創業家精神流失? 那如何解釋一個 2300 萬人的地方, 中小企業家數破百萬的情況?

真的是個絕妙的切入點,花了我一陣子思索,以下是我的解釋,希望能收拋磚引玉之效:

根本的前提與 PQ 邏輯是,具有強烈的創業家精神,可能會創業。不代表所有開公司的都具有創業家精神。

到底賺錢是為了創業,和創業是為了賺錢,根本上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與思維。

Jameschu888 提的這個疑問,已經包含了比較具體的提問與建設性討論的層次。台灣有一部份人是長期處於不滿扭曲的狀態的,已經習於匿名碎念、酸語、抱怨、叫囂,喪失了想像事物光明面的能力,更不用說能夠以行動持續發展新的可能性。甚至僅僅是對自己抱持著新的想像與可能性。

我所鼓勵與支持的,並不是開公司,而是一種以行動創造新局的態度。有幸(或不幸)閱讀這篇的朋友,可以試著作一個小規模的即時田野調查,回想一下自己的身邊,有多少人曾經跟你討論、或敢於持續討論她們的夢想與企圖?而不是抱怨景氣不好、市況不好、政府不好、環境不好?

古拉爵在留言中提出的觀察,也同樣值得我們延伸思考:

…… 但話說回來;目前的創業環境已走向資本密集的型態了。早期矽谷車庫創業式的模式,在台灣若沒有創投支撐已成不了大器……

創投某種程度上扮演一個商業社會的胎盤角色,負責從成熟的產業與企業輸送良好的資源給新創或創新單位。不論是大陸或美國的創投,內部都有普遍的共識,幾乎都理解 90%的投資標的在 5 年內會改變經營方向或商業模式。他們懂得從價值的想像中找出價格,但現在台灣多數的創投,都太早要求一個還沒足月的胎兒決定、甚至確定大學畢業後會找什麼工作。

簡單講,台灣多數的創投還只會看時薪。

於是狠起來,要新創企業能多早開始賺錢就多早開始賺錢。犧牲累積經驗、受教育與發展新專業的可能性,成為童工。

台灣這麼多的中小企業,是不是就是這些要及早賺錢的大量童工?

是創業到底是為了賺錢,還是賺錢到底是為了繼續創造事業?是成熟與多元的創業家精神培育出來的新可能性,還是不成熟與枯竭的創業生態創造出來的大量童工企業?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倒能體會郭台銘感慨現在年輕人只想開咖啡店的心情了。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 這麼高調支持 Mr. Jamie 與 AppWorks 的主要原因之一了。

希望這個解釋具有參考價值,TO 的朋友們週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