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月,一定程度地接觸新加坡、重慶、上海、北京、杭州等地的企業與新創事業。心裡總有一個不理性的情緒:不如就離開台灣,到真正具有豐富創業生態系的市場好了。

在這幾個月之前,另外一些經常在我心裡嘀咕的問題是:台灣的創業家精神怎麼了?從王永慶、許文龍、施振榮、郭台銘、尹衍樑、詹宏志這些白手起家的創業人傳承下來的基因到哪去了?是他們也都在不同的時代、一樣不鼓勵創業的環境一路走來?還是我們新一代台灣的創業人,面臨守舊勢力佔據、刻意打壓的局面?

我現在發現,不是那樣的。每個時代每個市場都有需要被淘汰的觀念、技術、和產業。問題不在守舊勢力太大,問題在台灣的創新勢力太小。

我所瞭解的這些華文區的文化、市場、業態、注重的價值等等,都大不相同,但普遍存在著一種好還要更好、新還要更新的創業氛圍,一種持續想要更多可能性的行動邏輯。

這種行動邏輯很好辨識,真的就是英國文學家 T.E. Lawrence 講的醒著做夢的那個樣子。這群可怕的醒夢者,總是想著弄假成真的計畫,總是心不在焉地專心。

四川來的工人有夢、杭州來的計程車師傅有夢、連幫我洗腳的江蘇鹽城姑娘都有夢。台灣工人的夢只在日正當中的陰影裡,台灣的計程車司機真的是弄假成真變成終身司機,台灣的按摩小姐只有專心地心不在焉。

以我粗糙地為創業家精神下的定義來看,我所謂的創業家精神,指的不單只是一個創辦企業的負責人或出資者,我指的創業家精神,其實是一種勇於面對自己的不滿,採取行動的精神。

真的就只是一種態度,也永遠不只是一種態度。

然後我想起了在這些台灣以外碰到的台灣人,然後我才又恍然大悟,台灣原本的創業家精神其實沒有消失,只是失了根、失了聯繫、飄散到中國的各個領域。

台灣的的確確是大量流失了創業家精神的。(那現在到底是哪些人在掌握著台灣的未來?)

比較符合創業家精神的做法,當然還是採取行動。既然台灣遺失了創業家精神,我們不如就重新創造。比較實在。

前幾天 Mr. Jamie 出了一本書,我想這大概是這十年來台灣最扎實、最貼面的某一種行動紀錄,很明顯不是給昏沈者放在床頭,上床睡覺前閱讀。這本書是給醒著做夢的人看的,改變世界指南。

有時候,真的,不如就重新創造,比較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