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體「也」正在吃掉所有工作機會

 

(編按:Marc Andreessen 的 軟體正在吃掉這個世界 在 WSJ 專欄中一貼出,立刻在全球網路和創業圈引起迴響。Techcrunch 的知名部落客 Sarah Lacy 立刻跟著寫了一篇文章回應,她關注的則是科技產業工作機會的變化,以下是全文翻譯。) 

幾個月前,我在孟菲斯進行了一場演講。有人問:哪座城市更能激發孩子們的創業激情。我毫不猶豫回答:「學好英語和數學吧,掌握程式技能,打好 App 製作基礎,在任何公立學校都能成才。」我的弟弟對此不以為然,他在矽谷摸爬滾打多年,是個老資格軟體工程師,「軟體工程師雖然吃香,但現在都轉移到國外去了。」

此時,我腦海中浮現出幾年前經濟大衰退的景像。當時,各大商學院校刊,財經雜誌封面無不在警告大家,不僅製造廠紛紛流向海外,許多高技術腦力工作也逐漸遠離矽谷,投入東歐、印度以及其他新興國家的懷抱。那些 1990 年代出生後,緊跟潮流,學習軟體開發的學生們,待到畢業,很有可能找不到工作。就像底特律的工廠勞動者,他們將淹沒在印度、中國每年成千上萬的 IT 人海中。

這種觀點其實很荒謬,但當時大部分人都信以為真。幾年後,軟體工程師依然炙手可熱。哪怕加州失業率高達 12%,但矽谷的軟體工程師們還是活得相當滋潤。你可以借助 Y-Combinator 的扶持;從上百個天使投資人、VC 身上獲得資金,甚至只要你有一張信用卡,單憑一己之力,便能通過開發網絡、手機應用,從中獲利。以 Google、Facebook、Zynga、Groupon 為首,成千上百家創業公司都在為軟體工程師短缺而苦惱,每個創業者都述說同樣的苦水:找人真難!

Tech Crunch 最近製作了一個專題 TC Cribs,介紹創業公司千奇百怪的工作環境。像 DropBox、Airbnb 等許多創業公司,靈感四射的辦公室讓人痴迷。大家都爭著參加 Cribs,盡情向別人展示:在這裡工作很開心!

最近,我邀請 Dustin Moskovitz(Facebook 和 Asana 的聯合創始人,是地球上最年輕的百萬富翁)擔任新活動 San Francisco Disrupt 的評審。聊到此事,他半開玩笑得說:反正現在很難召集到完美的團隊,創業者們不如找個公司上班吧。我覺得他一定是在開玩笑,不過他說,只要誰能來他的公司,就立刻獎勵 1 萬美元!

我曾經在財經類雜誌工作過一段時間,寫過「軟體產業流向海外」這樣消極的報道,對那些看了這些評論而最終沒有選擇學習程式編寫的人,我只能說抱歉。當然,人不能依靠媒體來決定自己的職業生涯。不能 CNBC 說什麼,就投資什麼。傳媒總是不動聲色地帶你繞出金礦。

倒是 Marc Andreessen 最近給華爾街日報撰寫專欄文章,說得很好:軟體正在吃掉這個世界。

2000 年初,企業將軟體開發外包給海外,我們習慣以零合遊戲來看待這一切。但隨著網路時代的來臨,軟體需求幾何增長。並不只有 Pandora、Zynga、Amazon 致力於把音樂、遊戲、書本這些架上貨品轉變成單純的軟體,這也不只表現在社交網路的全面爆發上。網路讓許多已被人遺忘的傳統行業重新活了過來。我們很容易想到 Aiirbnb、Uber、Groupon、GetTaxi 等名字。類似的行業還有許多,Andreessen 和他的合伙人相信,保健醫療和教育在未來機會很大,Accel 也將教育視為關鍵。

軟體業本身在急劇擴張,而在其他行業裡也開始扮演關鍵角色,想想吧,將來,會有 20 億人同時在網路上,10 年後的智能手機將達到 50 億台,這會對人們的生活產生多麼深遠的影響。哪怕是現在,在家裡拿著手機已經超過蹲馬桶的人。通過手機操作網路銀行,接受教育,瀏覽新聞,人們開始享受更便捷的服務。

現在的高科技企業,與哀嘆軟體業移向海外的那一代相比,受眾早已延伸到更廣的範圍,在某方面處於領先、支配的公司(例如社交媒體)有可能在未來成長為巨頭。這又和.com 時代不同,從中能夠產生巨大收益。

並不只有矽谷受益於軟體業擴張,看看中國的創業者們是如何艱難得開發遊戲。或者問問我們(編按:指 Techcrunch),要雇用一名中文的網路寫手有多難。現在,美國只要發布一款全新的網路產品,不出幾天,德國版、俄羅斯版、印度版、中國版等也會相繼出現。這些開發量對矽谷來說也許不算什麼,但對於新興國家來說,已經相當龐大了。更重要的是,這些工作完全可以本土化,不再是由大型跨國企業簡單得外包出來。從長遠看,這對打破貧困的惡性循環意義深遠。依靠大公司外包是沒有未來的。

那麼,這些工作是否穩定呢?答案當然是不,無論矽谷還是海外。創業的歸宿顯而易見,要麼 IPO 功成名就,要麼就此消失。創業本身就充滿了未知,創業者自己最清楚。之前提到的遊戲、網路寫手在若干年後甚至有可能面臨裁員。矽谷較這些剛剛建立創業生態系統的新興市場來說,風險小了許多。

最近,一些評論家拋出「就業泡沫」的觀點。我們也許不在經濟泡沫,心理泡沫中,但很有可能處於「就業泡沫」中,因為創辦一家公司實在太容易了,在矽谷,如果能上市凱旋,回報相當驚人,甚至是前無古人。(也正因為這樣,不太可能出現經濟泡沫)

假設你現在身處所謂的「就業泡沫」中,如果要和現在待業在家的幾萬人交換位置,如何?你一定不會答應。「就業泡沫」有利可圖,這不單純是第一世界的問題,而是那個國家正好有一批高學歷的人,在一個幸運的時間,進入了一個幸運的行業。美國的宏觀經濟就需要面對的這個問題。這麼說不知道會不會被底特律的工人狠揍一頓呢。 如果真的很擔心,大可未雨綢繆一番。但如果你是軟體工程師,真應該謝天謝地。在這個殘酷的世界裡,有的吃總比被人吃要好很多。

(資料與圖片來源:TechCrun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