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有個導演,Google 沒有:設計中的導演中心論


在蘋果,“1”是一個神奇的數字。

最終設計決定一個人說了算。 而不是幾個核心小組。 沒有數據分析師。 無需委員會一致通過。 決策只跟著一個人的感覺走:史蒂夫·喬布斯,CEO。

相比之下 Google 的決策方式更加傳統,很多人都有話柄權。 比起設計師的建議,小組決策更喜歡拿實驗數據說話。

比賽遠未結束。 只體現一個專斷者品味的蘋果製造出了更好的產品,證明沒有數個小組、無需成千上萬人的建議,你照樣可以搞定設計​​。

兩年前,科技博客作者 John Gruber 提出了“設計領域中的 導演中心論 (The Auteur Theory of Design)”。他認為電影製作可以為其他領域中的群體決策提供有價值的模型,比如軟件。

“處於中心位置的導演(auteur)和很多有創意的人合作,對作品有著與眾不同的見解,並且會進行卓有創意的控制,從頭到尾導演所做的就是不停地下決定。僅僅是一個又一個的決策也能構成一種藝術。”Gruber 說到。

Gruber 指出:“ 任何群體創造的質量接近於負責人的品味等級,不管這個人是誰。 ”

該理論已經提出兩年了,當設計圈的人們在討論蘋果及其競爭對手時該理論仍會派上用場。

Garry Tan 是一名駐地設計師兼創業孵化器 Y Combinator合夥人,他 ​​認為“史蒂夫·喬布斯並不總是對的,MobileMe 就是一個例子。但我們知道所有重大設計決策都要經過他的檢閱。這就是一個導演中心論者的角色。”

Tan 認為 喬布斯先生之所有獲得偉大設計師的聲譽並非是因為他親自設計,而是因為他有獨到的眼光 他還僱傭了受過傳統熏陶的設計師,比如 Jonathan。“設計精英同樣會吸引設計天才。” Tan 解釋道。

Google 有一個創新實驗室(creative lab),這個小組最開始負責品牌廣告推廣。最近該實驗室被要求給工程和用戶體驗小組提供設計建議,這些小組遍及 Google 所有產品。 該小組創新總監 Chris L. Wiggins 有廣告工作背景,他把設計看成是一個群體決策過程,來來回回的討論卓有成效。

Wiggins 說,史蒂夫只有一個,而且他是個天才。但很有必要說明我們是在討論網絡程序的設計,而不是硬件或桌面軟件。 因此我們採用了一種不同於蘋果的方法。Google 通過互聯網從用戶那裡獲得反饋,然後進行持續改進。

Wiggins 認為 蘋果是蘋果,Google 是桔子,兩者沒有可比性,但這無法解釋為什麼蘋果的智能手機軟件比 Google 的更出色

有些設計師因無法完全施展自己的才華而離開 Google,但這並沒有改進 Google 吸引並留住設計人才的能力。“Google 是一家工程公司,作為一名研究人員或設計師,你的建議很難在戰略層面得以採納。”Paul Adams 在他的博客“Think Outside In.”上寫道。Adams 曾在 Google 擔任資深用戶體驗師,去年離職,現就職於 Facebook。

Douglas Bowman 是另一個例子。2006 年他成為 Google 首名視覺設計師,當時 Google 已經七歲了。他認為七年對於一家連個專業設計師都沒有的公司來說太長了。 他抱怨恐怕整個 Google 也沒有一個人完全理解設計的基本原理和元素。“我前段時間提出一個話題,邊界線應該是 3 像素寬,還是 4 像素或 5 像素寬。在那樣一個環境里工作無法展開。”當時那篇文章的標題是《再見 Google》。

Bowman 的離開讓曾效力於 Google 或蘋果的人開始討論兩家公司的不同之處。Gruber 進行了準確的描述:蘋果是一家有工程師的設計公司;Google 是一家有設計師的工程公司

5 月,Google,這家永遠的工程公司,在聘請 Teambox(一家在線項目管理公司)CEO Pablo Villalba Villar 時沒能發現其設計技能。Villalba 後來表示他無意離開 Teambox,但參加了 Google 的面試過程。他努力強調自己在用戶交互和產品設計方面的才能,但招聘者只在乎他是否掌握了 14 門編程語言。

Villalba 說:“設計無法通過委員會搞定。”他認為 Bowman 的離開似乎沒有改變 Google,他很失望。

前不久 Google 創始人拉里·佩奇重新擔任 CEO,Google 推出了 Google+、新的 Google 首頁和日曆。 並承諾將進行更多重新設計。 但所有這些工作仍像以前一樣,會在一個非常擁擠、吵鬧的編輯棚裡搞定。Google 缺乏一名真正說了算的導演,自己覺得好就一錘定音

作者簡介:Randall Stross 是矽谷一名作家,聖瓊斯大學商學教授。E-mail:[email protected]

來源: 紐約時報

當然,我們也可以 通過組織結構圖來對比蘋果和 Google 的企業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