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專訪瀏覽器之父 Marc Andreessen:泡沫?泡個毛沫

Marc Andreessen——網景公司的瀏覽器之父,現在是矽谷最富盛名的風險投資者之一,以下是他就泡沫問題接受《紐約時報》專訪 的內容概要:

  • 與最近泡沫被炒得很熱不同,您卻說這些科技公司的價值被明顯低估了,那麼在您看來我們是不是應該將自己的投資從共同基金中抽出來轉而投資科技股呢?

我不是投資顧問,但是依據 30 年的數據來看,科技公司顯然是被低估了。 你如果將一些其他行業巨頭如通用電器的估值同微軟,思科,Google 和蘋果相比,你就會發現科技股的相對估值從未達到如此之低。 所以說現在不僅沒有泡沫,反而這些事實還證明了市場仍然在打壓科技公司,泡沫說也只是說明人們對 10 年前發生的事情還存有巨大的心理恐懼。

  • 您的投資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對 Twitter,Facebook 和 Foursquare 等都有過巨大的投資,所以您的看法會不會很難不帶有偏見?

是的,我們是投資了。 但是投資的原因是由於我們真實的看好它們。

  • 網景公司當年完成了 30 億美元的 IPO,而這也後來被稱為 90 年代泡沫的開始。 您當年是否預測到泡沫將會如羅馬帝國倒塌一樣轟然破滅?

上世紀 90 年代的時候,幾乎所有的 MBA 畢業生都想在矽谷創辦科技公司,而大部分都是不具備條件的。 是他們帶來了這樣的科技狂熱和不靠譜的創業行為。 所以說 MBA 畢業生的動向很能反應問題:如果他們都想湧入投行,那麼金融危機正在形成;如果他們都想進行科技創業,那麼科技泡沫正在產生。

  • 那麼現在的 MBA 畢業生大遷徙如何呢?

又熱起來了,但是還遠不能與 99 年相比。 即便人們都喜歡對 99 年和 2000 年口誅筆伐,但是你還應當記得 Google 也是那個時候建立起來的。

  • 在聽到這樣一個故事說 Foursquare 的聯合創始人 Dennis Crowley 曾穿著運動服吃著香蕉召開媒體發布會後,我形成了一個時尚泡沫預測論:那就是當技術創業者們可以不顧自己的商務形像出現在公開場合的時候,證明權勢的天平​​已經過於偏向他們了。

可是不管你相不相信,穿著打扮更多的只是反映了工程師的真實心理內在。 當你與機器打交道的時候,無論你是一個多麼優秀的推銷員,你都不可能影響其結果。 所以工程師不僅不會在意自己的外表,而且還會非常鄙視那些意圖進行外表偽裝的人。

  • 這使我想起了扎克伯格對電影《社交網絡》的批判。 他說:“電影人似乎不能理解創業者創建一樣東西純粹的是因為他們喜歡創建東西”。

該改編書籍的作者 Aaron Sorkin 完全沒有理解扎克伯格或者 Facebook 的真正心理狀況。 他根本想像不出還有一個社會地位和吸毒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的社會。

  • 人們稱你為矽谷的先知,你能預測一下將要發生的事情嗎?

微軟的 Gorden Bell 正在開發一款可穿著式電腦,該電腦能夠實時記錄你周圍發生的一切包括視頻,談話等。 他想將其做成一個類似項鍊的東西。 此外還有一家名為 Jawbone 的創業公司正在開發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外部輔助設備。 今天他們還只是在賣藍牙耳機,揚聲器類的東西,但是不久他們將會出售各類可穿著式電腦設備了。

  • 那麼我們是不是很快會需要一部法律來禁止司機在高速公路上駕車的時候玩可穿著式視頻遊戲機呢?

是的,但是前提是他們正在開車。 Google 現在正在測試自動駕駛汽車(視頻 ),而且似乎還取得了一些成功。人類自身的駕車技術是非常爛的,以至於電腦只要能稍稍改進就能做得比人類好很多。 我想 10 年到 20 年以後,自己駕車將和在公共場所吸煙一樣被視為不道德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