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v. Acer 廣告 Part II

宏碁-「有沒有」篇

Apple iPad 2 –「Now」篇

Now, we can watch a newspaper; listen to a magazine; curl up with a movie; and see a phone call. Now, we can take a classroom anywhere; hold an entire bookstore; and touch the stars. Because now, there’s this.

現在,我們開始可以「看」篇新聞;聽本雜誌;和電影蜷曲在一起;瞧通電話。現在,我們隨處都能上課;隨身帶著整落書櫃;還能親手觸摸滿天星辰。因為現在,我們有了它 (iPad2)。

如同我在「Apple 與 acer 廣告比較」已經說過的,兩家商業廣告有天差地遠的思維。

而這樣的行銷思維差異,更源頭來自於如 Fred 所說 的:

「…尤其不管是功能特色或 USP,對 PMM 來說都是一個比一個重要的「差異要素」(differentiator),所以 講得越多,越能凸顯自己的產品與眾不同、越能打掉對手一口爛牙。所以,能提就要提、不能提也要暗示一下;如果文案裡講不清楚,就要畫在圖片裡面,越完整越 好。對吧?
其實不一定。…

所以,如果用宏碁這個廣告當例子:
1. 值得一提的優點「只有」USB、Micro SD、Flash、以及作業系統的開放性。
2.Android 系統版本、介面的易用性和流暢度、電池壽命、周邊和軟體支援、價格都還不足以當做 differentiator。
3. 最在意的是 iPad 沒有上述這些功能、而且系統封閉。…」

這邊我另外補充一點就是:「說 Android 系統是開放系統真是天大的笑話!

首先,我們不曉得什麼叫「開放」,因為這是一個沒有被清楚定義過的詞彙。

如果「開放」所指的是「open source」這種東西,那很抱歉,Android 絕對不是符合 GPL 這類版權宣告條款的開放系統。

為何?

因為 Google 其實是一間跟 Apple 一樣「笑面虎」的公司。

Apple 當初宣稱 Mac OSX 也是 open source,其實只有 kernel 才是 open source,系統架構除了 kernel 之外通通不是。全部都是 Apple 的商業機密,透過 patent、copyright 以及 trade secret 等法律手段保護得嚴嚴實實。

Google 呢?一個樣!

Android 系統整個 kernel 被包了起來,甚至不同系統的韌體也是透過特殊管道跟 kernel 溝通。換言之,Android 系統除了 Linux kernel 之外,其他幾乎都不是開放的。特別從最近 Google 怠於釋出 kernel 以外的原始碼態度來看,Google 骨子裡搞的也是想要透過 trade secret 等法律手段保護自家的軟體結晶。

差異在於,Apple 是真小人,明著講它只開放 kernel,其他要包得密密的,讓 open source 基本教義派婊個二五八萬;Google 是偽君子,到處說自己系統平台很開放,其實暗地裡根本不是這樣,讓一堆人為 Google 搖旗吶喊半天, 還搞不清楚自己早被擺一道。

所謂”don’t be evil”,從這件事上來看真如 Steve Job s 所言:「It’s bullshit.」

(順道一提,哲學上來看,所謂的 evil 還得看判斷標準是誰定的,如果是 Google 定的,那永遠也不可能 evil。)

不過最重要的是, 系統平台開不開放,對使用者而言一點意義都沒有。

MS Windows 跟 Mac OSX 都是極其封閉的作業系統(以 open source 為標準來看),但卻是最多使用者使用的電腦平台,真正開放的 GNU/Linux 努力了十幾年結果只是被打趴在地上。

如果我們把 Facebook 當新一代的平台來看,那更是封閉到令人髮指的程度。

但很明顯,一個系統平台在商業上的成功與否,跟其開放程度一點關係都沒有。

Linux 或許在伺服器平台上很成功,但其實也跟開放與否沒有關係,而是跟「成本」跟「flexibility」有關。

這篇離題離很遠,回到主題,那就是 Acer 能拿出來的東西實在很虛,加上內部控管出了紕漏,難怪要現在要面對歐洲 $ 1.5 億美元的庫存損失。

宏碁面對的困境,在其他台廠身上也都存在。未爆彈還會不會有?我們等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