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0年代,鐵路獨領風騷,從英國開始在世界上快速發展。成為世界陸上運輸最強王者近一個世紀。然後汽車出現了。

很爛,看起來不太有力,品質不佳,輕薄短小,不能遮風擋雨,不用駕照誰都可以開。

我大概可以想像當初那些鐵路大亨如何嘲笑這種爛東西:

他們想開去哪啊?鐵路連結的都是重要的城市,出了這些城市,哪有什麼地方好去?

哈,只能坐一個人,還不能在車上用餐。

沒有軌道多危險啊,乘客只想舒舒服服地乘坐,誰會想自己駕駛啊。

哎呀,他們做不起來的啦,用汽油?你知道加油站體系建置起來成本有多高嗎?

看吧,火車比較有秩序,才不會出車禍。

馬路是給馬走的路,多優雅啊,那種腳都抬不起來的機械,滾吧!

然後經歷巨大悲傷的五個階段:否認、憤怒、辯解、沮喪、接受之後,不知不覺,有了現在的台鐵。不會消失、不會不重要,更多的就是一種懷舊氛圍。有便當更好。

說真的,我一直找不太到那個時候鐵路大亨的相關資料,我只知道現在的汽車大廠沒有一個是鐵路大亨轉型而成的。

現在的媒體大亨,就像當初的鐵路大亨。

看看梅鐸的表情,大概正在經歷第四個階段,算快的。台灣大部份的傳統媒體,還在憤怒與辯解。只有很少部份的思考者開始沮喪與接受。

賠掉三億其實不打緊,問題是到底嘗試了什麼?嘗試出了什麼?一定要用三億來試同樣的東西嗎?但說真的,The Daily 看來的確和火車不一樣,The Daily 是輕軌列車,想在社群裡跑,想跑得更高科技。

但就是走不出軌道,就是放不下自尊。

我知道詹先生一直很想把當初明日報三億元的教訓整理一下和大家分享,如果大家跟我一樣想,一起轉寄動員聯署,我們一起請詹先生寫吧。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對這個感興趣,但我超想看的。

{richi_vote[void:17]}

梅鐸先生抱歉啦,這大概是中文的。

 

(消息來源:Business Is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