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且不論 Jamie 那種美式矽谷或全民最大黨的作風妥不妥當(還給我翻成義大利文),那篇文章中的核心思維,的的確確切中要領:

4. 你需要的是生態圈

而事實證明,蘋果的策略不是無敵的。要打敗一個封閉系統,最好的武器就是開放。所以身為宏碁,你需要的不是 1,000 個軟體人才,而把平台打開,扶植 1,000 個應用開發商,讓他們都優先為你的 Android Phone, Android Tablet 開發應用程式,那你就能打贏這場戰爭。

所以蘭奇畢竟是一個傳統 PC 產業訓練出來的人,他只看到「後 PC 時代」的來臨,卻沒辦法認知到它和 PC 時代在產業結構上有這麼顯著的差異。事實證明宏碁把他解雇是對的,因為他這樣的願景是無法把 Acer 帶到任何地方的。我也期待台灣所有的 PC 廠能夠體認到,從現在開始「生態圈」才是最重要的殺手。

以前的硬體製造商,弄好一塊扎實穩固的地,根據微軟的規格挖個洞就好了。放水,經營活跳跳的應用軟體、開發社群,全都交給別人。

幾年以前,郭台銘批評過我們這些台灣年輕人創業只想開間咖啡店(譬如說布魯日咖啡),要是郭董申請過行政院的青年創業貸款,就會發現整套機制根本就是引誘我們開咖啡店。我從十幾年前開始想要創業,每次實際申請青創貸款,可能是我沒有定性,我總會不自覺把網路創業計畫調成網咖創業計畫,更不要說那些琳琅滿目的補助。

一直到今天,Richi 資產負債表的負債欄還是一個漂亮的 0;沒有負債好像很厲害,但矽谷的新創事業負債比從 50% 到 1500% 都有;真正的涵義是,台灣的銀行金融體系,根本不具備支應新產業發展的能力和思維。

這幾年還經常聽到硬體製造商在內部爭論要不要發展自己的 operation system,但我總認為關鍵不在這裡。

產業發展政策、金融融資體系、市場創新能量,全都是更關鍵的環節。

Acer 是我的驕傲,HTC 也是。我大概能體會 Jamie 下標的心情(哈哈哈,幹你蘭奇葩 Vite Che Si, Gianfranco Lanci),但千萬別忘了看進字裡行間。再強調一次:

我們需要創造的,不只是軟體產業,是一個生態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