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大量軟體工程師,絕對不等於擁有一個軟體產業


蘭奇的一席話 ,似乎讓台灣一群人火了起來。

「想要在台灣做這些事情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需要走出台灣,去中國、印度或美國、歐洲,那些可以提供我們軟體資源、軟體知識的地方去。」

嗯哼,我腦子也燒了起來:甚麼叫作軟體資源、軟體知識?會寫程式算不算軟體知識?懂得軟體開發流程,是不是軟體資源?有一大群會寫程式的工程師,譬如蘭奇說的 1,000 個,是不是就具備了軟體能力?

Skype 的員工人數大約 1,000 人,Facebook 員工人數約 2,000 人,PChome 商店街員工人數約 100 人,Richi 人數約 20 人。我確定台灣有極度優秀的程式人才,但我真的不認為現在的台灣只要聚集了 500 到 1,000 個程式設計師,我們就做得出 Skype 或 Facebook 這樣優秀的軟體或雲端服務。大約一年以前,我寫了一篇 為什麼 PTT 沒有變成 Facebook,當時的環境連社群這個概念都太過陌生,一直到今天,即便 TO 用力引進國內外的軟體思維和作法,甚至大膽成立 英文版 TO 向西方世界介紹華文世界的網路動態,我仍然強烈感受到政府和台灣不同產業間對網路、軟體、雲端服務、行動應用這些思維之粗糙,以及和大陸與矽谷間之差距。

擁有一大群優秀的軟體工程師,絕對不等同於擁有一個優秀的軟體產業。

或許,我們太習慣於以硬體的製造思維看待軟體的服務發展。

或許,我用軟硬體來區分,本身就是一個錯的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