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 導讀》:當政治新聞滿天飛時,你還記得禽流感嗎?紀錄片《不能戳的秘密》導演李惠仁,寫下了這篇幽默諷刺的「奇想文」:我作了一個禽流感的夢,很可怕,不要問。看完之後,你會發現,這不只是一個夢,也許,有一天這些「夢境」就成真了…

看完本文請想想,那現在的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 我作了一個禽流感的夢

2015 年 12 月 25 日,總統大選前 20 天;行政院召開緊急記者會宣布,桃園、台中、彰化、雲林、嘉義、台南、高雄、澎湖與屏東爆發高病原性禽流感疫情,為了防止疫情擴散,行政院也已經協調國防部加入救災行列,預估在未來的 20 天內將撲殺 9000 萬隻的蛋雞、土雞、白肉雞,300 萬隻鴨以及剛復養的 200 萬隻鵝。

圖片來源:Charles [email protected]

除此之外,更令人震驚的是,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分別在彰化、雲林、台南與屏東等地發現新型禽流感病毒感染人類的全球首例。當行政院發言人唸完新聞稿後,全場記者一片譁然,紛紛詢問:「感染雞、鴨、鵝與感染人類的禽流感分別是哪幾型?」「病毒也是候鳥帶來的嗎?」「什麼時候要公布病毒的八段基因?」…。原來,造成這波疫情的病毒一共有五株,分別是,在地化的 H5N2、年初爆發的新型 H5N2、H5N3、H5N8 以及新發現的 H5N5,其中 H5N8 與 H5N5 這兩株病毒,已經感染四位台灣民眾。

  • 一場關於禽流感的總動員

12 月 28 日早上 10 點鐘,台北松山機場跑道旁的塔悠路停滿了電視台的 SNG 車,圍牆邊十幾部電視攝影機搭配高倍望遠鏡頭,對著緩緩滑行的專機,從機翼上的星條旗可以看出飛機裡面的乘客絕對不平凡,沒錯,他們正是世界衛生組織(WHO)、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以及美國疾病管制局(CDC)的官員,而這也是繼 2003 年爆發 SARS 疫情時,美國疾管局的專機第二度降落台北松山軍用機場,只不過,上一回是把疑似感染 SARS 的疾管局官員接回美國,這一次是來協助台灣調查新型禽流感疫情。

就在媒體把焦點放在台灣民眾感染新型禽流感病毒的同時,彰化與屏東這兩個養殖大縣也陸續爆發繼 1988 年 520 事件之後,最大規模的農民運動,原因是養殖雞、鴨、鵝的農民來到縣政府廣場抗議農業局官員罔顧他們的生命財產,於是,把整卡車的禽流感病死雞全部扔進縣政府裡面,在推擠過程當中,警方卻以現行犯把多名年邁的民眾當場逮捕上銬,而這個舉動卻也激怒了更多從各地前來聲援的農民,縣政府史無前例,被團團包圍。

  • 政府無心防疫 禽流感失控?

入夜後的縣府大樓,首長依舊被困在裡頭一籌莫展,隔著拒馬的縣府廣場順裡成章成為禽流感公民論壇,農民紛紛上台發表他們的意見與不滿,他們說,禽流感疫情之所以會失控,原因就是地方政府根本無心防疫;他們又說,兩個月前有一位農民的蛋雞場陸續發生異常死亡案例,通報防治所之後卻得到「補強新城雞瘟疫苗」的建議,沒想到兩天之後,60000 隻蛋雞竟然一夕之間全部死亡,雖然,畜衛所國家實驗室的研究人員從這些死雞身上分離出 H5N5 以及 H5N8 禽流感病毒,然而,一切都太晚了,農民一毛錢都沒得到補償,而病毒卻早已隨著運蛋車、飼料車以及載著死雞的小發財車,擴散到全台各地。

12 月 30 日上午 8:30,立法院紅樓 101 會議室擠滿了中外媒體記者,因為立法院衛環委員會除了要求農委會、衛福部、國防部與環保署進行「禽流感疫情危機處理專案報告」外,同時依照憲法 67 條之 2,史無前例邀請世界衛生組織(WHO)、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以及美國疾病管制局(CDC)等國際專家列席。會議一開始由農委會主委進行專案報告,不過,4500 字的報告一如預期,毫無建設性。

於是,在野黨立委輪番上台砲轟,面對立委的質詢,農委會主委似乎早有準備,放聲的說:「你們說農委會防疫不力,真的一點道理都沒有,年初的禽流感疫情,我們畜衛所實驗室同仁,在團隊通力合作之下,兩天就診斷出病毒亞型,請問那個國家、那個實驗室做得到?另外,以前地方政府因為不想負擔中央、地方各支付 50% 的撲殺補償費用,常常不願意誠實通報疫情。反觀我們,為了要積極撲滅病毒,年初那波疫情中央一口氣就負擔了 95% 的撲殺補償費用,地方只需要出 5% 而已;防範禽流感真的需要中央和地方通力合作,當中央出錢又出力的時候,請問地方縣市政府做了什麼?」

  • 這樣的情景,是夢?還是會成真?

或許應驗了「拿人手短」這句話,面對狡辯的官員,在野黨立委也只能苦笑,任憑官員把所有的責任全歸咎「業者自衛消毒防疫措施沒有落實」,至於外界批評農委會資訊不透明,無法協助防疫的指責,農委會主委則大聲斥責說:「每一次有傳染病疫情的時候,某些學者就一直吵著要病毒基因,像狂犬病,基因我們公佈了啊!但,學者有提供建議嗎?防治工作因此而有所不同嗎?至於,禽流感八段基因,也因為學者和輿論一直罵,所以行政院長官要求我們立即公佈,我們也公佈了快一年了啊,但,他們有提供任何的防疫建議嗎?完全沒有!我們可以做的,全部都做了,你們還要繼續亂下去嗎?」。

就在「禽流感疫情危機處理專案報告」結束之後,六位遠道而來的防疫專家隨著翻譯人員緩緩步出會場,面對蜂擁而至的媒體,他們搖搖頭,拒絕了所有媒體的採訪;在此同時,四位感染新型禽流感病毒 H5N5 與 H5N8 的患者,其中兩位很不幸的因為心肺衰竭病逝於台北某醫學中心。於是,當晚開始,包括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 CNN、英國國家廣播公司 BBC 以及日本放送協會 NHK,一連三天都以頭條新聞來報導台灣禽流感疫情失控,美麗的福爾摩沙一夕之間變成了禽流感病毒庫。

圖片來源:維基圖庫。

是什麼樣的原因,讓台灣變成了禽流感交換基因的大本營?說穿了,就是官僚心態

2006 年 8 月,農委會發現 2004 年進到台灣的 H5N2 已經從低病原變異成高病原,然而,適逢紅衫軍佔領凱道、政局動盪,農委會官員硬是隱匿了 19 起高病原性禽流感;然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並沒有因為政黨輪替而有所轉變,2008 年 10 月、2009 年 3 月、2010 年 1 月、2011 年 12 月、2012 年 1 月,官員更是把隱匿視為理所當然,即便被監察院彈劾,即便在最高民意殿堂被迫承認禽流感已經在地化,但只要把責任全推到藍綠歷史共業,照樣升官發財。至於防疫工作,反正台灣新聞焦點輪動迅速,只要不死人,不用怕!就算有人感染禽流感而死亡,大可以推說:「死亡原因是心肺衰竭,尚無證據證明是禽流感引發死因」。

官僚足以殺人,官僚足以滅國,一點都沒錯,回顧 2015 年 1 月初爆發的禽流感疫情,不就是一場大騙局嗎?編列特別預算、制訂病毒清除計畫,本來就是農委會的職責,但計畫在哪裡?其次,撲殺補償的金額怎麼會是新病毒補貼 100%,在地化舊病毒補貼 60%?難道是因為跟這株病毒比較熟,所以折扣比較多?全世界,有那個國家是這樣防疫的!是誰在縱容禽流感病毒四處流竄、充斥台灣?另外,90% 的禽流感疫情全都集中在野黨執政縣市,少出 45% 撲殺補償費用的地方首長為何不和農民一起和中央談判?當執政黨把防疫當成選舉籌碼,在野黨卻疏於監督,老實講,一旦縣市政府被農民包圍、被佔領,只是剛好而已。

「當選!當選!當選!」在激昂的口號與氣笛聲中,我睜開了雙眼,馮光遠編導的電影《為人民服務》已近尾聲,現在時間,2015 年 2 月 2 日。

附註:相關單位閱讀此篇文章時,請仔細閱讀,文中諸多場景皆為本人夢中所現,切勿以傳染病防制法、動傳法開罰新台幣 100 萬。

(本文:《想想論壇》授權,作者李惠仁,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