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葉世文,是我幹的!」 「頂新如果不捐 30 億,我捐!」「沒有錯,是我幹的!」
「在他被捕前的一年半,那時候開始,他就已經被監控了;是我打電話給廉政署具名檢舉的。」

尹衍樑在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時,終於明確而清楚地還原現場:

  • 葉世文太不像話,中華民國官員竟上門來要錢!

「他跑來…,問我林口國宅(合宜住宅) 哪一塊最好?要不要?他可以讓我得標,還可以更改容積率,只要付他公告現值一 % 的現金,如果說定了,他就會去動員那些評審委員,讓我過關。我說,你這樣做好嗎?這是犯法的;他說他做了一輩子公務員,要準備退休了,得要留個老本…。

中華民國的官員居然上門來張口就要?這太不像話了!第二天上午,我打電話給廉政署,具名,我說我是尹衍樑…。

對,是我幹的沒有錯。但,這種事情,如果是你碰到也會這麼幹吧?這太不像話了。我絕對不做行賄、犯法的事,我寧可沒有生意,也不要做這種生意!」

  • 被罵也要做,頂新如果不捐 30 億,我捐!

葉世文送上門的生意他不做,至於「就算被罵也要做」的事,則是他為頂新魏家出面。

「魏家兄弟來找我,要我出面幫忙。我當然知道,做這件事一定會被罵。但我想,必須要安台灣人的心,要安華人世界的心,這件事我不做,誰做?他們如果真的不捐 30 億,大不了,我捐!」

  • 兩個人生大夢:辦「唐獎」、捐 95% 財產做公益

三年前,尹衍樑首度對外透露了兩個人生大夢:他要捐錢辦「唐獎」,他也要捐出 95%的個人財富做公益。第一個大夢,他在今年實現了。至於他第二個大夢,將在未來 365 天內完成。

「我已經清理出八、九成的財產,也和第一銀行洽談了,第一年信託費用要繳一五○萬元,明年底以前就會完成信託。我的九十五%財富都會在裡面,不再是我的錢了。

有錢人,哪一家在爸爸死後兒女還能和諧相處?第二代可以,第三代也會散盡千金,賭博、吸毒、上酒店,這些錢最終還是回到了社會上,只是,是用一種會讓父母感到羞恥的途逕。錢多到一個程度,不能使用也沒有意義,躺在金山裡有什麼樂趣可言呢?想到我就高興,我的錢不是被搶走的,是我自己送出去的。」

每個事件,背後都是錯綜複雜的是是非非,尹衍樑極其鮮明的大是大非,也在這一整年的紛亂混沌之中格外顯眼:

「不該做的事,你給我錢我也不做;該做的事,就算天天被罵我也一定要做。」二○一四年,尹衍樑的風雲不是來自集團市值或個人身價的變動,而是他所說的:做與不做。

延伸閱讀:這才是財團互助合作真正的居心:尹衍樑救頂新,覬覦的是台灣之星!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今周刊,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