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megoGoogle

有一個西班牙人,叫 Mario Costeja Gonzalez,他時不時就會上網 Google 自己的名字,每次搜尋的結果都很悶。因為每一次出現的都是有關他在西班牙《先鋒報》(La Vanguardia)1998 年的一則小消息:Gonzalez 欠債房屋被法拍。

這債務是陳年往事,但在 Google 輸入他的名字後就出現在首頁頭條,歷史的記憶讓他吃了不少苦頭,他要求 Google 撤掉,Google 拒絕,Gonzalez 一狀告西班牙法庭。案子輾轉到了歐洲法庭,法庭支持 Gonzalez。

歐洲法庭的這項判決被稱作「被忘記的權利」,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你有權要求搜索引擎將關掉那些讓你尷尬的過去。

  • 誰最想被忘記

Google 收到的申請裡 40% 來自德國,14% 來自西班牙,13% 來自英國,還有 3% 來自義大利。誰想被 Google 忘記,英國媒體報導,最想消失在 Google 的是:

1. 在網路 PO 過刻薄文章的人

17 歲的 Paris Brown 幾年前在 Twitter 上 po 了討厭同性戀和有關種族歧視的觀點。一 Google 她的名字,第一條結果是 Daily Mail 批評她滿嘴髒話的文章。斗大的標題「Teenage youth crime commissioner who quit over offensive tweets is questioned by Special Branch」,怵目驚心。

2. 求職青年
HR 主管在決定是否錄用你之前,經常會上你的 FB 看看你交往的人,偶爾也會 Google 一下你的名字,瀏覽你這個人的歷史。

3. 逃難者
家暴的受害、逃亡者,最想擺脫實體跟蹤他們的人。刪除相關資訊代表開始一種獨立新生活。

Google 今年上半年接獲 3846 項政府請求,要求刪除 2 萬 4737 則內容,其中 36% 已刪除。看著一天比一天強大的 Google,我們偶爾都有錯覺,以為只要 Google 找不到的,就不存在於世界。每天增加了多少新聞、post、照片、網站,不管是垃圾還是養份,都餵養著電腦科技和網路主宰一切的可能性。

  • 我們不怕死亡,我們害怕被遺忘?

「忘」和「記」是 21 世紀最棘手的生理問題、心理問題、哲學問題、 技術問題。

前不久美國的科學家研發出一種藥丸,吞下去可以阻擋痛苦記憶,藉著摘除大腦「恐懼」中樞某種蛋白質的技術,刪除創傷記憶。多好啊,災難、受傷、失戀、糾結、憂鬱、痛不欲生,都可以被忘記,「忘記」是希望的出口。弔詭的是,21 世紀最恐怖的疾病卻是阿茲海默症,記憶的終結者。

今年八月中國在雲南戰場遺址舉辦了一場「追憶中國遠征軍」活動,一個九十歲的老兵說:

「我們不害怕死亡,我們害怕被遺忘。」

遺忘才是真正的死亡。

「那可不可以被 Goolge 忘記,卻讓世界記得?」朋友說。

(文章及圖片來源:英語島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