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新聞

立法院院會昨天以表決大戰決定下周二院會議程,在國民黨多數優勢下,外界戲稱「吳育昇條款」的《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正草案列為討論事項第4案, 引起野黨批評是反制「割闌尾(藍委)」;吳育昇強調,民進黨立委陳歐珀現也可能面臨罷免,一旦法律通過,自然也適用,無關他個人。

依照現行規定,要罷免公職人員,連署人應填寫姓名、身分證字號及戶籍地址。列入下周二院會議程的該修正草案則要求,除了現行規定的基本資料,還要增加檢附身分證正反面影印本,並簽切結書。

日前立委吳育昇要求罷免公職人員要加附身分證正反面影本,引起民眾爭議。而在美國,也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 美國選民身分證法違憲無效

依照威斯康辛州2011年通過的選民身分證法(Voter ID Law),選民投票時,需出示有照片的身分證明文件。然而,美國聯邦法官 Lynn Adelman 正式做出判決,宣告威斯康辛州的選民身分法,認為該規定對黑人以及拉丁裔的選民是一種結果上的歧視,對窮人和少數族裔施加了不公平的負擔,因而判定違憲而失效。

在過去,該法條要求選民必須在投票時出示州政府發行的有照片 ID。儘管根據統計,威斯康辛州有近 30 萬的選民沒有符合規定的身分證明文件,其中多數是黑人與拉丁美裔,州政府仍主張,此要求是為了避免選舉詐欺,以提高選舉的可信度。然而法官質疑,選舉詐欺是否真如州政府所說的如此氾濫。

儘管對於反對選民身分法的民眾來說,這個判決實在是讓人開心到不行,但是法官 Lynn Adelman 的話絕對不是這個問題的終結。正反雙方都已經在摩拳擦掌,準備進一步的上訴,甚至不惜走上最高法庭。然而在此同時,共和黨的國會議員仍然會繼續在其他州中推行選民身分法,而民主黨與民權團體也會繼續抵制他們。

  • 美國沒有統一身分證,需花錢才能獲得

理論上,美國人其實根本不需要有這個爭論。畢竟法官 Adelman 的論點非常強而有力:如果人們沒有身分(ID),他們就不能投票。在一個沒有國家統一發行的身分證的國家中,大多數的身分證件都要花錢才能獲得。然而在這個每七人中就有一人居於貧困的國家,貧困對於非裔、拉丁裔美國人的影響格外嚴重,身分法對於這些族群產生了歧視性的影響。無可避免的,有些想要參與投票的 人會因為沒有身分證件,而被擋在投票的大門外。再加上,沒有證據顯示在美國的投票中有明顯詐欺的問題,因此選民身分法案真要說起來,是弊大於利。

  • 但多數選民支持選民身分法

但有個問題:絕大多數的美國人都支持選民身分法。今年三月,民調公司 Rasmussen 發現,78% 的美國人支持這個要求選民出示身分證件的法案──而 Rasmussen 的數據絕非空穴來風。Washington Post 在 2012 年的民調中也顯示了相似的支持水準。

但要是,我們可以讓那些出現在投票處、又沒有身分證的人當場拿到身分證呢?這樣的話,州政府就可以要求出示身分證件,又可以同時讓每個公民參與投票。

  • 設置當日選民註冊服務

威斯康辛和其他 11 個州都已經有「當日選民註冊」服務,讓公民可以在投票當日進行註冊。當日註冊法案已經成功推行了近 40 年。選民似乎很喜歡可以在投票日註冊這件事:以緬因州的公民為例,在 2011 年針對這項機制投票時,絕大多數的投票者都支持設置這樣的當日註冊系統。

但這個「投票當日註冊」系統只是終結這個選民身分戰爭的第一個條件而已。

  • App製作出選民身分證件

第二個條件是,要有一個智慧型手機 App 可以當場製作出選民的身分證件。高解析度的手機現在越來越便宜。一個簡單的 App 可以用本來我們就有的 iPhone 或 Android 系統來讓投票站的工作人員幫任何沒有身分證件的投票者當場製作一個身分證。只要花 $10 元美金買一個桌上型的攝影鏡頭,你就可以開始營運了。這種系統可以跟最近在各州間越來越流行的線上選民註冊系統做結合。

讓我們來看看這套系統在投票日當天要如何運作吧!大多數的已註冊投票者到了投票站後,出示 ID,然後就能夠正常的進行投票。對於這 90-95% 的投票者來說,什麼都沒有改變。

然而對於那些沒有註冊過、或是想要更新資訊(名字、住址…等)的投票者來說,他們就能夠利用這個「投票當日註冊系統」,填寫些表格,然後投票。而沒有 ID 的公民可以去拍張照片,簽署一個表單宣示他的身分和合法性。這些我們提到的表單也都可以被整合成 App 的一部分,簽署的部份可以用指紋就好,是農產市場上進行信用交易的方式。而選舉日過後的幾週內,州政府就可以把 ID 寄發給那些公民,他們可以留作未來投票之用。

一個選民身分 App,搭配「選舉當日註冊系統」,對每個人來說都有好處。支持選民身分法的人們可以得到他們想要的──每個投票者都有一張有照證件,然後為了避免任何投機取巧的事情發生,還有留下一張照片、以及一份宣誓提供日後進一步偵查所需要的資訊。而選舉管理委員會也可以更精簡、更準確的管理投票事宜。而「選舉當日註冊系統」也可以很有效的吸引人來參與投票,這對大家都有好處。

考量到這個系統會帶來的好處,要建立這樣的折衷方案應該是相當有益有簡單的。只有一個小問題:萬一,這些選民身分法的支持者要的其實根本不是選民身分的確認,而是想要阻止這些比較傾向民主黨的有色人種投票呢?而這些聲稱想要盡可能最大化色人種參與投票的民主黨人,會不會其實只是想要維持在一個 2012(歐巴馬勝選連任)的水準上,實際上怕死了真正的去增加人民的參與程度?如果有肯創新的立法者和投票委員能一起促成「選舉當日註冊系統」與「選民身分 App」,真相將不辯而白。

  • 台灣選罷法要求提供身分證影本?

回到我國選罷法修正草案,原本針對公職人員罷免案的連署,只要提供連署名冊,修正草案增加了提出連署人身分證影本的要求。雖然和前面美國威斯康辛州判決背景並不相同,但我們還是可以來分析這樣的規定會有什麼疑慮:

  • 讓罷免連署難以成立

首先,要求提供身分證件影本無疑會影響連署意願,讓罷免連署更難成立。過去,盜用身分證影本造成的損害時有所聞,民眾可能會擔心萬一那個環節沒弄好,弄丟了影本,罷免不成反受其害。於是乎,這樣的立法,對不想提供身分證影本的公民來說,產生了限制憲法上罷免權的實質結果。

  • 避免偽造弊端的想法很弔詭

其次,提案立委雖然提出一個貌似正當的理由,也就是避免偽造的弊端。問題是,和前面美國法官所質疑的點相同,到底有什麼證據可以認為偽造的情況普遍到需要透過影響罷免權的手段來預防?事實上,從憲法施行至今,人民行使罷免權的機會少之又少,惟一比較接近罷免起點的是吳育昇的連署。既然罷免案如此少, 何以有預防偽造的需求。

  • 為了行使罷免權利,而讓自己陷入刑事訴訟?

最後,偽造罷免連署屬於刑法上的偽造文書,實在難以想像有人為了促成人民行使罷免的憲法上權利,而讓自己陷入刑事追訴、處罰的危險之中。更何況,罷免連署只是連署的其中一關,民意代表是否解職,還是要進入最後該選區的選民投票,連署罷免即便有偽造情況發生,並不會因此產生錯誤而無法復原的結果。

權衡利弊之後,我們真的應該要求提供身分證影本嗎?

 (資料來源:Talking Points Memo法醬   圖片來源:Talking Points Memo